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雪觉得自己手心汗津津的,抓着手机的指节都有些发白,她觉得时间过得好像特别慢,这时后面的一个男乘客,突然凑过来,笑着用英语对她说了一段话,她被吓得一哆嗦,往门侧挤了挤,转头不看他,那个男乘客说完之后,看到没有回应,摸了摸鼻子坐了回去,转头和身边的两个人叽里咕噜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飞雪觉得自己的心已经紧张的快要跳出来了,低头又给洛夕发了一条信息,心里暗恨自己的自作主张,明知道自己是英语盲,还瞎逞能,她鼻尖冒了一层细汗,短信发过去之后,她盯着手机上的时间,如果一分钟后洛夕还不回短信,她就不管了,给他打电话。

    手机又叮叮响了声,洛夕刚好结束一组训练,他一边擦着汗一边走过去从包里拿出手机,看到发信人,脸上浮现一抹笑,可以下一刻他的脸就沉了下来,飞快的拨通了电话。

    飞雪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吓了一跳,看到是洛夕的电话,她赶紧将电话放到耳边:“洛夕……”

    “你现在在哪儿呢!”洛夕听到她小猫一样受惊的声音,火气更大,声音不由有些大。

    飞雪转头看了看四周错落有致的高楼,嗫嚅到:“我也不知道在哪儿……”

    洛夕又惊又怒,对着电话喊:“你把手机给出租车司机,别,别给他,你打开你的手机定位,我查找你!”

    飞雪颤颤巍巍的打开手机定位,然后重新将电话放到耳边,洛夕眉头紧皱,看着自己手机屏幕上忽明忽暗的一个小点,微微松了口气,是在来他这里的路线上,应该还有十几分钟就可以到达了,他重新对着电话说:“你给司机说让他在学校南边停车,我在那里接你!”

    听到电话那边飞雪小声的用英语和司机交流之后,他才缓缓出了一口气,问:“你同车的乘客还在?”

    飞雪轻轻的嗯了一声,洛夕抿了抿唇,拿着手机和助教请了假之后,便直接跑出去,来到学校南边等候,中间两人电话一直没挂断,飞雪听到他微喘的呼吸声,轻轻咬着唇,小声说:“还得一会儿呢,你别着急。”

    洛夕火大的对着电话吼:“我能不着急吗!你知道我看到你的短信心都快跳出来了吗?!”

    说完也不理飞雪,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定位,刚看到那个小点和他蓝色的小圈圈重合,抬头就看到那辆黄色出租车,他走过去,从车窗里看到他的姑娘正在开车门,他冷着脸从外面将车门拉开,看着她走下车,才转身从后备箱将她的箱子拎出来。

    飞雪抱着挂在胸前的小包,看着沉着一张脸的洛夕,愧疚的垂下了头,洛夕拉着箱子走在前面,回头看到跟在后面一副做错事情模样的小姑娘,想到她飞了十几个小时,又提心吊胆一路,叹口气,转身过去,伸手揽住她,看到她抬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自己,无奈的松开行李箱,将她抱进怀里,低头在她额头亲吻了一下叹气道:“以后别这样吓我了!我就是再忙,难道还没有接你的这点时间?万一你出个什么事儿,你让我怎么办?”

    飞雪伸手环抱住他,小脑袋在他胸前点了点头,弱弱的说:“对不起,我以为我可以到这里的。”

    洛夕顿了顿,垂首看她,将她抱的更紧了些,过了会儿,松开她,揽着她往前走,摸了摸她的头:“宝贝儿很棒!”说完之后,站住低头凝视她,认真的说:“但是以后不可以,你对这里太不熟悉了,l城治安并不如我们在国内想的那么好,前些日子也是合乘出租,一个女乘客就遇害了,所以你摸摸我这里,我看到短信时,心跳的比现在快10倍!”

    飞雪的小手贴在洛夕的胸前,感受着胸腔有力的震动,她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脸,点头:“好,我不会了!”

    洛夕露出了两人见面后的第一个笑容,拉着她的手往前走:“累不累?要不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咱们住的地方距离这里也不算很远。”

    飞雪抿唇笑着看他:“也不算很远,是多远?”

    洛夕笑出了声,揽着她走进训练场,场内的观众席上空荡荡的,但是场地中央却围着一堆一堆的人,洛夕拉着她将她安置到观众席上,拍了拍她:“在这里坐会儿,累了就告诉我,我们就回家。”

    飞雪拉着他的手,笑着摇摇头:“没事儿,你别管我了,赶紧去训练吧,加油!”

