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慢慢起飞,除了洛夕,其他父亲都只带一个孩子,庄奕给女儿庄安琪扣好安全带之后,转头看着过道那边的洛夕正在细心的帮小米扣安全带,抬头看到庄奕,洛夕对他笑了笑,庄奕压低声音说:“你家女儿很文静啊。”

    洛夕点点头,笑答:“和小雪性格毕竟像。”

    庄奕曾经和飞雪合作过两部电影,其中一部两人都拿到了最佳男女演员的奖项,在几个人中还算和洛夕比较熟,他点点头:“有点像,飞雪当时在剧组就不怎么说话,但是一拍戏气场立马不一样了。”

    一边的洛凡本来再和小米不知道说着什么,听到飞雪的名字,立刻转头说:“我妈妈是演员,有很多奖。”

    庄奕看着他一脸自豪的样子,笑着逗他:“我知道啊,我和你妈妈一起拍过戏,不过当时还没有你呢。”

    洛凡看着他,然后又转头看了眼笑着的洛夕,点点头说:“是,但是我知道妈妈是演员。”

    坐在他后面的程奇听到他的话,也跟着打趣:“你妈妈就是为了你的到来,才不当演员的。”

    洛夕听到这话,眉头明显皱了下,不过还是笑着摸了摸洛凡的头,说:“去和妹妹玩儿吧。”

    洛凡听话的点点头,转头又靠着小米开始嘀嘀咕咕,程奇笑呵呵的对洛夕说:“我们这里面,你年纪最小,孩子年纪也最小,还带两个孩子,真是不容易。”

    洛夕微微笑了下:“还行,不过确实有压力,平时小雪带他们的时间比较多。”

    徐子平的儿子飞飞只比洛凡大半岁,今年刚刚5岁,是个酷酷的小朋友,从在机场到飞机上,飞飞除了和大家酷酷的打了招呼之后,就一言不发的玩儿着ipod,现在听到洛夕的话,也凑过来说:“我比洛夕大十岁,结果飞飞只比小凡兄妹大半岁,突然感觉自己的效率有点慢啊。”

    话音刚落,乔宇笙笑着说:“大洛就是效率高,我还记得当时他结婚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我盯着手机瞅了好几遍,以为是假新闻呢。”

    几个人哈哈笑了起来,洛夕也笑着摇头:“结婚是比较早,但是孩子来的不算早。”

    庄奕点头:“结婚几年这两个宝贝才来的?”

    “7、8年吧”洛夕默默算了下:“就是小雪退圈第二年,那段时间她精神特别不好,脾气也有些差,我一直以为是我太忙了没时间陪她所以让她情绪不好,再后来就是吃不下,总想哭,我才觉得不对,带着她去看心理医生,结果医生说估计她有怀孕综合症。”洛夕微微笑了下。

    庄奕点点头,看着身边有些瞌睡的女儿,感叹道:“是啊,妈妈都特别不容易,安琪当年出生的时候脐绕颈,一开始准备剖腹,后来检查说脐绕颈没问题,我妻子就准备顺产,结果顺产到一半,又发现脐绕颈,最后还是剖腹,真是遭罪。”

    庄奕的女儿今年6岁,继承了庄奕的好模样,在机场的时候很温柔的带着小米一起玩儿,很有耐心去听小米说话,洛夕对她的印象很好,笑了笑:“是啊,小雪当年生这两个差点没把我吓死!小凡出来的快,飞雪当时力气还有,但是到小米就怎么不出来,两个孩子是龙凤胎,结果出生时间相差40多分钟!”

    庄奕抽了一口冷气,一般双胞胎的出生时间不会超过20分钟,50分钟是极限,如果再长剩下的胎儿就会窒息,他想到戚飞雪纤瘦的身体,同情的看着洛夕:“当时吓坏了吧?”

