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床头响个不停,可是叫不醒床上相拥而眠的一对儿有情人,飞雪睁不开眼睛,想拉起被子挡住耳朵,胳膊也使不上力,只能用力的钻进旁边坚实的胸膛里,洛夕朦朦胧胧感觉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一直往自己心里钻,他抬手想挡,可是鼻尖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他伸手将那个毛茸茸的东西揽到自己胸前,是他的小雪儿啊,想钻就钻吧,反正这里也是给她准备的。

    终于在洛夕怀里找到舒服位置的飞雪,喟叹了一声,抬手环住了光裸劲瘦的腰,蹭了蹭,准备再次进入睡眠,可是一大早就明显的男性特征戳的她有些难受,做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还没倒时差,就没洛夕翻来覆去折腾一番的飞雪,迷糊中,有些生气,伸手握住那个硬硬的东西猛地一揪,洛夕猛吸一口冷气捂着关键部位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睡意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哈着气,看着迷糊着也跟着坐起来的飞雪,控诉她:“你刚刚做什么?”

    飞雪鼓着脸颊,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委屈的说:“我想睡觉,床上有棍子!”

    洛夕一脸的欲哭无泪,拉着她的手就把宝贝塞到她手里:“你昨天刚用过,今天就不认识了?翻脸无情也没这么快的!”

    飞雪被神志渐渐归位,看清自己手里的东西,脸飞快的臊红了,立刻收回手,一脸惊疑的看着洛夕说:“怎么了?”

    洛夕张口结舌的看着她,飞雪慢慢回想起了事情发展的过程,手足无措起来,连声问:“怎么办?要不去医院吧!”

    洛夕自己闷闷的安抚着自己,气呼呼的说:“不去!丢死人了!”

    飞雪非常内疚的看着他,因为着急,眼眶有些发红:“我……”

    洛夕瞥了她一眼,拉着她的手:“你都不赶紧替我揉揉!”

    飞雪羞惭无比的闭着眼睛轻轻握住了洛夕受伤的地方,声音担忧中带着隐约的哭腔:“我们还是去看看吧……万一……”

    洛夕感觉到她柔软的触碰,一大早欲念升腾,唇角带着笑,抱住她,小声在她耳边说:“先试试,要是坏了再去医院……”

    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的飞雪,脸色一僵,就被洛夕扑到了,她手忙脚乱的推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你今天还要训练呢……”

    洛夕已经含住了她的桃尖,含糊的说:“这也算是运动……”

    飞雪蜷起腿,声音有些飘:“可是我累……”

    洛夕的动作一顿,抬头看着她粉白嫩红的身体,笑的坏坏的:“你昨天撩我的时候怎么不累?”

    飞雪还想说什么,就被洛夕堵住了唇,下一刻,就感觉到了熟悉的冲撞,她的声音破碎的溢出,洛夕俯身在她耳边低低笑着:“宝贝儿,你觉得坏了没有?”

    等飞雪再醒来时,天色已近正午,她疲惫的叹口气,从床边拿起手机,看到上面整齐排列着一溜短信:“乖,我今天的训练要到下午4点,中午不回去了,这附近有中餐馆,订餐电话在冰箱上,等我回来,带你吃好吃的,么”

    她瘪了瘪嘴,用手撑着自己有些发酸的腰,走出卧室开始打量这个房间,经典的简约装修,米白加蓝灰,干净清爽,但是又不至于过于严谨冷冰,他们昨天睡的这间是个主卧,斜对面被洛夕改成了书房,面积仅次于主卧,穿过客厅,还有一间应该是客房,飞雪站在客厅中伸了伸酸困的腰和胳膊,转身走进了浴室。

    洗漱完,恢复了一点精气神,飞雪走进厨房,打开冰箱,里面空空如也,飞雪伸手摸了摸灶台,发现干净的过分,她微微叹口气,走出厨房,从箱子里拿出陈沫给她准备在飞机上吃的东西,随便塞了一点,无聊的打开电视机,里面的节目她都听不懂,找了一圈,只找到了一个国内的海外频道,正在讲中医养生,原本觉得枯燥的节目不一会儿就看的津津有味,广告时间,飞雪准备起身给自己倒杯水,却突然发现了她和洛夕的脸,她瞪大眼睛,重新坐回沙发上,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视屏幕。