    洛夕一步三回头的走到训练场地,一个带着眼睛,文质彬彬的中国男人从飞雪那边收回视线,笑着说:“女朋友来看你了?”

    洛夕笑着点点头:“是,刚下飞机,一会儿晚上训练结束了,我们两个请田叔叔吃饭。”

    田文斌也笑着打趣他:“让我去当电灯泡,你愿意?”说完看着洛夕猛然怔住的表情,哈哈大笑,拍了拍他:“得了,改天吧,来,继续!”

    自己女儿田枫淇对洛夕的感情他隐隐约约听自己妻子说过,因为他四年前就已经出国了,每年和女儿见面的时间也很少,当时知道后也只能对妻子说万事随缘不要强求,可是不问不代表不关心,说实话,打心里他挺喜欢这个洛夕这个小伙子了,从小就在自己身边长大,脾气秉性也比较了解,四年前在他刚到m国从事人体运动力学研究不久,洛夕也加入了m国少蓝联赛,可以说他现在有些成果都是在当时的洛夕身上试验出来的,得知洛夕有了女友之后,他也很遗憾,但是知道女儿两个月前给自己打电话说想申请l分校的研究生课程,他发现原来两个孩子之间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妻子对于洛夕的做法颇有微词,也许女儿有那样的想法已经很久了,但是洛夕真的是没往那方面想,男女感情讲究你情我愿,如果真的按照认识早晚来,世间哪有那么多的痴男怨女。

    看着正在做压力训练的洛夕,他微微叹口气,蹲下身开始指导,这个孩子这次居然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他,他又怎么能辜负这个孩子的信任。

    飞雪看着洛夕腰上放着一个沙袋一样的东西,艰难的做伏地撑,虽然离得不近,但她也能感觉到他训练的辛苦,拧着眉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做完一组又一组,当做完最后一组,可以休息的时候,洛夕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飞雪觉得自己开始心疼他,如坐针毡,她想跑过去帮他擦擦汗,但是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过去,她表情忧虑的看向洛夕,两人好像心有所感一样,洛夕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对着她这边挥挥手,飞雪微微松了口气,对着她挥了挥小拳头,做出加油的手势。

    洛夕看着坐在观众席上手舞足蹈的姑娘,也忍不住笑了,田文斌顺着看过去,脸上露出宽慰的笑容,只要这些孩子们幸福,作为长辈也就心满意足了。

    洛夕的训练还在继续,田文斌详细的记录着每次训练的数据,回去之后他要作分析,然后拿出更合适的训练方法。

    洛夕的优势很明显,他有出色的弹跳力,灵活的攻击和回防技巧,同时,他臂展达到了2米16,四年前他就因为臂展优势被m国的好几个著名球探推荐给职蓝俱乐部,今年洛夕刚刚宣布参加选秀,就已经引起好几家俱乐部的兴趣,这段时间来考察的俱乐部经理和教练来来往往,都在等选秀大会那天的抽签。尽管前景光明,但是同样洛夕的劣势也十分明显,他力量不够,而且体能也跟不上,这两点在国内比赛时还能控制,但是到激烈又残酷的m职篮联赛,没有好的体能,恐怕连一节比赛都应付不下来!

    所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加强洛夕的力量和体能,幸运的是,这次洛夕请来了他少蓝时期的教练格兰特,他不仅对洛夕的情况了如指掌,在针对性训练方面不走弯路,更重要的是,他在增加力量和体能的训练方面独树一帜。

    田文斌一边观察着洛夕的训练情况,一边翻开前一周的训练数据图,结果很让人欣喜,洛夕的力量训练已经从原来的c级升级到d级了,虽然目前看来还有些吃力,但是能突破一个级别已经算成功了一小步。

    终于做完全部压力训练的洛夕,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格兰特因为今天有场比赛,所以他将洛夕的训练交给了他的助教艾德蒙,此时艾德蒙好笑的看着地上不动的洛夕:“洛,快快快起来和我抢球,抢到10个,我可以允许你去你漂亮的女朋友身边休息半个小时。”

    洛夕喘着气,抬了抬沉重的胳膊,从地上爬起来,做出攻击的预备动作,认真的纠正到:“不是女朋友,是未婚妻!”

