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洛夕起来的很早,看到一直早起的飞雪还在沉睡,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脸,昨天忙了一天,应该累坏了,感觉到身边的动静,飞雪努力的睁开眼,问:“几点了?”

    洛夕顺手将她抱进怀里,在她脸上亲了下:“6点多。”

    飞雪闭着眼睛,舒服的伸个懒腰之后,攀着洛夕的脖子坐起来:“团购不带早餐,昨天饭店老板还给我些点心,咱们吃点吧。”

    洛夕搂着她坐在床边,轻声说:“好。”

    时间跳过7点,宋林就带着一堆人浩浩荡荡的杀到了洛夕他们入住的酒店房间,一进门就看到两人正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着小点心。

    看到他进来,洛夕还热情的招呼他要不要也吃点,宋林摇摇头,问:“哪儿来的?”

    “我昨天中午问那个餐厅老板拿的。”飞雪一边收拾桌子,一边回答。

    宋林点点头:“刚刚马斐那边经纪人给他们两口子送吃的,被发现了,已经扣钱了。”

    洛夕和飞雪两人惊讶的相互看了一眼:“这么惨?”

    “嗯!”宋林认真的点点头:“这两天只能花用你们昨天赚的钱。”

    飞雪心有余悸的耸了下肩,昨天晚上宋林他们刚走,陈瑶和元明就过来了,给他们两个带了今天要穿的衣服,走的时候还要给他们留点吃的,她当时已经很困了,但是还是听到洛夕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拒绝了,她眼睛亮亮的看着洛夕,她男人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来到集合地点,刘子东已经在哪里等着了,飞雪以为他们是最晚到的,拉着洛夕就快步走过去,过去才发现,刘辰和费琳玲还没到。

    马斐两口子精神萎靡的向他们打了招呼,问:“你们昨天睡哪里?”

    洛夕笑着报出酒店名,就看到两人一脸羡慕:“我们昨天给人洗车,从早上洗到晚上,才挣了不到600,然后觉得可能今天的任务还是和钱有关,就没舍得去酒店,找了个小旅馆住了,我的妈呀,那环境!简直一晚上都没睡好!”

    安晓曼也萎顿的抱着肚子可怜兮兮的说:“我们还好饿!”

    飞雪听到安晓曼的话,赶紧从腰包里,掏出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几块点心,想递出去,又担心他们会拒绝,犹豫间,洛夕从她手里接过袋子,递给马斐:“这是小雪昨天给餐馆做饭要来的点心,我们两个早上吃了一些,还剩下这些,你们要是不嫌弃,就先垫垫。”

    马斐眼睛一亮,从洛夕手里接过,连声道谢,安晓曼也围在自己老公身边,心满意足的说:“已经很好了,我最喜欢千层酥了!”

    飞雪看到两人都不介意,脸上露出了微笑,安晓曼一边吃一边对飞雪说:“谢谢,谢谢,你们也太棒了,居然能想到去餐馆打工,老公,今天要是还是赚钱或者赚午饭什么的,咱们也去餐馆吧。”

    马斐点点头,看着洛夕,哀叹:“洗车真的好累啊!”

    四个人正在说着话,刘辰戴着墨镜,酷酷的走过来,费琳玲跟在后面,神情不爽,飞雪好奇的看了两人一眼,就移开了视线,安晓曼凑过来在飞雪旁边小声说:“他们这两天昨天特别惨,中午没饭吃,晚上也没赚到钱,最后睡得是节目组提供的帐篷……”

    洛夕和飞雪两人面面相觑,眼里都闪过一抹同情,拉着的手握的更紧了,还好他们两人昨天有饭吃、有地方住。

    看到人到齐了,刘子东拿着喇叭开始说话:“昨天下午的环节,三组都赚到了钱,刘辰组赚到了430元,马斐组赚到了590元,洛夕组赚到了820元,按照第一个环节的奖励和处罚,刘辰这组要扣掉300元,所以最终赚到130元,洛夕组奖励300元,最终是1120元,马斐组因为违反节目规定,扣除100元,所以最终是490元。”

    其余两组都羡慕的看着洛夕两人,洛夕伸手和飞雪做了一个击掌的动作,转头看着刘子东,“第二环节给优胜者奖励500元,所以现在洛夕组一共有1620元,刘辰组赚的钱最少,所以……”

    刘辰发出一阵哀嚎:“没钱扣了啊……”

    刘子东说:“不,这次不扣你的钱,你们组的处罚就是一会儿在第三环节帮其余两组运东西。”

