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的深夜,当一切动静都平息下来时,洛夕侧身抱着已经瘫软在自己怀里的飞雪,一下一下的亲吻着她的脸颊,飞雪的手无力的搭在洛夕搂着自己肩膀的胳膊上,闭着眼睛只感觉到四肢百骸的酸困。

    “对不起,乖……”迷蒙中,听到了洛夕的道歉声。

    飞雪费力的掀了下眼皮,疑惑的“嗯?”了一声。

    洛夕搂着她,手指无意识的梳理着披散在床上的乌发,低声说:“刚刚我说你放不开,对不起。”垂眼看着静静窝在自己怀里的小女人,亲了亲她的发顶说:“如果你说我在这个事情上不行,我也会生气的,所以刚刚的话,对不起。”

    飞雪全身绵软无力,但是还是转身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他的嘴角微微耷拉着,看着自己的眼神也带着愧疚,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心尖发烫,小脸在他结实的胸膛蹭了蹭呢喃道:“我刚刚说让你找别人也是口不择言,你不许去!”

    洛夕搂着她的手臂紧了紧,耷拉的唇角往上翘了翘,保证似得“嗯”了一声,低头捕捉住她的唇,揉捻了一会儿,眼睛闪亮,目光灼灼逼人的看着她:“绝对不会!”

    “广告拍摄时间定在明天上午,大概需要多半天时间。”元明在酒店等到了抽检回来的洛夕,立刻跟着他走进房间,将广告拍摄的时间安排告诉他。

    洛夕点点头,打了个哈欠:“我知道了。”

    飞雪看到洛夕和元明说话,便在酒店一楼的便利服务站转了好几圈,买了几瓶饮料和几包看起来很萌的零食,又等了一会儿,看到洛夕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回去,才抱着东西回到房间。

    元明见她回来,从那堆东西中拿走了自己要的无糖可乐,就向两人告辞了。飞雪看着急匆匆离开的元明,不解的问:“元哥很忙?”

    洛夕在她买的那堆零食中扒拉了一会儿,拿起一袋拆开,递到飞雪嘴边,看到飞雪嫌弃的表情,淡然的将东西塞进自己嘴里,“唔”了一声,便转身问她:“下午你想在酒店睡觉还是出去逛街?”

    “逛街吧……”其实飞雪一个都不想选,她不爱逛街,但是想到洛夕昨天晚上的疯狂,她也不想在酒店睡觉,谁知道会不会睡着睡着就变成两个人睡了!

    听到飞雪的答案,洛夕淡定的点点头,用自己刚拿完零食的手摸了下她的脸蛋,笑着说:“其实你要是累,下午可以在酒店睡觉的,我绝对不闹你!”

    飞雪翻了他一眼,嫌弃的用手背将刚刚洛夕摸的地方擦了擦,洛夕见状,脸上的笑容更大了,扑过去,就用那只手在她脸上身上摸来摸去,很快两人就闹成了一团。

    h国都成的寺洞被称为女生来h国的必逛之地,这里从吃饭、服装、化妆、小饰品全部都有,还有各种特色小吃,洛夕也是在h国朋友的推荐下,带着飞雪过来的,“哇,好热闹!”飞雪站在街道中,看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惊叹道。

    洛夕挑挑眉,牵起飞雪的手带着她开始慢慢逛起来:“听说好多女生都爱来这里逛。”

    飞雪虽然不爱逛街,但是本质上也是个女生,而且还是个正值青春的女生,所以从刚刚下车眼睛就不停的穿梭在两旁的店铺之中:“好像帝都的王府井啊!”

    洛夕噗嗤的笑了出来,拿出手机说:“你要不要查下攻略看看有什么必买的东西吗?”