    洛夕点点头,想到当时的情况依然心有余悸,“嗯,好在这两个孩子是两个胎盘,但是当时小雪的情况很紧张,到后边她几乎已经快昏迷了……”

    庄奕点点头,看了眼正笑着看自己哥哥的小米,对洛夕说:“不过还好,他们母子健康。”

    洛夕笑着伸手摸了摸小米的脸蛋,点点头:“是,这是我最庆幸的事情。”

    两人正说这话,小凡拉了拉洛夕的衣服:“爸爸,小米说她想去卫生间。”

    洛夕对庄奕点点头,解开小米的安全带,拉着她走出座位,让她在前面走着,自己跟在后面,微微弯腰护着她。

    小米每走两步,就要转头看看他有没有跟在后面,看到他就会弯起眼睛对他一笑,洛夕被自己女儿的笑容都甜化了,柔声说:“爸爸在你后面,你大胆的走。”

    得到了爸爸的保证,小姑娘脚步加快了一点,这个时候,飞机颠簸了一下,洛夕飞快的将女儿护在怀里,小姑娘仰头看着面色有些紧张的爸爸,笑了下,拉住他的两根手指,慢慢走近卫生间。

    空间看到洛夕带着一个萌萌哒的小姑娘走过来,心中也泛起一阵母爱,低下身子对小米说:“姐姐带你进去好不好?”

    小米转头看看洛夕,看到洛夕鼓励的眼神,点点头,小声的说了句:“谢谢姐姐。”

    得到答应的空姐激动的不得了,弯腰抱着小米就进了卫生间,洛夕靠在外面等着,听到一个空姐过来问:“我们一会儿可以和她合影吗?”

    洛夕愣了下,下意识想拒绝,不过最后想了想,说:“你们可以征求她的意见,她如果愿意的话,我不反对。”

    空姐激动连连点头,对着洛夕语无伦次的说:“长得好像戚飞雪,我好喜欢她的……”

    洛夕淡淡笑了笑,他家儿子长得有点像他,女儿长得像小雪,不过其实仔细看,两个孩子是集中了他们两个人的优点,比如小凡的五官就比他要深邃一些,而小米则更加柔和一些。

    很快小米和那个帮助她的空姐就出来了,看到自己爸爸还等在外面,小姑娘明显松了一口气,洛夕伸手牵住她,刚刚的空姐走过来,弯腰看着小米,温柔的说:“我们都很喜欢你,想和你拍张合影可以吗?”

    小米转头征询的看着洛夕,洛夕蹲下来笑着说:“你愿不愿意和这几个姐姐合影?”

    小米有些为难的眨了眨大眼睛,最后犹豫的点点头,软软的说了句:“好。”

    洛夕结果他们递过来的手机,看着几个空姐围在小米身边,笑着说了1、2、3之后,点击了拍摄,交还手机的时候说:“暂时不要发布,这是节目组的要求。”

    说完之后,按照来的时候的姿势护送小米坐回到座椅上,洛夕弯腰给她扣安全带的时候,听到小姑娘低低的叹口气,他抬头看着她问:“不开心吗?”

    小米点点头,洛夕坐直身子,伸出胳膊让她枕在自己的胳膊上,说:“可以和爸爸说说吗?”

    小凡也凑过来,趴在小米旁边,关心的看着她,小米看了看自己哥哥,又重新将头靠在洛夕的胳膊上,轻声说:“妈妈……”

    小凡正准备说话,洛夕就笑着说:“妈妈怎么了?”

    小米没再说话,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前面,小凡等了一会儿,在小米身边说:“哥哥陪你啊。”

    洛夕看了女儿一会儿,有些心疼,但是还是重复了一句:“小米,妈妈怎么了?你不说清楚,爸爸不懂你的意思啊。”说着指了指周围说:“这些叔叔还有他们的孩子都是你的新朋友,你们明后天都要和他们在一起玩耍,小米,你如果不把话说清楚,大家就不懂你的意思,不懂你的意思,大家就没有办法好好和你在一起玩耍,那样的话,你会不会很孤独?”

    小米转头看着他,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就那么直直的看着他,看得他心发软,得知小米可能有语言障碍时,飞雪十分愧疚,总觉得是自己的身体状况让孩子晚出生造成的,所以对待她就更加疼爱,加上男孩儿和女孩儿之间,女孩儿本来就很容易被家人疼爱,所以每次看到说不清楚话而着急的小米,大人就很心疼的不再强迫她,而是根据她的只字片语补充她想表达的意思,慢慢的,小米每次说话就更加的简练,甚至有时候完全不开口,只是通过眼神表达自己的意思,医生得知他们的行为,很严肃的纠正了他们的思想,人都有惰性,如果她觉得只要三个词语就可以让别人理解她的意思,那么她更不会好好说话了,可是人是群居动物,在家里大家可以迁就她,那么到学校呢?甚至到社会上呢?谁会有耐心去猜她想表达的意思是什么?