    飞雪跟着洛夕的动作一会儿皱眉,一会舒展开,有时还会激动地站起来看着那个一直在坚持的身影,完全不顾自己的行为在他人眼中有多么奇怪。

    夜幕降临,洛夕拖着筋疲力竭的身体挪到飞雪身边,看着她担忧的眼神,含笑摸了摸她的脸,将她抱进怀里:“乖,给我抱抱,我就恢复元气了!”

    场内正在收拾的其他人,看到两人的动作,口哨声纷纷响起,飞雪有些害羞的将头埋在他胸前,洛夕笑着低声问她:“是不是一股汗臭味?”

    飞雪仰头笑眯眯的看着他:“闻不到,只能闻到你的味道。”

    洛夕被她的话取悦到了,哈哈笑了出来,拍了拍她:“再等我会儿,我去冲个澡咱们就走。”

    飞雪听话的点点头,田文斌将数据整理好和艾德蒙一起走过来,洛夕笑着相互介绍了下,听到田文斌时,飞雪的眼神闪了下,一边礼貌乖巧的和两位教练打招呼,一边用余光询问,看到洛夕微微点了下头,证实了她的猜想。相互招呼完之后,飞雪再次向两位教练发出共进晚餐的邀请,被一脸暧昧笑着的艾德蒙拒绝,从洛夕身边经过时,拍了他一下:“你的体能要注意!”

    洛夕无奈的看了这个中年男人一眼,有些无语的对他挥挥手,说了:“拜拜。”

    冲去一身汗味和疲乏的洛夕,又恢复了清爽元气的样子,他紧紧拉着飞雪的小手,看着前面的路面,问:“乖,你饿了吧,我中午见你都没有问你吃没吃饭,训练的时候想起来了,可是过不去,饿坏了吧!”

    飞雪漂亮的眼睛脉脉含情的看着他,让他有些口干舌燥,摸了摸在他掌心中的小手,“想吃什么?”再出声,居然声音有些低哑。

    飞雪笑看着他,软软的说:“什么都好,只要和你一起吃。”

    洛夕被他甜软的声音击退了所有理智,他将车靠边停下,低头吮住了她的红唇,在她唇上轻咬了下,想到还在路上,有些不甘的离开她甜香的樱唇,有些气闷的说:“不要勾、引我!”

    飞雪红着脸,瞥了正襟危坐,一脸严肃开车的洛夕,唇角高高扬起,伸出手指在他的掌心挠了挠,洛夕闭了闭眼,转头盯着她:“再这样咱们就直接回家!”

    飞雪微微撅起嘴,无辜的看着他,看到洛夕心中升起一阵火,直接一打方向盘,车子朝着他在l城的住处疾驰而去。

    洛夕在l城的住处是他四年前在m国的时候父母给他买的,当时的他还没有现在这么有资本,这套房子并不大,但是好在地理位置很好,距离他当年训练的地方步行只需要20多分钟,不过距离l城分校有点远,但是有车的话,也就是20多分钟。

    很快,洛夕就将车停在公寓的停车场,麻利的从后备箱取出飞雪的行李箱,拉着她就走进了电梯,一边按着楼层,一边斜睨着在一旁装兔子的女孩子,唇角勾起一抹笑,几天不见,长本事了!

    打开门,将箱子丢到一边,飞雪的眼睛还没有看到房子的内部构造,洛夕的吻就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就像在沙漠中行走了许久的人终于遇到甘露一般的狠狠吻住他,热烈的吸吮着她的唇舌,飞雪被他的猛烈的吻逼得连连后退,手不由的攀住洛夕的脖子,洛夕拥着她,不停的向前逼近,退无可退时,将她一把抱起放到玄关的平台上,手不安分的隔着衣服在她身上游走,终于探索到她的上衣里,沿着她光滑的皮肤往上,飞雪身体一僵,洛夕轻轻咬了下她的舌尖,离开她的唇,低头沿着她的耳鬓亲了几下,手掌轻轻拢住飞雪的蜜桃,手指从顶端抚弄过,低声在她耳边说:“乖,我现在就想要……”

    随着洛夕的动作,飞雪感觉仿佛一阵电流流过身体,她又向后退了退,可是攀着洛夕的胳膊却一直挂在他的脖颈上,顺从的跟着更加贴近了她,呼吸交缠,洛夕将头埋在她的颈间,陶醉在她的香软之间,伸手将她的双腿盘在自己腰上,抱着她走进了卧室……

章节目录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