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佳刚从暗房中出来,眼睛还没有适应外面突然的明亮,就听到丢在桌子上的手机嗡嗡的震个不停,他一边遮挡眼睛,让它慢慢适应,一边朝着手机走去。

    接通电话,那边就传来一个比较急切的声音,随着对方的诉说,林晓佳的脸上慢慢沉凝起来,等他反应过来,电话那边已经挂断很久了。

    他有些无力的坐在椅子上,旋转座椅随着他的动作转了大半圈,最后慢慢的停下,刚好正对着沉重的书架。

    远处高楼的霓虹灯不停的闪烁,这间明亮的书房却一室安静,靠在椅背上的男人好像睡着了一样,时间仿佛也停止不动了。突然椅子大力转动,林晓佳手脚忙乱的打开电脑,紧接着,一阵劈了啪啦的键盘敲击声回想在这间书房中……

    窗外的天色渐渐转亮,忙碌了一个晚上的霓虹灯也渐渐迎来了自己的休眠时间,敲击了一夜电脑的林晓佳敲完最后一个字,重重的将自己靠向椅背,座椅被突然的重力推得向后滑动了一段,林晓佳长长的舒出一口气,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儿,重新趴到电脑前面,从头到尾的检查一遍,点下了打印键。

    “黄飞,你来一趟,我连夜写了个本子,你过来看看。”林晓佳一边打电话,一遍在网上操作着订票系统。

    挂了电话之后,林晓佳的大拇指不停的上滑,终于在一个名字上停顿了,那个名字安静的躺在他的手机通讯录里,已经8年时间了,从来没有联系过,几年前,他去了死亡之境的百慕大探险,因为减少装备,他带了军用联络通讯设备,将手机丢在家里,那段探险是他这些年最值得记忆的一段经历,也是经过生死考验,他才知道自己以前的执着有么多的可笑。

    因为中间2年的消失,这个号码停机了很久,后来虽然继续使用了,但是却有一些圈里人联系不上了,不过林晓佳也不在乎,毕竟他现在的状态和退圈也没什么区别了。

    直到昨天晚上接到那个电话,他才发现自己还是有遗憾的,他想拍摄一部电影,一部能让大家看到的电影,他想和她的名字共同出现,哪怕仅仅只是一个报道。

    他微微颤动手指,点击了拨通键,手机响了很久没人接听,林晓佳的一颗心也渐渐下落,终于在他快要失望的时候,电话接通了,可是却并不是那个记忆中绵软的声音。

    林晓佳一愣,立刻说:“我是林晓佳,我找戚飞雪。”

    那边的人好像被他的名字惊了一下,停顿了下才回答说戚飞雪在拍戏,林晓佳知道她现在正在拍摄系列电视剧《尤律师》,这部电视剧是国家司法总局和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出品的一部带有普法性质的电视剧,到现在已经是第五季了,戚飞雪从第一季开始就担任电视剧的女主角尤丽律师,通过一个又一个小案子,对观众进行了涉及生活各个方面的常用法律知识,原本这部电视剧筹拍的时候,因为带着浓厚的政府行为色彩,并没有太多人看好这部电视剧,可是等播出几集之后,这部电视剧的收视率和网络点击率居然奇迹般的暴涨,而风风火火又不乏细腻的尤丽则被观众纷纷夸赞,凭借这系列电视剧,戚飞雪成功的拿到了华国□□“五一”工程奖的最佳女演员,从而彻底奠定了她视后的地位。

    林晓佳微微笑着将手机放到一侧,在等待黄飞的时候,还好心情的给自己做了一份早餐。刚吃完饭,就听到手机响,他飞快的抓过来一看,就看到那个熟悉的号码,他紧张的调整了下声音,对着电话说:“戚飞雪,你还记得我吗?”