    从那以后,每次小米说话,他都会和飞雪对她简单的词语表示出“爸爸妈妈不懂,你要说明白一点”的意思,一开始心里发急但是说不出来的小米会哭会闹,甚至会砸东西,孩子的爷爷奶奶也跟着心疼,劝他们两个慢慢来,但是洛夕坚决的表示其他都可以慢慢来,但是这件事绝对不能慢慢来!如果不在孩子上学前就将她的语言障碍改善掉,那么等孩子上学后,周围的人对她就更没有耐心和包容心了!

    经过一年的锻炼,小米已经能够很礼貌的使用社交用语,有时候也会偶尔表示自己的心情不好,但是大部分时候她还是不太能说出完整的话,但是却能表示出意思的关键词语,医生说这一切都在慢慢好转,语言障碍的克服是一个漫长而且耗力的工作,需要孩子的父母甚至周围的朋友付出更多的耐心。

    洛夕微微叹口气,低下身子认真的对小米说:“你喜不喜欢那个大姐姐?”说着指了下庄奕的女儿。

    小米点点头,看到洛夕的眼神,小声说:“喜欢。”

    洛夕笑了笑:“小米想和那个姐姐一起玩游戏吗?”

    “想。”小米更加用力的点头。

    洛夕伸手拍拍她的肩膀说:“可是如果小米一直不说话,或者说不清楚的话,姐姐就会很累,因为要和你玩游戏,还要猜测你说话的意思,是不是会很累?”

    小米微微低下头,洛夕看出她的不高兴,摸了摸她的马尾辫,侧头看着她,过了会儿小米抬头看了看庄安琪,庄奕正在看报纸,感觉到这边的目光,回头就看到小姑娘正盯着自己这边看,他合上报纸对着小米笑了笑,问:“小米不睡觉吗?”

    小米羞涩的笑了下,摇了摇头,突然想到什么又说了句:“谢谢叔叔,我不困。”

    庄奕愣了下,刚刚在机场小凡倒是很快就和几个孩子打成一片,但是只有这个小姑娘要么就是靠在洛夕身边,要么就是跟着自己的女儿,现在还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孩子说话,声音甜甜的,很可爱。

    庄奕加深了脸上的笑容,指了指身边已经睡着的女儿说:“姐姐睡着了,一会儿下飞机让她和你玩好吗?”

    洛夕的大手轻轻抚着小米的后背,小米点点头,然后语气认真的说:“我喜欢姐姐的。”

    庄奕笑着点头,对洛夕竖了竖大拇指:“很有礼貌啊。”

    洛夕笑着说:“她话很少,你家女儿很有耐心啊。”说完,转头看着小米说:“你看,你说出来了,大家多高兴,所以说的慢没关系,但是一定要表达清楚自己的想法,明白吗?”

    小米抓着他的手掌,想了会点点头,然后低声说:“我想妈妈了。”

    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飞机在机场降落,刚出机场,就看到了节目组接他们的车子,为了让几对父子能够更快的打好关系,节目组安排了一辆大巴车。

    很快在父亲的带领下,孩子们都上了车,刚上车,洛夕就发现小凡的情绪不对,以为也是想妈妈的洛夕,拍了拍自己儿子的头,低声说:“一会儿可以让你们给妈妈打电话。”

    话音刚落,就看到自己儿子脸上的表情是愤怒的表情,他一愣,把小米放到位置上,才揽过自己的儿子问:“怎么了?”

    听到自己爸爸的询问,洛凡指着前排的一个位置说:“小米身体不好,我想让小米坐在那里的,可是刚刚她一上车就把我推开了!”

    洛夕顺着自己儿子指过去的方向,看到是程奇的女儿程宝宝,她算是这群孩子里年龄最大的一个孩子了,今年7岁,此时坐在位置上,两只腿放在另一个位置上,不停地大喊:“爸爸,爸爸咱们坐这里!”

    洛夕看了看四周的摄像头,不着声色的拉回自己儿子的手,从包里拿出一张湿巾,一边给他擦手,一边说:“谢谢你想着妹妹,不过不要生气了,小米肯定更想和我们坐在一起的,不信你问她。”

    小凡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爸爸,最后坐在小米旁边问:“小米,你想不想坐那里?”