    运东西?!几个人都相互奇怪的看着,刘子东将任务发布的重任交给了马斐,马斐看着工作人员送过来的题板,表情先是一僵,然后视死如归的念了出来:“去樱桃园摘樱桃,截止12点,摘到樱桃最多的组获胜,有奖励,最少的一组,有惩罚。”

    听到是摘樱桃,飞雪和洛夕相互看了一眼,还好不再是什么赚钱赚午饭的任务。6个人坐上节目组准备的中巴车,向樱桃园进发。

    洛夕和飞雪走在最后,两人上去时,第一排坐着刘辰,而费琳玲则坐在过道那边的第一排,马斐夫妇坐在刘辰后面的第二排,洛夕拉着飞雪直接最后一排,将长腿伸展在过道上,飞雪坐在他里面,笑嘻嘻的挽着他的胳膊,洛夕抬手将她搂到臂弯,低声说:“睡会儿?”

    飞雪看到前面的摄像头,还有跟上来的摄影师,摇了摇头,转身看着外面的风景,刘辰全程沉默,靠着窗闭着眼睛,马斐偶尔和洛夕交谈两句,说说篮球,说说足球,安晓曼则和费琳玲说个不停。

    洛夕看了看身边安静的人儿,凑过去顺着她看向外面,小声问:“看什么呢?”

    飞雪指着窗户外面说:“景色很好……”洛夕笑着将下巴放在她肩膀上,两人盯着窗外看了一路,气氛美好的让人不忍打扰。

    来到樱桃园,看着高高的樱桃树,几人才明白,这个任务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的!

    洛夕两人围着高高的樱桃树在树下转了几圈,突然洛夕蹲下来,示意飞雪骑到自己脖子上,试一试,飞雪一开始不停的摇头,洛夕站起来拉着她的胳膊,就把她夹起来,飞雪笑个不停,最终还是羞答答的让洛夕将自己架起来,“怎么样?”洛夕在下面问。

    飞雪伸了伸手,有些遗憾的摇摇头:“不行,上面的摘不到,只能摘到下面的。”

    洛夕大手护着飞雪的后腰将她放下来,看到其他两组也是一脸的无助,就听到宋林在一旁说:“那边有工具,你们可以去租。”

    洛夕一脸无语的瞪着宋林,有方法你不早说!宋林无辜的耸耸肩,早说不就录不到飞雪骑你脖子上的这一幕了。

    其余两组也得到了指示,纷纷向工具房走去,过去一看,各类工具都有,洛夕先奔向一个梯子,上面挂着标签,一小时50元

    飞雪小嘴微张:“这么贵!”

    洛夕看了看其他的工具,觉得还是梯子最实用,他提着梯子就往柜台走,转头对飞雪说:“咱不差钱!”

    飞雪点着小脑袋,跟着他说:“对,不差钱!”

    洛夕扛着梯子,看着她交了押金,牵着她的手重新回到樱桃树下,一个农户给他们做了示范之后,就离开了,洛夕将梯子撑开,准备往上爬,飞雪拦住他,“我上去!”

    洛夕笑着把她拉开:“我上去,你在下面护着梯子,别让我掉下来了。”

    飞雪听了他的玩笑话,脸上有些紧张,站在梯子旁边,仰头死死盯着在上面摘樱桃的洛夕,一会儿问一句:“要不要下来?”

    问到第三遍的时候,洛夕从梯子上走下来几阶,蹲下身好笑的看着她,拿着一串樱桃递到她嘴边,说:“张嘴。”

    飞雪听话的被洛夕投喂了几颗樱桃,洛夕笑着看她吃完,问:“甜不甜?”

    飞雪连连点头:“好甜啊!这里的樱桃都这么甜吗?”

    洛夕将飞雪没吃完的几颗吃了,说:“嗯,这边的樱桃都很甜,不过这串最甜,我尝过的。”

    三组人热火朝天的在樱桃园中摘着樱桃,马斐那组也租了梯子,现在是安晓曼站在梯子上摘,马斐在下面来回游荡,时而能听到安晓曼吼马斐给她护梯子的声音,马斐笑嘻嘻的和她逗几句嘴,两人一看就是欢喜冤家。

    刘辰组的资金不足,只能用园子里提供的免费工具,长长的竹竿,前面带了一个环,将树枝勾下来,然后再摘,特别累人,一上午他们就都听到费琳玲的叫累声还有刘辰对于树上落下东西砸到自己的抱怨声,但是两人配合倒是挺好,时间快结束时,两人已经摘了两筐樱桃了。