    飞机在锡城降落时,天色已晚,初夏的锡城空气间都是让人舒服的花香气,林晓佳拦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距离剧组附近的一个咖啡厅,坐在包间里,看到窗外翠绿的枝蔓,枝头还盈盈开放着三两朵橘色的小花,他微呷了一口酸苦的咖啡,思绪渐渐飘远。

    初识戚飞雪的那段时间,是他最难过的一段时间,虽然他用不在乎伪装,但是被所有人误解被所有人排斥的感觉真的一点都不好。

    当时的他每天都在反复的问自己,拍摄那样的电影是不是真的错了,但是没有答案,自己姐姐虽然时不时的会来帮自己整理整理房间,但是言语之中也是希望他要么好好的拍一些正常的作品,要么就接受家里的安排,过正常的生活。

    可是这些他都不愿意!他从小就叛逆,或者说他从那个女人进门之后就开始叛逆,10岁母亲的离世带给他的震撼还没消退,自己的父亲却对他说他即将有一个新妈妈,这种冲击,让刚刚12岁的男孩觉得整个人生都陷入了黑暗!

    那个说话、做事、看人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女人根本不配做他的母亲,在他的印象中,他母亲是全天下最好的女人,温柔、美丽、娴静,会做一手好饭,会把他和姐姐每天都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永远都是细声细语的和他们姐弟两个讲道理,也永远都会温柔慈爱的看着他们。

    童年的事情,林晓佳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印象中母亲好像永远都是一个人,一个人在昏黄的灯光下缝缝补补,一个人在热气袅袅中为他们做出美味的食物,也永远都在等待,从逼仄的房间,一直到独门独院的小洋楼,母亲等待身影在他的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空旷的客厅,沙发旁边一盏橘黄的台灯,瘦弱的母亲拿着毛线一边给他们织着毛衣,一边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等待着,这样的场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从一开始的要和妈妈一起等,到最后看到母亲的背影就悄悄离开,父亲这个形象终于在他的心里成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那一天晚上,母亲做了很丰盛的晚餐,破天荒的没有让他们先吃,而是让他们等着父亲回来,尽管早就已经不期待的两个孩子在听到这句话,心里还是雀跃了一下,算起来他们已经整整5天没有见过父亲了。

    他记得当时母亲脸上的笑容还有看着他们慈爱的表情:“再等等吧,你爸爸答应今天会早点回来的。”

    从7点等到8点,从8点等到9点,两个孩子又困又饿,朦胧间只听到母亲一声沉沉的叹息,他猛地抬头,母亲脸上的失望和悲哀让他再也无法忘记。

    母亲将饭菜热了又热之后,终于看着他们开始开动,而自己却一口都没吃,姐姐不停的劝母亲和他们一起吃,母亲只是笑着摇头,他不记得那顿饭的味道,只记得自己心中充满着愤怒,那天他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陪着母亲,再不让等待,也再不让她一个人吃饭!

    可是他最终还是没有等到好好陪着母亲的时候,那天晚上他起夜,看到楼下灯光依然亮着,好奇心促使他走下楼梯,却看到了一个熟悉有陌生的背影,那是他的父亲,此时正坐在饭桌前,小声的解释着:“本来下班已经走了,可是突然门口来了一大批下岗职工,所以耽误了些时间……”

    母亲的目光温柔,摇头说:“没关系,只是想着孩子们很久都没有见你了。”

    父亲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点头:“等我忙过这段时间,在家好好陪陪孩子,也好好陪陪你。”

    林晓佳就站在楼梯口静静的看着自己的父母,对父亲的抱怨好像一下子就不见了,他准备回卧室的时候,听到母亲有些期盼的说:“老林,你明天能在家陪我一天吗?”

    林晓佳突然站住了脚步,他想着如果父亲答应,那明天自己就要去学校请假,可是却没想到父亲声音带着些责备:“现在不行,我刚刚不是说今天有下岗职工过来要个说法,这次牵扯的人很多,一旦解决不好,就会成为大问题,所以明天我要和其他几个部门的负责人一起听听群众的想法,解决这个问题。”

    林晓佳回头,透过楼梯栅栏的缝隙,看到了母亲的眼神像是快要熄灭的烛光,半响后,她抬头带着祈求说:“我这两天觉得身体不是很舒服,所以……”

    “身体还是不舒服?调理没有效果吗?那明天我让小孙带你去医院看看……”父亲的语气有些担心,但是最后却还是拒绝了母亲的要求。

    怏怏不乐的林晓佳静静的回到卧室,准备第二天自己要陪着母亲,带着她去医院好好看病,那天下着雨,母亲破天荒的答应了他请假的要求,家里好像突然变得很冷,母亲在厨房忙碌,他站在厨房外面看着脸色发白的母亲,小声的说:“妈妈,我们去医院吧。”

    母亲回头看他笑的温婉,半响后,走过去,摸着他的头说:“晓佳真乖,妈妈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有你和姐姐。”

    孩子敏锐的感觉到母亲的状态有些不对,他紧紧的拉着她冰冷的手,却争不过死神的降临,下午四点,他的母亲在等待中静静的去世了,至死都没有看到那个她想让陪着她的人出现!