    飞雪歪着脑袋想了想,最后遗憾的摇摇头:“我没什么缺的,所以还是算了吧。”不过很快她眼睛一亮,掏出自己的手机拍了一张寺洞的标志性建筑,发给了小乔和李雪,问她们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等待回复的时间里,两人行走在街道之间,飞雪看到过路的两个女孩子手里拿着两支玫瑰花造型的冰淇淋,眨了眨眼睛,说:“好漂亮……”

    洛夕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笑了下,揽着她的肩膀往前走,低声说:“应该在前面,这里的食物造型都很漂亮,但是咱们晚饭要去仁洞,所以你看看就好了。”

    飞雪转头看着他,听话的点点头:“可是我想吃。”

    洛夕一愣,因为冰淇淋一向被飞雪列为高热量食物,所以她几乎从来不沾,可是现在她居然说自己想吃?洛夕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语气宠溺的说:“好,不过要少吃。”

    两人顺着人群,慢慢逛着看着,果然没走多远,就看了冰淇淋店,洛夕走过去给飞雪要了一个橘黄色的玫瑰花冰淇淋,刚拿过来,就看到飞雪已经被几个人包围了,他皱了下眉,快步上前,凭借身体优势挤进去,将她揽进怀里,问:“怎么回事?你有没有被挤到?”

    正在给人签名的飞雪猛地被他大力抱进怀里,手下的签名拖出一个长长的拖尾,听到他关心又急切的语气,她停下笔,笑着仰头看他:“没事儿,是国内喜欢我的观众,他们也来h国旅游了。”

    洛夕一愣,看着四周举起来的手机,想到苦笑了下:“你的名气不小啊,媳妇儿!”

    围着飞雪的几个人看到洛夕,眼睛都亮了,一个小姑娘激动地说:“大洛大洛,你能不能也给我们签个名?”

    洛夕随便的点了点头,将手里的冰淇淋拿给飞雪,小声说:“这个分量太大了,只准你吃两口。”说完接过女孩子手里的本子,在飞雪的名字旁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签完之后看了下,总觉得少些东西,于是又画了一个心,将两人的名字圈在里面,然后笑着还给了那个女孩儿,女孩儿拿着签名的本子激动的不得了,连连蹦跳,嘴里不停地说:“你们要幸福啊,要幸福啊!”

    洛夕搂着飞雪的腰离开,听到小姑娘的话,笑的阳光灿烂:“肯定的!谢谢你们祝福!”

    两人一路前行,根本不知道这个小姑娘一转身就将两人的合影和刚刚的签名发到了微博上:啊啊啊,宝宝来h国旅游,明天就要回国了,结果今天下午在寺洞买买买的时候,遇到了大洛和飞雪两人,大洛去给飞雪买冰淇淋了,回来看到我们围着飞雪,上前的第一句话居然是‘你有没有被挤到’!听的宝宝的心都苏了,最可爱的是,他在签完名之后,想了下又画了个心把他和飞雪的签名圈起来啊!甜蜜的不得的了,喜欢他们,希望他们一直幸福!

    “嘚,大洛昨天没秀恩爱,今天让别人从侧面秀恩爱了!”

    “烦死这对儿了,你有本事秀恩爱,你有本事结婚啊!结婚啊!”

    “哈哈哈哈,楼上的直接打到了大洛的三寸,国家不允许他结婚啊!”

    “那个心萌死了,大洛好萌啊!”

    “只有我的关注点不一样吗?我的关注点在那个冰淇淋啊,是玫瑰花啊!要不要这么浪漫啊!”

    “呃,其实寺洞这边的冰淇淋玫瑰花造型比较普遍的,不过看着大洛给飞雪买冰淇淋确实挺浪漫的!”

    ……

    飞雪拿着手机,对照着李雪和小乔发过来的清单,开始游走各个化妆品店,给他们买他们发过来的各种护肤品、面膜、彩妆品,洛夕跟在一脸认真买东西的飞雪后面,拿出手机刷微博,看到网友们的评论,笑了笑,对着正在选购面膜的飞雪拍了照片,将面膜的品牌处理模糊之后,发到了微博上。

    洛夕v:捕获购物狂媳妇儿一枚……@99°大雪你到底让我媳妇儿给你买多少东西?她从刚刚接到你的信息到现在眼里只有化妆品,已经没看我三十四分钟了!

    “没有看你的三十四分钟,你心如刀绞!”

    “多正常,我女朋友一开启买买买模式,我就是比空气还不如的存在!”

    “啊哈哈,大洛,事实证明,你不如化妆品!”

    “那是,说不定对于大部分女人来说,面膜都比男人重要!”

    “99°大雪:怪我咯!你的魅力比不上面膜怪我咯?”