    华丽的大厅,衣香鬓影、斛光交错,穿着精致的人们相互举杯示意,一个看起来风度翩翩的贵公子举着酒杯,行走于一群富家小姐之间,脸上挂着不羁的笑,突然大厅的大门被推开,光影照射进来,众人纷纷回眸,一个高挑的身影随着阳光走进来,女子身着银色的拖尾礼服,表情冷冷,神色淡淡,一路前行,仿佛目空一切,可是却引起了贵公子惊艳的目光追随,女子缓缓拾阶而上,转角处转身下望,视线扫过贵公子的脸,平静无波,而贵公子的目光最终落在女子小拇指精致的戒指上。

    广告到这里戛然而止,一行字幕出现在屏幕上“未完待续,请点击www.tf,net 如果你是冰,那我就是一团火……”

    飞雪有些惊讶这个广告效果,简直就像一部微电影,无论是光影角度还是剪辑和后期制作,都十分精美,她跑进卧室搬出洛夕的笔记本,想登陆官网看后面的广告内容,开机后发现居然还要输密码,她皱皱眉,将电脑放到一边,拿着手机想了想,最终还是遗憾的将电脑关机,算了,等洛夕回来再说吧,尽管两个人已经很亲密,但是个人的她还是会尊重的。

    等洛夕回家时,就看到在沙发上趴着睡着的飞雪,电视上还在咿咿呀呀的播放着国粹表演,洛夕俯身看了她好久,眼中满是柔情,他看了看时间,有些不忍心叫醒她,走进卧室拿出一床毯子轻轻给她盖上,坐在她前面的地上,将她的小手轻轻握在掌心,温柔的印下一吻,盯着她沉睡的眉眼细细端详。

    飞雪长得好看,几乎所有的人见到她都会这么说,就连一直审美和自己有巨大差异的艾德蒙今天见到他也夸他的未婚妻长得漂亮,洛夕唇角含着骄傲的笑,目光代替手指从她的眉毛慢慢抚过,小雪的眉眼是她五官中长得最出彩的,洁白细腻的脸上,一双长眉浓淡相宜,眉峰有些平,但是眉稍的弧度却微微上扬,她每天画眉时都会嘟囔两句,说不好看,其实他觉得挺好的,眉毛太平让小雪看起来没有脾气,但是微微上扬的眉梢配合她笑起来弯弯的眼睛,显得很俏皮活泼,想到她平时对自己笑的像半月一样的眼睛,洛夕唇边的笑意更加明显了,目光向下,是她闭着的双眼,睫毛长长,像是一把小扇子一样,随着她的呼吸轻微抖动着,洛夕的手指从她的睫毛上划过,飞雪的睫毛抖的有些厉害,洛夕笑着收回手,不想惊扰她的美梦,飞雪的眼睛最能体现她混血的特征,如果不看眼窝,她的眼睛是一双凤眼,大大的,亮亮的,眼尾微向上挑起,有时候她斜睨着看他,眼睛就像自带高压电一样,看得他浑身酥麻,这样的一双眼睛,偏偏眼窝微深,更加凸显她高挺秀丽的鼻子,洛夕伸手圈住她的眼窝和鼻子,看着微微叹口气,有些心疼她,嘴上说着不在乎,但是小雪心里还是想知道自己的混血血统是哪个国家吧。

    独自想着,听到她小小的嗯了一声,洛夕盯着她发现她只是扭了扭身体,并没有醒来,洛夕好笑的将毯子重新给她盖了盖,看着她因为睡着而微微嘟起的脸颊和花朵一样的唇瓣,心中甜蜜并且满足,这是他的姑娘,他的完美姑娘。

    时间慢慢过去,天边已经挂上了金黄的云朵,飞雪伸了个懒腰从睡梦中醒来,眼睛刚睁开一条缝,就看到一张熟悉的俊脸温柔如水的注视着自己,她的心在他的目光中变得甜软甜软的,她想伸手扑向他,却发现自己的一只手被他握在手里,笑着伸开另一只胳膊,洛夕笑着抬手将她抱起来,柔声问:“睡好了吗?”

    飞雪在他怀里点点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软糯的说:“你回来怎么不叫我啊。”

    洛夕将她睡得凌乱的头发顺了顺,轻声说:“不舍得……”

    飞雪甜滋滋的侧头在他连上亲了下,洛夕拥着她,大手轻轻抚着她的后背,两人都没有说话,却觉得无比满足,像是拥有了全世界。

    过了许久,洛夕轻声问:“饿了吧,我看到饼干盒了,中午又没好好吃饭!”语气责备却带着浓浓的关心。

    飞雪“嗯”了声,从他怀里出来,站起来将头发扎起来,有些底气不足的解释:“我一个人也没什么特别想吃的,想等你回来。”

    一句话让洛夕心软的不行,他走过去摸摸她的头,突然想到什么,眼睛一亮:“雪儿,我带你去玩儿吧!l城又很多好玩儿的地方,我们边玩儿边吃。”

    飞雪侧头看着他,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这样你会不会很累?最近你训练的强度一直很高吧?”