    小米看着小凡指的方向,摇摇头,拉了拉他的手,想了很久,才慢慢说:“和你坐一起。”

    小凡眼睛猛地睁大,然后激动的对着小米说:“小米乖,再重复一遍。”

    小米看到他的样子,听话的重复了一遍:“和你坐一起。”

    小凡彻底激动了,转身拉住坐在另一边的父亲喊:“爸爸,小米说她想和我坐一起,她说她想和我坐一起。”

    洛夕看到其他几个父亲都看过来,笑着摸了下他的脑袋,说:“那边只能坐两人,你和妹妹坐一起,爸爸只能坐这里了,所以照顾妹妹的责任就交给你了。”

    小凡一脸严肃的接过爸爸下达的任务,就连坐回去的动作都看起来小心翼翼。庄奕在前面看着有些不放心,说:“让小凡和安琪坐一起,你坐小米旁边照顾她吧,刚刚听编导说从这里到我们要去的地方还要3个多小时呢。”

    洛夕摇摇头,笑着说:“没事儿的,洛凡在家一直都帮小雪照顾小米的。”

    徐子平看着粉嘟嘟的坐成一排的两个孩子,感叹的对洛夕说:“你真是教子有方。”

    洛夕苦笑了下,有些歉疚:“其实我没太多时间去管他们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小雪和我爸妈带他们,所以现在这两个孩子听话,我觉得我没什么功劳。”

    程奇从前面回身笑呵呵的说了句:“你功劳最大了,是你把他们两个带到这个世界上的啊!没有你,怎么有他们两个。”

    洛夕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下,有些无语的看着一脸笑呵呵的程奇,突然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回复了。乔宇笙也愣了下,这种玩笑其实大人之间常开,也无伤大雅,但是现在毕竟孩子们都还在,正是好奇心旺盛的时候,说这种话多少有点不合适,他笑了两声,转头说:“4岁的孩子有照顾人的意识真的很难得了!”说着看了下自己身边的儿子,拍了他一下,用教训的口吻说:“乔定安,你比这几个弟弟妹妹年龄都大,这两天记得要照顾好他们,知道了吗?”

    洛夕看着乔宇笙的儿子,是个很帅的小帅哥,刚刚编导介绍说和程宝宝年龄差不多,都是7岁,不过程宝宝的生月要比他大半年左右,听到自己爸爸的话,乔定安小朋友看了眼坐在车里的其他接个小孩子,笑着点点头:“放心吧!”

    徐子平哈哈笑着:“感觉有种大哥风范啊!”

    一路欢声笑语中,车子来到了这次节目的终点,大草原,小米因为路程颠簸并且弯道特别多,有些晕车,到达的时候,状态很不好,小凡一直拉着她的手,轻声的给她讲故事,还时不时的喂她喝两口水。

    洛夕看到精疲力尽的女儿,十分心疼,但是还是对她打气:“宝贝,已经到目的地了,坚持下好不好?一会儿爸爸借编导叔叔的手机让你给妈妈打电话好吗?”

    听到妈妈两个字眼,一直微闭的眼睛,睁开后看着洛夕说:“我想妈妈。”

    洛夕有些无奈的叹口气,哄着她:“坚持下,看看编导叔叔下面出什么任务,然后再给妈妈打电话好吗?”

    小米已经被晕车折磨的十分难受,陷入到自己的情绪中,她什么都听不进去,带着哭腔对洛夕重复:“我想妈妈。”

    小凡也有些心急,就提高了声音:“小米要乖!别人都下车了,我们都最后了!”

    被哥哥猛然抬高的声音吓了一跳的小米,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委屈,哇的一下哭了出来:“我想妈妈,妈妈……”

    洛夕看到女儿泪眼婆娑的样子,听着她哭的声音,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心疼的抱起她,一边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安慰因为把妹妹惹哭而小心翼翼看着自己的儿子:“没关系,不是你的原因,你先去集合,我哄哄她就过去。”

    小凡看着趴在父亲肩头一直哭着的小米,小心的拉住她的小手晃了晃,说:“小米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凶你的。”

    听到自己哥哥的话,小米的哭声终止了一下,然后转个头继续趴在洛夕肩头哭着说:“妈妈,妈妈……”

    洛夕抱着小米走下车,朝几个投过来关心视线的爸爸苦笑了下,走到人少的地方,一下又一下的轻轻拍着她的的脊背,柔声说:“爸爸抱着你不好吗?”