    洛夕看着网友的评论,鼻孔嗤了一声,走上前,将还在认真对着购物清单买东西的人搂进怀里,问:“化妆品重要我重要?”

    刚好专柜柜员去给她拿货,听到他委屈的声音,飞雪笑着转身搂住他:“当然你重要,你最重要了!”话音刚落,柜员就拿着面膜走过来,飞雪立刻转身,和柜员交谈起来,瞬间被冷落的洛夕郁郁寡欢的看着飞雪,果真,女人的话真的不可信!拔无情的小妖精!

    在外面逛了半天的两人,回到酒店,飞雪就毫无形象的趴在沙发上,洛夕看着她的样子,走过去,坐在她旁边,抬起她的腿开始慢慢按揉,酸疼的感觉被揉开,飞雪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转身看着低头小心认真替自己按摩的男人,明亮的眼睛里全是温柔,她坐起来,攀住洛夕的脖子,在她鼻尖亲了下,抵着他的额头说:“好累啊!”

    洛夕笑着将她抱起来,顺着她的大腿按揉下来,一边揉一边说:“今天走路太多了。”

    飞雪靠着他:“坐车多没意思啊,那些店铺就要亲自逛才有意思啊。”

    洛夕无奈的看着她:“买了一大堆,就没你用的,也不知道你兴奋个什么劲儿!”

    飞雪哼笑了两声,软软的说:“我以前以为我不爱逛街的,现在看,是逛街的气氛不够,也许我有购物狂的潜质?”

    洛夕笑出了声,停下手里的动作,定定的看着她:“你要真成了购物狂,我就给你买买买!”

    想到他之前去m国时给自己买衣服的架势,飞雪连忙瞪大眼睛阻止他:“别,你可千万别,你买东西的架势也太疯狂了!”

    洛夕但笑不语的看着她,飞雪被他辣的目光看的心头发颤,最后弱弱的说:“好啦,由你啦!”

    也许因为疼惜飞雪今天的疲累或者也因为洛夕明天要去拍摄广告,洗浴的时候,洛夕没有逗她,看着飞雪警惕的走进浴室,并且传出啪嗒一声反锁的声音,洛夕的唇角翘了翘,靠在床上开始玩手机,突然丢在他身边飞雪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来电显示备注着陈姐,他想都没想的就接通了电话:“陈姐,你好,我是洛夕,小雪这会儿不在,去楼下买东西了。”

    陈瑶猛地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还吓了一跳,后来才反应过来是大洛的声音,听到飞雪不在,她立刻说:“好的,那她一会儿回来,你让她给我回电话,有急事。”

    洛夕听到有急事,心里有些打鼓,问:“我能问下是什么事儿吗?”

    陈瑶听到他话里的担心,笑着说:“放心吧,是好事儿!”

    洛夕看着手里的手机,也没心思玩游戏了,走到浴室门口,敲敲门说:“雪儿,陈姐打电话了,说找你有急事。”

    很快浴室的门打开,裹着浴巾的飞雪走出来,疑惑的从洛夕手里拿过手机,洛夕伸手按着她还在滴水的头发,展开毛巾帮她擦拭,声音温和的说:“她说是好事儿。”

    飞雪一边任由洛夕给自己擦头发,一边回拨电话,接通后,刚喂了一声,就听到陈瑶喜悦的声音:“飞雪,姬林导演的新电影想找你出演女主角,我把剧本发给你,你要是有兴趣的话,从h国回来,咱们就去见见姬林导演!”

    挂了电话,飞雪打开电脑,一边从邮箱里将刚刚的剧本简纲下载下来,一边搜索姬林导演的介绍,姬林,是第五代导演的杰出代表人物,上个世纪90年代执导的《烛光》、《巫山黑水》、《小花》等电影在国内外多次获奖,曾经三次获得全球电影节提名和两次d国电影节导演提名,是国家首个连续获得w城电影节最佳导演的人,2000年以后,他转型执导商业片拍摄,连续拍摄的电影都取得不俗的票房,其中《暗杀》这部历史电影刷新了国家华语电影的票房记录,并且到现在都保持着海外票房15亿的记录无人打破!从2010年以后,姬林导演发出声明因为身体原因,不再执导电影拍摄,而是回归大学校园,登上三尺讲台为培养新一代优秀导演而做着贡献,可是现在他居然又重新出山了?