    他恨父亲,如果那天晚上父亲答应第二天陪着母亲,是不是母亲就不会满怀遗憾的离开,他曾经说过让小孙陪母亲去医院,可是母亲从早上等到下午也没有看到那个人的出现,事后证明,父亲确实交代了,可是那个人却忘记了,不管什么原因,从母亲去世的那一天,林晓佳对父亲就满怀怨恨!

    那天以后的父亲好像突然老了很多,一直挺直的背也变得有些佝偻,他看着姐弟两个眼神充满愧疚和不安,感受到自己的恨意时,总是无奈的妥协,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原谅他的时候,他告诉自己将有一个女人替代自己妈妈的位置,一个陌生的女人入住这个充满他和母亲回忆的房子,瞬间他的恨意再也忍受不住,他哭他闹,他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父亲和那个即将进门的女人,却阻挡不了已经定好的婚礼。

    结婚半个月后,他才被父亲从外公家接回来,看到那个陌生女人的第一眼他就不喜欢,和他父亲那边的亲戚一样,看着高高在上,其实充满衡量和算计,以为将野心掩藏的很好,却不知道眼神里都是恶心人的市侩!

    他一天比一天沉默,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没有了,父亲也已经没有了,姐姐性格随了母亲,却比母亲更加娇气,很快就接受了那个女人的侵入,尽管没有叫她妈妈,却一声一个阿姨,他连姐姐也一并讨厌!

    时间慢慢流逝,父亲的事业越来越好,那个女人出行不管到哪里都有人恭维,好像连时光也抹杀了自己母亲的存在,他觉得自己好像在一个真空罐子里一样憋闷,却又无力打破这个容器。

    他发狠的学习,他想逃离,想逃离这个家,逃离那个薄情寡义的男人,那个忘记母亲的姐姐,那个虚伪恶心的女人,那个再也不是家的房子,他觉得自己在那里生活的每一天连呼吸都是肮脏的,所以他没日没夜的做题、学习、预习,终于在那个骄阳似火的季节,他成绩优秀的让人不敢相信。

    可是接下来的家庭大战爆发的突如其来,父亲给他安排好的路线,他根本不屑,他想做可以让自己自由的事情,他想通过一个途径去发泄自己一直压抑的感情和情绪,而且那个男人给他的一切安排他都恶心,刚刚成年的他甚至不想看到他的那副嘴脸。

    自己没有和任何人商量就填报了电影学院的导演专业,当消息传回家时,一直对他容忍颇高的父亲终于爆发了,而他也爆发了,看着这个男人旁边的女人,她努力的忍着笑,做出一副假惺惺关怀的样子,他觉得恶心透了。

    “你根本配不上我的母亲,和我的母亲相比,你就是路边的烂泥,难怪你会娶这个女人,因为只有泥和屎壳郎最相配!你们两个的面孔让我恶心的简直恨不得将我体内属于你的血全部还给你,这栋房子因为你们两个的存在,完全变得臭气熏天!我母亲这一生,做的最错误的事情就是认识你,嫁给你!下辈子哪怕没有我,我都希望我母亲离你远远地,再也不会相见!”林晓佳怒吼着喊着这段话,父亲的脸色猛地发白,眼中流出一抹痛苦,指着他的手开始哆嗦,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父亲这个样子,林晓佳觉得心中一阵痛快,他嘲讽的看着这个男人说:“不过幸好你不爱她,要不然我母亲就连灵魂也会被你玷污!”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耳光就狠狠的甩到他的脸上,他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父亲,喘着气,眼睛通红的看着他,就像在看自己的仇人,指着门口对他喊:“滚!”