    小米暂停了哭声,摇了摇头,继续眼泪横飞的哭着:“我想妈妈……”

    洛夕微微叹口气:“我也想你妈妈了,那怎么办,爸爸能跟着你一起哭吗?”说着将小米放下来,自己蹲在她面前,擦掉她的眼泪,轻声说:“小米想妈妈就哭,那爸爸也想你妈妈了,是不是也要哭?”

    小米抽噎的伸手摸了摸父亲的脸,摇摇头:“不哭。”

    洛夕笑了:“你想妈妈都可以哭,为什么爸爸不能哭?”

    小米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泪珠还粘在睫毛上,看的让人心疼,看到她止住哭声,洛夕掏出纸巾帮她擤了下鼻涕,然后说:“你身体不舒服,爸爸明白,你想妈妈,爸爸也知道,不光你想妈妈,哥哥也想妈妈,可是你看,哥哥都没哭,所以你也不许哭了好吗?”

    小米点点头,突然又有点想哭的说:“我想妈妈……”

    洛夕十分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小女儿,试探着和她商量:“我们现在先去那边看编导叔叔和我们说些什么,等晚上我们再给妈妈打电话可以吗?”

    听到还要到晚上才能听到妈妈的声音,小姑娘不乐意了,小鼻子一皱又想哭,洛夕连忙制止:“不许哭,你刚刚答应爸爸不哭的。”说完看了眼那边已经站成一排的其他嘉宾,小凡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一边,看得他有些不忍,他指着那边说:“小米你看,大家都站好了,其他孩子都有爸爸带着,只有你哥哥一个人站在那里,爸爸因为要哄你所以不能过去陪他,你觉得他可怜不可怜?”

    小米抽泣着顺着爸爸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哥哥的背影,微微点点头,洛夕松了口气,将她抱起来一边往哪边走,一边说:“爸爸答应你,晚上一定让你和妈妈打电话,但是现在你要答应爸爸去听编导叔叔说什么,然后和其他小朋友做游戏好吗?”

    已经被自己爸爸抱着向大部队走过去的小米,有些心酸但却无奈只能同意,所以一路上都是趁着一张脸,表明自己十分的闷闷不乐!

    看到洛夕父女归队,编导才说:“现在我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搭帐篷,大家都知道在草原,牧民朋友都住在帐篷里,我们这次也不例外,所以节目组已经准备了帐篷,不过呢是折叠起来,接下来的时间,就由父亲带着自己的孩子完成自己的帐篷搭建。”

    几个父亲跟着节目组走了一段,就看到一片宽阔的草地上散落着几个白色的帐篷,小凡跑过去围着这堆东西转了一圈,跑过来对洛夕说:“爸爸,我帮你吧。”

    洛夕笑着点头:“你必须帮我呀,要不然爸爸怎么能做好。”

    得到肯定的小凡十分开心的拉着小米的手说:“小米,你下来吧,哥哥带着你搭帐篷好不好。”

    小米从刚刚就一直蔫蔫的靠在洛夕怀里,红通通的眼眶让她看的有些可怜兮兮的,洛夕一直抱着她,听到洛凡的话,转头摸了摸她的头发,轻声问:“下来和爸爸还有哥哥一起搭帐篷好不好?”

    小米十分没有精神的往他怀里靠了靠,表示自己不愿意,洛夕的心情有些沉重,他转头看着其他几位父亲都已经开始忙碌了,蹲下来将小米放到地上,小米察觉到自己父亲的意图,牢牢的抱着他的脖子不松手,小凡绕道洛夕后面,与小米面对面,哄着她说:“小米,你要乖,要是爸爸一直抱着你,咱们晚上就没有地方睡觉了。”

    庄奕看到这边的情况,转头对自己女儿说了句什么,庄安琪很快就跑过来,拉住小米的手说:“小米,姐姐带你去玩儿好不好?”说着指了指一边,说:“那里有很多花,很好看。”

    洛夕笑着对安琪说了谢谢,然后看着小米说:“小米和姐姐一起玩儿好不好?”