    飞雪看着姬林闪闪发光的履历,这么优秀的导演,他已经成了一种符号,所以只要是他拍摄的电影,大火会必定的,可是这么优秀的资源,刚刚陈姐居然说是姬林导演先联系自己的?

    她有些懵,觉得好像做梦一样,被这个馅饼砸的有点晕,她深呼吸两口,点开了刚刚下载的文档,电影的名字叫做《舆论》,从名字上看,不是商业片,但是也不像单纯的文艺片,她握住洛夕还在擦拭的手,目光却凝聚在文档上。

    小莲是一个高三女生,就在她和其他高三同学一起抓紧时间复习,准备迎战高考,改变命运时,一个夜晚的噩梦却改变了这个女孩儿的命运,她在下晚自习的路上被人强暴了!遭受重大打击的小莲回家后,在父亲的支持下,报了警,却被左邻右舍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无法忍受这一切的她在律师的帮助下,和家人一起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生活,离开了原本居住的地方,小莲家的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但是看着女儿慢慢走出阴霾,小莲的父亲和母亲觉得再辛苦也是值得的,在这个城市小莲重新复读了高三,并且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在宁静悠然的大学校园里,小莲也渐渐学会遗忘,开始慢慢接受新生活,并试着去接受一个男孩子的追求,随着时间,一切都在慢慢好转,可是这时,家乡的警察找了过来,因为当年的那个强奸犯在外逃几年后,终于落网,警察过来需要小莲配合补充证据,并让小莲重新指正,小莲被突然出现的警察提醒了那个已经不再想起的夜晚,她觉得那个已经平息的噩梦又再次缠上了自己,尽管如此,她还是哆嗦着重新做了笔录和赶回家乡指正那个罪犯。这一切,瞒不住所有人,渐渐的她发现身边的同学每次看自己的目光都怪怪的,一些风言风语也渐渐流传出来,走在路上总会有一些男生用别有意味的眼光打量自己,她再也无法忍受,终于在一次课堂上,听着前面几个女孩儿用鄙视的语气说着她的事情,她再也忍不住跑出了教室,刚一出去就看到了那个总是温和的看着自己的男孩子,她慢慢上前,充满期待的看着他,却看到那个男孩子低垂着头,小声的说要重新考虑下两人的关系。

    小莲呆若木鸡的看着那个男孩儿离开,行尸走肉的回到家,在楼下,看到几个邻居正对着做保洁的母亲指指点点,她觉得脑中的那根弦嘣的一声断裂了,她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低垂着头,佝偻着身子,终于转头离开,这座城市依江而建,江上有一座闻名全国的大桥,小莲站在桥上看着桥下奔腾不息的江水,纵身跃下……

    剧本简纲到这里就结束了,飞雪看的心情沉重,看完一遍之后,又重新看一遍,越看心情越难过,洛夕看到她已经开始看剧本,便站起来,坐回到床上,时不时的观察下坐在沙发上的戚飞雪,发现她的表情越来越沉重,洛夕忧心的走过去,给她的肩头搭了件衣服,伸手揽住她,问:“不舒服?”

    感觉到洛夕温暖的怀抱,飞雪长长呼出一口气,整个身子都放松下来,关了电脑,轻声说:“恩,剧本的故事有些压抑。”

    洛夕心疼的看着她,将她打横抱到床上,亲了亲她的额头:“都只是故事,别太压抑自己了。”

    飞雪在他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抬头看着他,看到他温柔的目光中有着担忧,便攀着他的脖子往上蹭了蹭,在他下巴亲了亲,靠在他的胸前,洛夕大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看到她的样子,伸手将瞪灯关掉,搂着她,轻声说:“别想了。”

    飞雪闭着眼睛,半天没有说话,就在洛夕以为她睡着的时候,她突然环抱住洛夕的腰说:“洛夕,假如,我被人强暴了,你还要我吗?”

    洛夕正在安抚的手一顿,目光在夜色中变得阴冷起来,环着她的胳膊也突然用力,声音冰冷又严厉:“你胡说什么呢!”

    飞雪被他严厉的语气吓了一跳,吞吞吐吐的说:“我说的是假设啊,假设……”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洛夕低吼道:“够了!”