    18岁的少年就那样离开了家,家里断绝了他一切经济来源,生活最困难的时候,他搬砖、当售货员,住在阴暗的地下室,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回家,直到自己姐姐找到自己。

    这个长相和母亲很像的姐姐见到他的一瞬就哭了出来,反复劝他回家无效的情况下,只能偷偷塞给他一把钱,让他好好生活。这一离家就是三年,大三的时候,那个女人在学校找到了他,希望他能够回家,他好笑的看着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连话都懒得和她说,结婚十年依然没有孩子,才想起来自己,她以为她是玛丽莲梦露吗,只要好好说话,男人就会弯腰吗?傻逼!他目不斜视的从她身边经过,脸上挂着气死人的嘲讽的笑容。

    随着他处女作的大卖,慢慢的他在这个圈子站稳了脚跟,也为自己赚下第一桶金,他拍了三部小制作电影,取得了高票房收入之后,凭借着票房分红和投资,他也算是个小有资产的人了,这个时候的他却觉得无聊透了,他不想再拍那些傻兮兮逗人笑的电影,他觉得他要拍自己想拍的东西,于是那部大尺度的电影就那样拍摄出来,当看到成片时,他突然觉得愤怒躁动了几年的内心变得平静起来,总有人生活在更底层,不是吗?

    这部片子拍的时候,他就没想着能够播出,但是他还是想带着这部片子出去转一圈,试试国际奖项的水,做一行爱一行,他虽然愤青但是也是想拿奖的。

    可是却没想到这个举动,直接惹恼了对自己听之任之的那个男人,片子和人还没出国,一连串的封杀就下来了,他无所谓的扯扯嘴角,反正这部片子用的演员不是群演就是专门找来的特殊行业服务者,本色出演嘛,封杀对她们也没影响。

    大摇大摆出国转了一圈,空着手回来的林晓佳,再度陷入了低潮期,他觉得自己陷入一个怪圈,这个怪圈就是只要那个男人不高兴,他就高兴的怪圈。

    又是一年清明节,他捧着花去给母亲扫墓,却在墓前看到了那个他以为不会出现的男人,最近一次见他还是在姐姐的婚礼上。姐姐嫁给了一个普通的大学老师,男人脾气很好,但是林晓佳知道和姐姐的其他伙伴相比,姐姐嫁的并不算很好,其他的女孩子都嫁给了和他们是一个层次的人,只有姐姐嫁给了这样一个普通男人,但是他没觉得不好,婚礼现场,看着姐姐穿着婚纱站在那个普通男人身边时,他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如果当年的母亲没有嫁给父亲,也是选择了一个普通人,是不是结局会不同?可是没有人给他答案。

    他静静的走过去,好像身边是一团空气,弯腰将花束放到墓碑前,抬手摸了摸墓碑上母亲的照片,慢慢的坐在墓碑的另一侧,笑着说:“妈,我来了……”话音未落,眼泪就下落,他努力忍住,尽管这几年,每到这天,他都会在母亲面前哭上一番,但是今天不同,他不想让那个男人看笑话!

    男人坐在墓碑的另一侧,缓缓的抬头看着他,声音低哑的说:“你来看你妈妈?”

    林晓佳不想理他,闭着眼睛不说话,男人沉默半响,终于叹口气,他听到了布料的悉索声,还有渐渐离去的脚步声,他睁眼看过去,男人比几年前更加显老了,脚步也更加沉重了,原来引以为傲的身姿也不那么精神了,他老了。

    回到家的林晓佳,在翻来覆去一个晚上之后,他决定他要拍一部电影,一部纪念自己母亲的电影,这是他作为儿子唯一能做的事情。

    他总觉得上天都在帮他,因为让他遇到了戚飞雪,那个母亲感觉很像的女孩子,一样的美丽、娴静、温柔,一样的懵懂和单纯,一样的把爱当成一切……

    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个姑娘居然那么执拗,说服她出演这部电影费了他很大力气,就在他都觉得快要放弃的时候,那个姑娘却犹豫着答应了,当时看到她拿起剧本的那一刻,让林晓佳觉得心花怒放!