    小米十分犹豫,一手攀着洛夕的脖子不松开,另一只手却拉住庄安琪的手,洛夕笑着将她攀着自己的手拿下来,笨拙的将她的头发重新顺了下,随便扎成一把说:“小米去和姐姐看花,爸爸和小凡哥给咱们搭帐篷,等你回来,就可以睡觉了。”

    小米想了很久,才点点头,跟着庄安琪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洛夕,得到解放的洛夕飞快的将搭帐篷的东西分门别类,因为之前他有时候带飞雪去外面玩儿也带过帐篷,所以搭建这个对他来说一点也不难,洛凡跟在自己父亲旁边,看着他的步骤,一边给他递东西,一边说:“这个比咱们家的简单。”

    洛夕点头:“对,这个不算难。”

    很快洛夕的帐篷雏形就搭建出来,其他几个爸爸见状很快过来围观,洛夕一边给他们说步骤,一边手下不停,时不时的还张望着刚刚小米和庄安琪去玩耍的地方。

    取了经的爸爸纷纷回去继续奋斗,洛夕看了眼一个人在忙碌的庄奕,对小凡说:“小凡,咱们这个我弄就行了,你去帮你庄叔叔。”

    小凡正在整理搭建帐篷要用的部件,听到洛夕的话,扭头看了眼庄奕,听话的点点头,将东西放到洛夕身边说:“这些我都给你整理好了。”

    洛夕一边忙着,一边说:“谢谢儿子!”

    得到父亲夸奖的洛凡脚下生风的来到庄奕的帐篷跟前说:“庄叔叔,我来帮你吧。”

    庄奕看着这个小大人一样的小男孩,笑了,洛凡和小米两个人都是4岁多的年纪,可是父母基因太好,两个小孩儿的个子居然和程宝宝、乔定安的个子高低差不多,现在站在自己面前,一脸认真的模样,让他觉得眼前这个孩子都是个快要上小学的错觉。

    他很真诚的表示了感谢之后,便看着这个孩子首先将自己接下来要用的部件一个一个的在地上摆好,然后认真的拿着东西递给他说:“叔叔,这个是那边那个角要用的……这个是这里,你看就是这样的……”

    庄奕一边笑着接过他递过来的东西,一边收拾着帐篷问:“小凡很熟悉啊,家里也有帐篷吗?”

    小凡有些自豪的点头:“我家里的帐篷比这个大,可以睡我和妹妹两个人,是蓝色的……”说着歪头想了想:“爸爸去年带我和小米还有爷爷奶奶一起去了f州的地质公园,我们在那里就是睡在帐篷里的。”说着情绪有些低落,声音也放低了:“那个时候小米可开心了,一点都不闹人,不是像今天这样的,她今天不舒服所以才哭的,其实她很乖的。”

    庄奕看到他因为妹妹不高兴也跟着不高兴的样子,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关系的,到新环境都会不适应,我也会不适应,只不过我是大人,所以我可以控制,小米还小,哭都是很正常的,而且她很快就不哭了啊。”说着转头就看到自己女儿带着小米从那边往这边跑,指着说:“你看,小米回来了,她现在就很开心啊。”

    小凡顺着他的方向看去,就看到小米拉着安琪两个人一路往这边跑,他赶紧迎上前,拉住小米的手,说:“你慢点跑,别摔了。”

    小米眼神明亮,一扫刚刚不高兴的样子,眼睛明亮的看着自己哥哥,伸手给他一个白色的小盒子,指着那边说:“酸奶,他们给的。”

    话语很慢,但是却是完整的一句,小凡很开心,想到上车时爸爸给自己说的话,就问她:“谁给的?为什么给你?”

    小米愣了下,然后忽闪着大眼睛,有些说不出来,一边的安琪准备说话,被庄奕拉住,笑着对女儿摇摇头,蹲下来看着有些萌呆的小米问:“小米,告诉叔叔,这个酸奶是谁给你的?”