    随着“啪嗒”一声,整个房间瞬间明亮起来,飞雪看着半坐起来的洛夕,他脸色铁青,全身上下都笼罩着怒气,此时正狠狠的看着她,厉声说:“我不喜欢这种假设!这种假设根本不可能存在!我不会让你遭遇这种事情!绝对不会!”

    飞雪呆呆的看着他,嗫嚅着半天说不出话来,洛夕看着眼前的女孩儿,闭了闭眼睛,那种事情光是想想他的心都疼得发颤,突然伸手将她抱进怀里,在她耳边低喃:“乖,不要假设这种事情,我承受不来!”

    飞雪感觉到他胸腔急剧的跳动和微微有些急促的喘息,慢慢伸手抚着他的后背,轻声说:“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个的,以后再也不会说这样的话题了。”

    洛夕的头埋在她的颈窝,声音低哑:“你是我的宝贝,我见不得你受一丁点儿伤害,你要知道你身上每次的伤都会让我心疼好久,更何况……”他说不下去了,有些痛苦的皱皱眉,呼出一口气:“那样的话,我会恨自己一辈子!”

    飞雪轻轻吻着他的鬓边,柔声说:“恩,我知道,我不会让自己受伤害的,所以你也别生气了好吗?”

    抱着飞雪躺下,洛夕没有再关灯,看着她依然睁开的眼睛,他俯身亲了亲,趴在她上方看着她问:“你刚刚看的剧本到底说了什么?怎么让你这么胡思乱想?”

    飞雪看了他一眼,搂住他的脖子,闭上眼睛将他拉下来,呢喃道:“一个悲哀的故事……”

    元明看了眼坐在他旁边的飞雪,目光有些闪烁,又看了看正在拍摄广告的洛夕,微微叹了口气,问:“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回国?”

    元明还在翻开昨天的剧本简纲和网络上关于这类事情的报道,听到元明的话,抬头看了看远处的元明,说:“拍完广告就回去吧。”

    元明愣了下,明明前两天洛夕还说想带飞雪去h国的其他地方逛逛的,他看了飞雪一眼,猜测着问:“有工作了?”

    飞雪摇摇头:“还不确定。”

    洛夕完成几个镜头的拍摄,趁着工作人员换布景,走过来看到飞雪低头正在看手机,伸手从她手里将手机抽出来,直接锁屏,装进兜里,看着她睁大的眼睛,弯腰点了点她的唇瓣说:“不许再看了!”天知道昨天她那个假设,让自己做了一晚上噩梦!

    飞雪微微鼓起脸颊,看出元明似乎有话要对洛夕说,无奈的点点头:“好吧,那我去那边看看。”

    洛夕拉住她的手,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发现是广告置景,便点点头:“去吧,不许跑远了。”

    飞雪笑着将手从洛夕手中抽出,食指在他的掌心挠了挠,转身走了过去。

    看到飞雪离开,洛夕坐在椅子上,盯着元明问:“怎么了?”

    元明看着飞雪的背影说:“是飞雪的事情!”

    洛夕眼睛猛地睁大,坐直了身子,脸上的表情也紧张起来:“小雪怎么了?”

    元明身体前倾,有意的压低了声音:“我也是早上才知道,莫可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剧组找她了,我本来想问你要不要撤资,结果早上徐亚给我打了电话说他刚刚听人说有部戏找了飞雪,但是却想用飞雪让辉腾出资……”

    元明慢慢将事情讲清楚,洛夕有些不明白这种事情为什么还要给自己请示,不理解的看着元明说:“这有什么要考虑的,直接联系投资啊!”

    元明舒了一口气,虽然知道洛夕一定会做出这有的决定,但是毕竟他还是要请示下的,而且……元明微微停顿了下说:“辉腾现在还没有做出决定,我们要不要等等,如果辉腾不投资……”

    不等元明将话说完,洛夕大手一挥:“不用等,万一别人先投资赛人了,我家小雪不是就没戏了!不管辉腾,咱们投咱们的,辉腾随便他们!”

    元明正在说话的嘴巴一僵,看着洛夕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深吸一口气提醒到:“徐亚说这次这部剧是部历史题材的电视剧……”

    洛夕疑惑的看着元明,然后问:“在徐亚跟前的钱不够?”