    拍摄开始,她的表现颠覆了他对她的印象,她很认真、很敬业也很聪明,他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每次在看到她的时候都会跳的有些快,但是他把这一切都归咎与那是因为她和母亲很像。

    直到那天那场跪拜戏拍完,看着额头红肿的女孩子,苍白的脸在车灯的照耀下脆弱的好像一张薄薄的金纸,他当时突然感觉心里有些发慌,一种从没有过的心疼蔓延在心尖,他很像伸手去摸摸她的额头,安慰她不要紧,可是他知道这一切他都不能做,因为这个叫做戚飞雪的女孩子有男朋友,而且她很爱她男朋友!

    不是没有想过撬墙角,只是每次下决心撬的时候,在看到她冷淡的样子时,就只能默默的撤回,他胆怯了,他不敢保证能给她那个阳光一样的男人给她的爱,因为自己身上还留着一半血,是那个薄情寡义的父亲的血!他不敢保证能一直给她幸福,那就只能祝她幸福。

    咖啡慢慢变冷,林晓佳慢慢从回忆中走出来,他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他看了眼放在一旁的手机,上面躺着一条短信:刚下戏,一会儿到,不好意思。

    林晓佳笑了笑,将这条短信放到了收藏夹,等了不多会儿,门被推开了,记忆中那张美丽的脸出现在眼前,她过得很好!这是林晓佳重逢之后的感觉,心里有些微酸,更多的确实放心坦然。

    两人像是老朋友一样的大概谈了谈过去几年的生活,更多的是林晓佳在说,戚飞雪的过去的生活林晓佳从报纸上,从圈内朋友那里都听说过,她结婚了,她拿到影后了,拿到视后了,进军好莱坞了,在好莱坞的大片中有重要角色了,这些他都知道。

    林晓佳没有拐弯抹角,直接提出了请她出演电影的要求,与上次相比,这次戚飞雪答应的十分爽快,爽快到让林晓佳有一瞬间的惊讶,随之而来的就是铺天盖地的喜悦,这部作品将是他继《秀芬的爱情》之后最有意义的一部作品,因为他和她的名字将会共同出现!

    也许是时来运转,也许戚飞雪是他的福星,在新电影拍摄过半时,他接到了广电的电话,通知他那部《秀芬的爱情》可以播出,但是必须按照整改要求重新剪辑,挂断电话,他狠狠的掐了自己两把,终于确定这个消息不是梦!

    匆匆安排好新戏的拍摄,他连夜赶回帝都,仔仔细细的按照广电的要求,不眠不休的将《秀芬的爱情》剪辑之后,重新报送,此时新戏拍摄也已经快要收尾,他把这个好消息与戚飞雪分享,戚飞雪的笑容明亮的就连天上的太阳都比不过,“真好,林导的付出没有白费!”,轻柔的声音传来,他突然笑了,果真和阳光在一起的女孩子也会变成另一个温暖的存在,尽管这个温暖不属于他。

    《秀芬的爱情》上映之后,票房一路走高,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也许就是这样,人们对于好奇的东西,总是愿意付出更多的包容心。

    上映一周后,正在忙着剪辑《旅途》的林晓佳接到了自己姐姐的电话,他好奇的接通电话,就听到姐姐声音有些低沉:“晓佳,回家一趟吧,爸爸想见你。”

    他猛地抬头,问:“怎么了?”

    姐姐努力压抑着语调,但是还有破碎的哽咽发出来:“爸爸今天上午昏迷了,现在在医院里,你来见见他,求你了好不好?”

    林晓佳手里的电话应声落地,他猛地站起来,连大衣都没有穿就奔出了机房,他的大脑一片空白,那个男人,那个他以为他会很一辈子的男人,却在听到他昏迷的时候,心不可抑制的狂跳起来,一种深深的恐慌包围了他,他突然想到如果这个男人真的离开他,那么他就真的成了一个孤儿了!

