秦君与妲己携手穿入雷云之中,雷电不侵,规则不近。

    越往下,妲己越紧张,毕竟马上就要见到自己的儿子。

    很快,他们就穿过雷云层,映入视线的是那青山绿水的一座座大陆,以及波澜壮阔的wāng yáng大海,数不尽的海岛点缀其中。

    山海壮美,犹如仙境。

    “我感觉到他了。”

    妲己握紧秦君的手,轻声说道。

    秦君点头,微笑道:“那家伙也在,我们先去看看他,再见天运吧。”

    妲己没有意见,以她的修为,在这片荒古之中,即便天涯海角,她也能看到天运的一举一动。

    两人朝着一座大陆飞去。

    一片山林之中,有一座山峰直耸入云,与周围的山相比,犹如鹤立鸡群,孤傲而立。

    在山顶之上,有一棵焦树,树干上匍匐着一只火鸟,形似鸦,长着三足,赫然是一只三足金乌。

    它正在熟睡。

    不远处,一名俊美男子仰躺在岩石上晒太阳,好不惬意。

    仔细看去,竟是任我笑。

    他叼着一根杂草,敲着二郎腿,不知在想什么乐事,嘴里还哼哼不停。

    嗒!嗒!

    旁边传来两道落脚之声,惊得他猛的坐起来。

    当他看清来者时,吓得连忙落地,跪拜来者,大声喊道:“拜见父神!”

    秦君望着任我笑,若有深意的问道:“你为何在此?本尊派你来做什么?”

    妲己也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显然猜到了任我笑的用意。

    任我笑尴尬笑道:“这不是陪儿子吗……难道父神不同意?”

    秦君翻了翻白眼,心道:“朕也有儿子要陪。”

    这时,任我笑从地上爬起来,满脸堆笑的问道:“父神,您来这片弹丸之地,所为何事?”

    妲己向不远处的小金乌走去,不打扰秦君二人谈话。

    秦君盯着任我笑,道:“你可知太素的孩子也要降临荒古。”

    闻言,任我笑皱眉,此事他自然知道。

    只是他很纳闷,秦君为何这么关心?

    秦君高高在上,连自己的孩子都不关心,现在却来询问太素天君的孩子,莫非那孩子来历不简单?

    刹那间,任我笑心思如电,想到很多种可能。

    他迅速回答道:“不清楚,按理来说应该如此,但天君把那孩子先送到另一个地方,那地方就是您以前跟我们讲过的地球,不知其用意。”

    地球?

    秦君嘴角一扬,太素天君是想让天运当穿越者?

    有意思,看来鸿蒙初开时,他给鸿蒙神灵讲的故事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他不由回想起上一个源ji yuán,过往云烟犹如戏剧在他脑海里翻过,每每回想起来,他就感慨万分。

    曾几何时,他也只是区区凡人。

    那一切已经变成记忆。

    “父神,那孩子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吗?”

    任我笑疑惑问道,莫非秦君是为了那孩子专程而来?

    秦君轻笑道:“没什么,只是那孩子的命数不简单,以后可能会颠覆鸿蒙混沌。”

    此言一出,任我笑的眉头紧锁起来。

    难道太素天君在谋划什么?

    另一边。

    妲己望着树上熟睡的小金乌,脸上露出一丝悲怜,喃喃道:“这是悲哀,从出生起就被决定了命运,不如成全我的孩子。”

    说完,她右手一挥,一道白光打入小金乌体内。

    这时,秦君与任我笑走了过来。

    任我笑介绍道:“此乃东皇太一之子,他们两兄弟为了窃取气运,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送一只小金乌过来,引诱那些冒险者,冒险者诛杀金乌后,他们就能顺理成章的夺其气运,不受业力侵染。”

    妲己皱眉,道:“虎毒不食子,这两个家伙。”

    秦君恢复了她上一个源ji yuán的记忆,知晓东皇太一与帝俊上一世的功劳。

    正因为是功臣,秦君才让他们提前转世,交给任我笑亲自教导,没想到任我笑把他们带到了荒古。

    秦君瞥了任我笑一眼,看得他冷汗淋漓。

    他尴尬笑道:“可能是走了歪路,我后面会好好教导,这一次之后,就不再允许他们这么做。”

    秦君转而问道:“李画魂呢?”

    任我笑松了一口气,无奈道:“在外面晃悠呢。”

    秦君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妲己离去。

    任我笑站在小金乌前,若有所思,他忽然对太素天君的那个孩子充满兴趣。

    能让天帝亲自下凡,想必不得了。

    “会颠覆鸿蒙混沌?”

    任我笑喃喃自语,念罢,他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

    云端之上,秦君二人犹如神仙眷侣,俯瞰壮美山河。

    妲己好奇问道:“陛下,这片荒古,您以前来过吗?”

    她感受到荒古之中许多地方都遗留有秦君的气息。

    秦君神秘笑道:“只是让朕的分身做了一些手脚罢了。”

    然而,妲己没有高兴,反而微微蹙眉,她问道:“您如此为他铺路,可不像您的作风。”

    “朕一视同仁,给了其他孩子不同的传承,只是天运需要一些机缘,否则成长太慢,后面无法与其他人竞争。”秦君摇头说道。

    竞争?

    妲己的秀眉皱得更深,她追问道:“都是骨肉亲情,为何要竞争?”

    秦君收敛神色,道:“朕这么做,自然有朕的道理,这些孩子里必须选出一位最强者,然后担任重责,具体为何,朕暂时不能告之。”

    闻言,妲己开始胡思乱想。

    两人继续前行着,漫无目的。

    走了好一会儿。

    “到了。”

    秦君忽然停步,说道,他的目光落向下方。

    妲己跟着低头看去,目光穿过层层云海,落在下方的山林之上。

    只见群山间坐落着一座城池,好似一座钢铁森林,与荒古的城池截然不同,俨然是一座地球的现代城市。

    此刻,城前有数十万妖兽在咆哮,声音汇聚在一起,震动山林。

    “他长大了。”

    妲己喃喃自语,眼中流露出欣慰。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天运长大chéng rén,但每次都让她的心无法平静。

    “看来把天运交给太素,确实是一件好事,此城被厄运缠绕,想要po jiě厄运,将是对天运的一场磨练。”秦君轻声说道,只是他的目光闪烁,心中所想无人得知。

    天才本站地址:.。m.

章节目录

最强神话帝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任我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任我笑并收藏 最强神话帝皇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