    元明摇头:“暂时还说不到这个问题上。只是万一投资失利……”

    洛夕挥挥手:“本来这块也不为挣钱,你让徐亚打听下剧组,要是真的不错,投!”

    元明默了默,点点头,说:“好的,明白了。”

    听到元明的回答,洛夕有些不满意的看着元明说:“这种事情根本没必要拖着,我的钱不给自己媳妇儿服务,留着干嘛?你给徐亚说不管多少钱都答应!哦,封好口,别让小雪知道。”

    正说着,看到场务走过来,洛夕将手里的矿泉水交给元明,想到什么的转身看着他说:“我记得我还有个访谈?安排下,回国就录制吧。”

    结束了广告的拍摄,洛夕带着飞雪又买了些手信、小礼物之类的东西,便回国了,刚下飞机,就看到等在外面的陈瑶几人,飞雪转头看着洛夕,洛夕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在她耳边说:“去吧,我在家里等你。”

    刚坐上车,陈瑶就对飞雪说:“姬林要拍电影这件事儿前几天圈里知道的人还不算多,是肖总给我说的,然后咱们就试探着联系了下姬林的助理,没想到第二天就回话了,说想见见你,不管成不成,能在姬林导演的电影中有个角色都是很难得的机会了。”说完,有些发愁补充了一句:“不过这几天消息已经传开了,听说很多女演员都托关系想和姬林导演见一面,也不知道过了这两天,情况有没有变化。”

    飞雪听着陈瑶的话,没有做声,只是有些忐忑,毕竟前几次她试镜电视剧好像都失败了,这次是电影,还是姬林导演的电影,她真的觉得没有信心。

    陈瑶好像看出了她的担心,想了想说:“姬林导演选演员没有什么准则,有时候看外表,有时候看长相,也有时候他就是根据某一个人就创作出一个剧本,所以你也别太担心,万一哪点就刚好戳中了他的萌点了呢?”

    很快车子就来到了姬林导演和她们越好的地方,好像是一个画室,陈瑶走进去说了自己的来意之后,工作人员就带着他们走到了二楼,姬林正背对着他们在画一幅画,飞雪和陈瑶就站在房间外面,保持安静的等着他。

    没多久,姬林回头看到了他们,笑着招招手:“来了怎么不进来。”

    姬林年纪60岁左右,但是保养的很好,一点都不显老态,看起来好像50多岁的样子,看到他们进来,视线在飞雪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让刚刚带他们上来的工作人员给他们搬了几张椅子,示意他们坐下后,才开始慢慢的说:“剧本简纲看了吗?”

    飞雪点头:“看了。”

    姬林不说话,就保持着一种倾听的目光看着戚飞雪,飞雪看到他的表情,组织了下语言说:“看完很难受,很沉重,觉得小莲的命运不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在看到她纵身一跃的时候,心中的感觉很奇怪,有种解脱但是也有些替她不甘。”

    姬林静静的听着,没有打断飞雪的诉说,等她说完,停了会儿才说:“恩,你很用心。”姬林的语速很慢,总让人觉得他每句话都带着思考,但是他说完这句评语之后,便再也没有下文了。

    飞雪和陈瑶对视一眼,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陈瑶想说话,但是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大师的脾气总是有些奇怪,万一哪句没说好,就不好了。

    而飞雪本身性格就安静,此时没人说话,她更不会说话了,于是三个人就这么奇异的安静下来,也不知过了多久,姬林好像才从沉思中醒来,看着目视前方的飞雪,问:“在欣赏那副画?”

    飞雪一愣,下意识的点头,然后又飞快的摆手:“不敢说欣赏,我的水平还谈不上欣赏。”

    姬林和蔼的笑了,转头看着那副油画,那幅画是这个房间不多的色彩比较明亮的油画,有些抽象,只有大块大块不一样的绿色色块堆积,看不出具体是个什么,“你从这幅画看到了什么?”姬林看着画问戚飞雪。

    飞雪沉思了下,说:“其实我没太看出这个画是个什么物品,但是我觉得这些绿色给人一种希望的感觉,很蓬勃,很有力量。”

    陈瑶有些无语的看了这个姑娘一眼,哪怕你说像个种子,像个树叶也好啊,怎么能说没看出什么物品呢!听到飞雪的话,姬林笑了两声,点头说:“恩,这幅画是我的一个学生画的,还没有取名,不过你刚刚说的很好,那就叫生机吧。”

    飞雪一愣,有些羞赧的说:“我只是很粗陋的说了说我的看法。”

    姬林摆摆手:“能从画中看出本身的力量,已经很不错了!很用心!”说完补充了一句:“我很欣赏用心的年轻人!”