    他的手颤抖的拉不开车门,气恼的他狠狠的一脚揣在车上,快步跑到路边,下班的高峰期,出租车都难得碰到一辆空车,站在路边的他惊慌失措,这么多年,他恨着他,却也依靠着他肆无忌惮,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这么害怕失去他。

    林晓佳突然冲到路中央,一辆私家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司机刚摇下车窗还不急叫骂,就看到那个疯子冲过去,对他说:“求你了,带我去帝都军医大,我求你了!我可以给你钱,秋你带我去……”

    成熟的男人语无伦次,声音中露出慌张和不安,司机一愣,听到要去的地方,很快就原谅了他刚刚的拦车行为,打开车门,让他上车,看到他不停颤抖的身体,司机微叹一声,劝到:“你别担心,没事儿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一定会好的!”

    在司机的劝慰中,车子在帝都军医大门口停稳,林晓佳匆匆从兜里抓出一把钱丢到副驾驶上,说了声谢谢就一路狂奔进了医院。

    医院的人很多,林晓佳像个无头苍蝇一样来回找寻,他的手机被丢失在机房的地上,现在就连和自己的姐姐联系都做不到,他强迫自己冷静,那个男人位高权重,一定会在专门的住院部,他按照医院的指示图找到了高级住院区,拉住一个路过的小护士:“你好,你们这里今天是不是住了一个病人,他叫林庆阳,我是他儿子,他住在哪里?”

    小护士被他吓呆了,反应了半天才害怕的指了指走廊说:“在a301……”

    话音刚落,刚刚拉着自己的男人已经没影了,小护士拍拍自己受惊的胸口,才恍然想起刚刚那个男人好像还有点面熟。

    a301外面,林晓佳的手放在门把上,却突然失去了进去的勇气,这十几年,他和他相互折磨,怨恨掩盖了亲情,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的腿脚有些发软。

    病房门轻轻推开,房间内很安静,走过小小的客厅,套房的病床上躺着一个身影,如果忽略鼻子上氧气罩,他安静的就像睡着了一样。

    坐在沙发上闭目休息的林晓婷听到动静,立刻惊醒过来,看到是林晓佳,松了口气:“晓佳来了。”

    看着他呆呆的看着父亲的样子,上前一步拉住他的手说:“没事儿了,爸爸就是太累了,加上情绪起伏大了点,所以晕倒了,刚刚医生已经检查过了,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你别担心。”

    林晓佳惊慌了一路的心终于放下,他木木的点点头,上前坐在病床边,男人的脸上已经有了黑色的老年斑,保养的再好,鬓角也已经有了斑斑白发,此时他就那么安静的躺在床上,和那个暴跳如雷给他一耳光的男人差距那么大!

    林晓佳缓缓的捂住脸,十几年时间,他们父子视同陌路的彼此行走,这一刻,他却无比清晰的感觉到两人相连的血脉在跳动。

    林晓婷看了眼还在沉睡的父亲,拉了拉林晓佳,示意他到外面客厅讲话,林晓佳笨拙的替男人拉了拉被子,跟着姐姐走到外面,林晓婷看着他有些泛红的眼眶,叹了口气:“你那部电影我看了,你讲的是爸爸和妈妈的故事吧?”

    林晓佳看了眼姐姐,点点头,林晓婷给他到了杯水,坐下来,想了想说:“你就不奇怪这样一部电影怎么突然广电就允许播出了吗?”

    林晓佳目光闪了下,看着套房的房门问:“是他?”

    林晓婷皱着眉,沉重的说:“没错,是爸爸!他得知你要拍新电影,很怕这部电影对你有什么影响,所以找了人!”林晓婷的语气有些生气:“这部电影的背景很特殊,广电那边一直不松口,最后爸爸请人去说如果你愿意模糊背景时间,就给你一个播出机会,那边才答应的。可是我要是知道你拍摄的是爸爸和妈妈的事情,我说什么都不会让爸爸去找人替你说项!爸爸就是今天上午影院看了你的电影回来才晕倒的!林晓佳,我知道你为什么恨爸爸,可是我们已经失去了妈妈,你要连爸爸也失去吗?你以为妈妈看到你这种自以为是替她出气的行为会开心吗?”