    洛夕坏笑的挑起她一缕头发缠绕在手指上,贴近她:“不会,比不过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咱们两个的运动,嘶,你又打我!”

    飞雪羞恼的瞪着他:“再胡说八道,我还打你!”

    洛夕忿忿的咬咬牙,一把将她箍紧在怀里,对她一阵猛亲,随后松开她,点着她的鼻尖:“挑战为夫的尊严,必须严惩!”

    两人磨磨蹭蹭的从家出来时,虽然天色还亮,但是时间已经不早了,飞雪坐在副驾驶转头看着认真开车的洛夕:“我们去哪儿啊?”

    洛夕满脸思索,飞雪撑着腮帮子认真的看着他,提出一个良心建议:“要不我们就近随便逛逛?”

    “不行!”洛夕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忽然一个地方闪进他的脑海,他翘起唇角,开始加速行驶:“带你去一个十分美妙的地方。”

    天色渐暗,华灯初上,洛夕带着飞雪从停车场出来,四周梦幻的橱窗,变幻的灯光,还有随处可见的卡通人物,让飞雪脸上带着又惊又喜的笑容,她双手紧紧拉着洛夕,仰头看他,激动的说:“迪斯尼乐园?!”

    洛夕伸手将她搂进怀里,躲避着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笑着点头:“喜欢吗?”

    “喜欢!太喜欢了!”飞雪兴奋的点头,从没有去过游乐场的孩子,迪斯尼就像她心中一个高不可攀的童话圣地,此时真的站在这里,看到远远的米奇头像,还有小时候动画片中的城堡,她心中涌上一阵又一阵的感动,突然转身抱住洛夕,眼里含着泪花,不停的说:“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洛夕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在她的发顶亲了亲,温柔的说:“乖,我们先去买门票。”

    晚上的童话王国依然热闹非凡,洛夕紧紧拉着飞雪的手,看着她兴奋的看来看去,脸上也带着满足的笑,抬手看了看表,刚刚买票的时候,他专门问了,今天晚上有烟火表演,在9点,所以他现在要安排好时间,然后在9点之前带她前往表演观赏点。

    迪斯尼乐园,洛夕还是四年前和自己妈妈一起来过,凭着记忆,他带着飞雪往前走,突然飞雪站住了,洛夕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是旋转木马,他低头问她:“想坐?”

    飞雪点点头,神情有些激动,小时候她老听别的女孩儿说她们生日时家里人都会带她们去游乐场,会穿着公主裙被爸爸抱上旋转木马,所以她一直认为穿着公主裙坐旋转木马的女孩子都是公主,可是她永远都没有机会享受这种待遇,但是旋转木马一直是她心中一个很美好的向往。

    洛夕看着排成长队的游客,看到她满是期待的盯着那梦幻的旋转木马,在心中估算了时间,拉着她走过去。

    排队的人虽然多,但是好在每次进去的人很多,很快就轮到了飞雪,洛夕将她抱到木马上,飞雪搂着他的脖子,脸上挂着甜蜜的笑,等她坐稳,洛夕慢慢松开她。马车慢慢旋转起来,灯光也跟着闪烁起来,随着木马起起伏伏,飞雪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看到洛夕站在外面笑着看自己,她开心的招招手,灯光下,看不清他的脸,却相隔这么远依然能够感觉到他给自己的温柔,那一刻,飞雪觉得自己就像公主一样,沉溺在这个童话王国。

    洛夕将她从旋转木马上抱下来,飞雪紧紧的贴在他的颈窝,他有些奇怪,却伸手轻拍着她的后背,片刻之后,飞雪抬起头,笑着看他:“好开心!”

    洛夕笑的温柔,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指尖明显感觉到一点湿意,他微微一顿,随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揽着她继续前行:“开心就好,咱们吃点东西吧,一会儿还要玩儿很久。”

    飞雪乖巧的点点头,洛夕带着她找到一家店,两人坐在店里吃着东西,看着外面的童话世界,突然飞雪眼睛一亮,指着一个卡通人物喊:“高飞!”