    说完这段话,姬林对一直在门口的工作人员说:“你去我楼上的书架上把那摞装订本拿过来。”布置完,看着已经神情激动的陈瑶说:“我拍电影比较慢,这部电影初步估计要5、6个月,这个小姑娘的时间能保证吗?”

    飞雪一愣,这是被选中了?陈瑶立刻点头:“没问题!飞雪这段时间没有安排任何工作!”

    姬林笑着点头,接过工作人员手里的装订本递到飞雪的手上:“小莲,你好好看看,不过剧本随时都在变,所以不要拘泥剧本,明白我的意思吗?”

    飞雪有些迷茫,但是还是双手接过剧本,诚心认真的说:“姬林老师请放心,我会努力揣摩这个角色的。”

    姬林笑了笑,说:“不是光揣摩,还要融会贯通,你看的时候带着你看剧本简纲的心情,应该就会理解我的意思了,不急慢慢来。”

    陈瑶笑的开心,问:“那姬林老师,这部电影什么时候开机?”

    姬林想了想说:“估计不是这个月就是下个月,很快,不过不用担心,我不是老古板,这期间小姑娘有什么广告拍摄,不超过3天的,我都会给假期。”说完之后,示意工作人员将刚刚飞雪看的那副抽象油画摘下来,看着飞雪说:“送给你,作为我给你这个小辈的见面礼。”

    飞雪有些受宠若惊,连忙接过,弯腰鞠躬,说:“谢谢姬林老师!”

    走出画室的时候,陈瑶和飞雪还处于一种晕眩的状态,要不是那个工作人员对陈瑶说随后剧组方面会和她联系签约的有关问题,她都以为刚刚的一切是自己做了个梦,姬林导演,这位传奇导演休息6年之后的作品居然就这么拿下来了?!简直高兴的想唱歌跳舞啊!

    飞雪捧着画回到公寓时,还有些懵呆,看到洛夕之后,才好像从拿到戏份的成功中醒来,将画作小心的放下来,转身就扑到了洛夕的怀里,洛夕笑着亲了亲她:“选上了?这么开心?”

    飞雪眼睛睁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洛夕看着她,笑的温柔:“我媳妇儿这么棒,长眼睛的人也必须选择啊!这是最正确的选择!”

    飞雪心花怒放,抱着洛夕吧唧吧唧的亲了好几下,然后挂在他胸前笑着说:“姬林导演的作品哦!太棒了!”

    洛夕抱着她,轻轻摇晃着,脸上也挂着和飞雪一样开心的笑容,等飞雪激动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洛夕低头看着她说:“雪儿,我想和你商量个事情。”

    “一起参加访谈?这个访谈原本是想问什么的啊?”飞雪听到洛夕的话,问出自己的疑问。

    洛夕挑挑眉,看着她:“你不想和我一起接受访谈?”

    飞雪飞快的摇头:“当然不是!只是如果原本是要问你的职业生涯什么的,我就只出现一小段就行了,做个调剂……”

    “不是!”洛夕打断她的话,正色道:“这个节目是在我们恋情曝光之后发来邀请的。”

    飞雪明白了洛夕的意思,点点头:“我没问题,但是估计要和陈姐说下。”

    洛夕拥着她靠在沙发上说:“你这边没问题就行了,陈姐那边元哥会去说。”

    飞雪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两口水,转头看着洛夕,笑的有些含义:“你为什么要接这个访谈啊?”

    洛夕挂了下她的鼻子说:“一开始接是为了证明我们两个人感情很好,可是现在我想在你身上把我的标签贴的更牢固一些!毕竟,我很快就要去m国了,你这么好,身边肯定有很多莺莺燕燕,我必须要再次强调你是我的女人,我的!谁也不能觊觎!”

章节目录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