    眼泪顺着林晓婷的眼角滚了下来,她努力的压抑着声音和自己的愤怒,林晓佳在姐姐充满怒火的目光下,说不出一句话。

    突然里面的应急铃声响起,两人都是一惊,匆匆跑进套房,病床上的男人已经醒来,听到门声,就说:“晓婷,帮我叫下护工,我想去卫生间。”

    说完转头却看到了林晓佳,男人盯着他的脸看了很久,脸上带着一抹苦笑:“你来了。”

    林晓佳心中酸涩的厉害,他上前一步,扶起男人,小声说:“我帮你。”

    从卫生间出来,父子三人相顾无言,房间安静的不像话,突然林庆阳微微叹口气说:“你的电影拍的很不错!人物刻画的很好,那个时代的人们就是那样的……秀芬的那个演员也很好,很像她……”

    也许是打开了话匣子,林庆阳微微笑了一下,慢慢沉浸在回忆中:“玉琴也是那样,明明形势都那么紧张了,她还傻兮兮的什么都不知道,王老师被人关在牛棚,天天挨批,家里人都不要他,只有玉琴偷偷给他送吃的……”他的声音慢慢低沉,很久很久以后才开口说:“你说得对,如果早知道,我一定离她远远地,不让她难过,不让她失望,不让她那么孤单的离开……”

    林晓佳看着躺在床上喃喃自语的男人,上前轻轻拉住他的手,想了很久说:“对不起,那都是我的想法,其实妈妈很开心认识你。”

    林庆阳没有再说话,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只有林晓佳看到他的眼睛滑过一串泪珠……

    医院开了出院证明,林庆阳也准备遵从医嘱去帝都北城疗养一段时间,林晓佳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准备陪着他,在拿过出院的一堆手续里,他仔细的检查着父亲的检查结果,却在看到其中一栏时愣住了,他呆呆站在走廊里,一脸的不可置信,直到被一声“借过”惊醒。

    他匆匆将检查结果收好,走进病房,林晓婷夫妻带着两人的孩子正在陪林庆阳说话,那个女人没有出现,林晓佳的脑海中不停的浮现刚刚看到内容,“有结扎手术行为”,林晓佳呆呆的看着已经恢复了精神的男人,突然觉得自己过去的十几年是那么幼稚!

    林晓婷看到他过来问:“你不是新电影就要上映了吗?爸爸那边我陪他,你去忙你的吧。”

    林晓佳摇摇头:“没事儿的,今天晚上首映,首映完我就没什么事情了,剩下的都是院线的事情,你和姐夫都有课,交给我吧。”

    《旅途》的首映式因为《秀芬的爱情》大卖,被设计的十分隆重,林晓佳带着坚决要来的父亲来到帝都国际影城,看了他一眼说:“一会儿你坐我旁边,我去说两句话就下来。”

    林庆阳点点头,对着身边的秘书说:“你先回去吧,我儿子会照顾我。”

    林晓佳鼻子一酸,扶着父亲在前排落座,很快首映式开始了,林庆阳看着在台上带着出演和观众互动的儿子,敏锐的发现了他看向女主角的眼神不太对。林庆阳微微一笑,他的眼神就像自己当年看玉琴的眼神,不过好像这个姑娘已经结婚了,想着,林庆阳就叹了口气。

    电影在一片欢乐中开始,在泪水中收场,林庆阳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子确实在电影上有天分,看着儿子送走那个叫戚飞雪的女演员,他想了想问:“你喜欢那个姑娘?”

    林晓佳一愣,转头看着父亲,半响后点点头,说:“是,她已经结婚了,并且这是她最后一部电影,我很高兴她用我的电影作为她的退圈之作。”说完笑了下,拉住父亲的手说:“走吧,我送你回家,明天咱们去北城。”

    车子慢慢驶离还是一片繁华的影城,林晓佳平静的开着车,路灯在两旁发出昏黄的灯光,车轮碾过一道又一道灯影,就像时光的年轮转过一个又一个故事,父亲以为时间还很多,所以最后留下不可磨灭的遗憾,他也以为时间还很多,所以尽情挥霍着父子亲情,只是上天对他如此厚爱,让他明白的还不算晚,还留给他很多时间让他好好弥补那十几年的空缺,也完成了他所希望的愿望。

    路灯透过车窗,照在后座放着的一张报纸上,“八年之后再合作,林晓佳戚飞雪电影《旅途》再创新高”……

章节目录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