    洛夕转头看出去,果真是,飞雪几口将东西塞进嘴里,眼巴巴的看着他,洛夕无奈的笑着拉她出去和高飞合了几张影,两人正在查看,突然看到有工作人员开始拉线,洛夕拉着她后退,看了下时间,小声说:“花车□□开始了。”

    飞雪好奇的伸着脖子往前看,洛夕看她看的费劲,笑着问她:“要不要坐我肩膀上?”

    飞雪抿唇笑着摇头,拉着洛夕的手晃了晃:“你要带我去看什么啊?”

    洛夕揽着她避过蜂拥而至的人群,带着她往前走:“带你看烟花。”

    飞雪眼睛一亮:“时间到了吗?”

    洛夕摇头:“□□完了就开始吧,所以我们现在要一边走,一边看花车。”

    飞雪乖巧的点点头,洛夕拉着她的手顺着人流慢慢前行,花车□□的队伍迎面而来,用霓虹灯圈出的动画形象,还有整齐前进穿着红色制服的玩具兵,载歌载舞的冰雪公主,憨态可掬的雪娃娃,两人没有站到线里面,只能透过人群看过去,洛夕看她看的入神,四下打量了下,抱着她的腰将她举起来,飞雪先是一惊,很快就反应过来,拍拍洛夕的手示意放她下来,洛夕笑着说:“赶紧看吧,米奇过来了。”

    迪斯尼的花车□□很美,很盛大,熟悉的卡通人物一个一个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人们眼前,伴随着小孩子兴奋的笑声,飞雪也觉得自己好像成了小孩子被身后的男人呵护在手心。看着长长看不到尾的花车队伍,飞雪扭扭腰,示意要下来,洛夕后面抱住她,亲了她一下问:“不看了?”

    飞雪瞄了下他的胳膊,摇摇头:“不看了,想看烟花。”

    迪斯尼的商店都打扮的好像童话里的场景一样,夜晚的橱窗更是漂亮的不像话,洛夕拉着飞雪刚走进去,飞雪就发出一声惊叹,晶莹透明的水晶卡通人物摆件,各种大小的卡通形象,洛夕看她看的兴奋,笑着问:“喜欢的话,就买一套。”

    飞雪眼睛一亮,猛力点头:“好,买回去放到书架上。”

    两人在店里买了两套迪斯尼人物摆件,给飞雪买了一个米妮耳朵样式的头箍,“好看吗?”飞雪带上后,看着洛夕问。

    不等洛夕回答,就听到那个店老板笑着伸出大拇指,用不熟练的中文说:“漂酿!”

    飞雪噗嗤笑了出来,向老板致谢后,转身和洛夕离开了这家店,洛夕跟在她后面揪了揪她头发,看到她回头奇怪的看着自己,才撇撇嘴:“你刚刚明明问的是我!”

    飞雪看到又别扭起来的洛夕,笑嘻嘻的挽住他的胳膊,贴着他,娇滴滴的问:“好看不好看呀?”

    洛夕勾起唇角,将她拽进怀里,贴着她的耳朵说:“漂亮!迷死我了!”

    等他们两个慢吞吞到达城堡时,距离烟花表演开始只剩下不到5分钟时间了,好在洛夕买的是vip票,带着飞雪在城堡对面的位置刚坐下,一朵绚丽夺目的礼花便炸开在他们头顶,飞雪还不及惊呼,就看到五光十色的烟花陆续炸开,灯光、烟花还有迪斯尼经典音乐的完美配合,让观看的人群享受到了完美的视觉盛宴。

    飞雪将头歪在洛夕的肩膀,跟着音乐笑声哼唱,洛夕侧头看到她的笑颜,唇角也不由的上扬,伸手抱住她,拿出手机找了一个背景:“雪儿,来。”

    随着“咔嚓”一声,两人的笑容被定格,背后是炸开的烟花和缤纷的光柱,两人头靠头,相互依偎,笑容甜甜。

    烟花表演结束之后,时间已经不早了,想到洛夕明天还要继续的训练,她咬了咬唇,看着还是很兴奋的洛夕,拉了拉他的手:“咱们回去吧。”

    “累了?可是一会儿有更精彩的表演啊,超级好看!”洛夕担心的看着她,有些遗憾的说。

    飞雪抿了抿唇,点点头:“恩,累了,我还想给陈姐、小沫他们买点东西。”

    洛夕有些失望的看了看丛林方向,最终拉着她的手往回走:“那好吧,下次再看吧。”

    飞雪却站在原地,看着洛夕问:“你不累吗?”