    小米往小凡身边靠了靠,想了想,才慢慢说:“戴帽子的人。”

    庄奕一愣,看着一直跟拍的摄像师,就听到摄像师说他们两个孩子跑到人家牧民放牧的地方了,看到两个孩子长得可爱,就给两人一人一杯自酿的酸奶。

    安琪吐吐舌头,不好意思的说:“爸爸,我全喝完了。”

    庄奕笑着摇头,女儿这个吃货属性估计全部遗传了自己妻子,他无所谓的摸摸她的头:“没关系。”

    庄安琪看着小米将酸奶递给哥哥,有些愧疚的说:“可是妹妹还记得把东西带回来给哥哥。”

    庄奕想这应该就是独生子女和两个孩子之间的区别,洛凡兄妹可能从出生开始就知道有东西要分享,和家境无关,仅仅只是因为两个人一起长大,相互之间的牵挂。

    却不想小米将酸奶递给小凡之后,就霸气的说了一个字:“喝!”

    小凡接过妹妹给的东西,仰着脑袋半天,浓稠的酸奶才慢慢流到嘴里,然后下一秒就龇牙咧嘴的看着小米说:“好酸……”

    庄安琪一愣,连忙说:“我让那个叔叔给里面加了糖的。”

    小凡酸的一张脸都皱到一起,不停的摇头,小米笑嘻嘻的看着他,指了指自己说:“甜的我吃了。”

    庄奕哈哈大小,对着已经开始检查帐篷的洛夕大喊:“大洛,你快过来,你家小女儿太坏了!”

    洛夕听到喊声,也看到小米已经回来了,就走过来,看到小凡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盒子,一张脸看起来不是那么好看:“怎么了?”

    庄奕笑的坐在地上,指了指小凡说:“让你儿子给你说。”

    其他几个家长听到这边的动静都围过来,就看到小凡将手里的白盒子递给自己老爸,伸了伸舌头说:“小米在那边玩,有戴帽子的叔叔给她和姐姐一人一杯酸奶,上面还洒了糖,小米自己把上面甜的吃完了,回来就把这个给我了,好酸啊!酸死我了!”

    洛夕看着自己儿子的样子,一边往自己嘴里倒一边咕哝:“夸张了吧,酸奶能有多酸……”下一秒,他自己就立在当地,这牧民酿的酸奶真的很酸啊!瞬间让他觉得有种自己生嚼了柠檬片的感觉,他摇了摇头,努力赶走那种酸爽的味道,看着在一旁笑的一脸贼相的小米,大手按住她的头,笑着说:“你个小坏蛋!是不是故意的?”

    小米笑的狡黠,用力的点点头,指了指他手里的白盒子说:“酸的!”

    洛夕默默的将手里剩余的酸奶塞给洛凡,示意他放到自己的帐篷里,轻轻掐了下自己女儿的小脸蛋说:“小坏蛋!”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的帐篷都渐渐搭建起来,小凡带着小米站在庄奕帐篷的另一角说:“我把这个按住,你然后把那边的东西一样一样的递给我好吗?”

    小米看了看自己哥哥的动作,点点头,跑到小凡已经整理的东西前面蹲下,听到小凡喊她就把手边的东西给他送过去,洛夕站在一旁看着,乔宇笙站在他旁边感叹:“你这一对儿,可以啊!真是双胞胎啊,配合这么默契!”

    洛夕笑了笑:“两个人在家里做游戏的时候,就是小凡指挥,小米执行,我和我媳妇儿有时候都玩不过他们。”

    看着两人的配合无间,几个爸爸除了感叹,就是羡慕,程奇走过来说:“我记得很早以前,网上有投票说大家觉得最幸福的男人是谁,当时的大洛的票数就很高,这期节目播出后,我估计羡慕指数要爆棚了!”

    洛夕哈哈笑了两声,看到两个孩子已经配合完成了自己的工作,鼓掌走过去,拍拍两人说:“了不起!”

    庄奕也跟着拍手说:“多亏你们帮忙,还有安琪的帮忙,要不然叔叔晚上就要睡在草地上了。”

    听到这句话,几个大人都笑起来,只有小米没有笑,她盯着安琪看了会儿,走过去拉着她的手,想了半天才慢慢说:“姐姐住那里!”说着手指向了洛夕搭建好的帐篷,看到周围都安静下来,她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坚定的说:“姐姐不睡草地,睡那里。”

    庄奕的笑容变得感动了,洛夕没有说的很明白,但是他自己能感觉到这个漂亮的小女孩儿在语言交流上是有些问题的,但是就这样的孩子居然在听到自己的玩笑话之后,很努力的表达出自己的善意,一瞬间他觉得孩子的心真的像是钻石一样纯洁无暇。

章节目录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