    洛夕点了下头,然后拥着她折返:“一会儿是迪斯尼乐园超级精彩的fantasmic,我四年前来,就没有看够,今天刚好有,就想带你看,不过咱们这次先回家,以后有机会。”

    飞雪脚下一顿,抬头看向洛夕,突然笑了:“被你说的不想走了。”

    fantasmic表演的地方和他们隔着一条河,一开始是各种配合烟花、灯光变换的水幕表演,或者成为铃兰花,或者在灯光的渲染下成为展翅的蝴蝶,或者又变成起伏的山峦,飞雪不由赞叹,原来水也会有如此多样的表演形式,配合着水幕,各种卡通人物开始轮番登场,飞雪看到匹诺曹,笑着对洛夕说:“小时候听到这个故事,说谎的时候都会心虚的摸摸鼻子,结果每次都能被阿姨们一眼看出来,是不是好笨?”

    洛夕也笑了:“是挺笨的,不过你居然还会说谎?”

    飞雪狡黠的笑了:“当然会,小时候特别喜欢吃豆沙包,但是阿姨怕我们吃多了不好消化,就每天只给我们两个,为了能多吃,就去骗丁姨我的豆包被抢了,可是每次说都习惯摸鼻子。”

    洛夕听的好笑,问:“那被发现了,还给你豆包吗?”

    飞雪脸上带着怀念的笑,点头:“给,也没戳穿我,直到我长大了,才告诉我,好糗。”

    洛夕笑着捏了捏她的脸:“原来我家小雪儿也曾经是个小吃货。”

    飞雪抽了抽鼻子,靠着洛夕继续看演出,等fantasmic表演全部结束,已经是11点了,飞雪看着园内还是精神抖擞的游人们,露出会心的笑容,在这样一个童话王国,怎么会感到疲惫呢。

    因为要买东西给陈瑶他们当手信,两人慢慢逛着,看到什么就买什么,很快飞雪和洛夕手里就提了两袋东西,洛夕准备结账的时候,就看到飞雪兴奋的跑到童装区,指着一套米奇衣服对洛夕说:“买给陈姐的儿子好不好?”

    洛夕无所谓的点点头,她喜欢买什么都行,飞雪挑了两套童装,又挑了两双小鞋子,买的时候,她有些纠结:“不知道大小码呢。”

    洛夕一边结账一边说:“重要的是心意,再说了,这东西拿回去,一般人也分不出正版还是盗版啊!”一句话说的飞雪无语的站在一旁,最后只能长叹一口。

    路过一家甜品店,飞雪好奇的趴在玻璃柜台前看着里面萌萌哒的各种甜点,洛夕看的心里好笑,拿出手机给她拍了一张照片,看她回头看自己,笑着说:“我们买些带走。”

    飞雪连连摇头,这么甜,这么腻,这么高热量,吃下去她要多跑多少圈啊!“不用!我就是觉得挺可爱的,我们走吧。”说着挽着洛夕的胳膊离开了那些粉可爱的甜点。

    洛夕无奈的摇摇头,低声说:“你真的不需要控制,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再胖一点,太瘦了,挽你腿的时候都不敢用力,总觉得一捏就可以捏折……”

    话还没说完,就被飞雪一巴掌糊到胸前,洛夕赶紧笑嘻嘻的抓着她的手,轻轻揉着:“硬不硬?疼了吧。”

    飞雪警告的瞪了他一眼,洛夕识相的闭了嘴,揽着她往外走,两人驾车回家已经是12点多了,匆匆洗了澡,飞雪就戒备的看着洛夕:“今天晚上老老实实睡觉!”

    洛夕挑挑眉,凑过去,贴着她的脸:“怎样算老老实实?”

    飞雪羞红了脸,微微低着头,吞吞吐吐的说:“洛夕,我虽然不是很懂你的训练,但也知道……要节制,所以……”她与他目光相对,柔柔的说:“你要是一直这样,我就觉得我特不应该来!”

    洛夕心中一紧,伸手抱住她:“不许这样说!因为你,我这两天训练效率都提高很多,你来的这两天,我特别开心,今天下午还完成一个难度比较高的训练,我曾经说过你是我的兴奋剂,是真的!所以你一点儿半点儿要离开的想法都不许有!”

    飞雪的眼光柔柔的,盛满了温存,洛夕看着她,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下,抱着她躺下:“我什么都不做,就这样抱着你睡,好不好?”

    飞雪柔顺的躺在他的怀里,安静的听着他的呼吸,突然轻声说:“洛夕,我今天特别特别开心,感觉好像公主一样。”

    洛夕轻声笑了,将她搂紧,吻了吻她的发顶:“你本来就是公主,是我的公主。”

章节目录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