    洛夕摘了三筐樱桃,看到飞雪对摘樱桃的向往,走下梯子,扶着她上去,不让她到最上面,只许她站在自己手能扶到的地方摘,即使这样,从没有摘过樱桃的飞雪也觉得很新奇,她在树枝间寻找着,嘴里不停的说:“红的,大的,大的,红的,甜的……”

    时间眼看就要结束,马斐和、刘辰那边都开始加速,和他们的差距也渐渐缩小,洛夕也不催飞雪,就那么手在后面护着她,随她在树上仔细的找寻着樱桃。

    刘子东看到放在自己面前的几大筐樱桃,不由得感叹,人的环境适应性还真的蛮强的,这些在家恐怕酱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人,终于在生活的压迫下也学会做农活了。

    飞雪给洛夕揉着胳膊,不摘不知道,摘了一会儿,她就知道樱桃真的很难摘,手举一会儿就会累,而且樱桃树上还有刺刺的小毛毛会到处飞,飞到人的脸上身上特别不舒服,她盯着洛夕的脸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看到他时不时的挠一下鼻子旁边,她拉下他的手,踮脚看到在洛夕鼻子旁边刚好有那个毛毛,她将它拿下来,笑着说:“好了,这下就不痒了!”

    洛夕也笑着看她,手拖着她的腰,微微弯腰专注的看着她的脸,也将她脸上沾到的毛毛摘掉,有些心疼的说:“脸蛋晒红了。”

    “这个环节三组队伍都完成的都差不多,但是刚刚经过称重,马斐组重量最重,所以马斐组获得这个环节的奖励,奖励现金500元……”

    飞雪有些可惜的摇摇头,对洛夕说:“哎,刚刚不应该那么挑的,这样我们说不定还是第一,还能拿到500元奖励。”

    洛夕揽着她的肩膀,笑话她:“小财迷。”

    刘辰组继续垫底,到这个时候已经倒欠节目组300元,还要将大家摘下来的樱桃推到集市上,飞雪同情的看着刘辰歪歪扭扭推着独轮车的背影,感叹的摇摇头:“好惨……”

    洛夕几人没有樱桃的牵绊,只用步行到集市就行了,因为他们的第四个环节就是卖樱桃,卖的最快而且钱最多的将获胜,最后这两天赚的钱,除去花用,哪组剩余最多,将获得本次游戏的最终获胜者,据说会有神秘大礼。

    听到剩余最多的获胜,飞雪惊了一下,转头看着洛夕,小声说:“我们现在只剩下1000元了,不知道马斐哥他们剩多少钱。”

    洛夕也有些无语的挑挑眉,怎么是看剩下的钱呢!真是不公平,应该看赚到多少钱啊!

    洛夕拉着飞雪顶着大太阳走在前往集市的路上,洛夕一边走一边叹气:“这两天可真是晒够了!你脸都晒红了。”

    飞雪眯着眼睛侧头看他:“你还挺好的,咱两抹的一样的防晒霜啊,为什么呢?”

    洛夕凑近她的脸,摸了摸,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我比你脸皮厚。”

    飞雪噗嗤笑了,挽住他的胳膊,小手摸了摸他肚子:“饿不饿?”

    洛夕顺势握住她的手:“不饿,你饿了吧,早上让你多吃点,你不吃,忍一忍,一会儿到集市上给你买好吃的。”

    飞雪摇摇头:“我不饿,我可耐饿了,你一会儿到集市上也不许乱吃!”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来到集市,小镇的集市比他们想象中热闹,马斐和安晓曼拿到了奖励,热情高涨,两人随便买了两个饼,将就的对付了一下,就摆开筐子开始做生意。

    飞雪心里也有些着急,但是想到洛夕,就耐下性子,找到一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饭店,和洛夕解决了午饭。

    来到节目组给他们找到的摊位时,马斐那边已经卖掉了半筐,就连刘辰也卖掉了不少樱桃。

    洛夕找了两块石头,放好,让飞雪坐上去,然后拿起节目组提供的硬纸板准备写价格,飞雪拉住他:“我们得算下成本啊。”

    洛夕愣了下,他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好吗,看到刘辰和马斐都卖10元一斤,要是算成本,自己不是没法儿卖了?

    飞雪摇摇头:“我觉得没这么简单,节目组特奸诈,我上次参加这个节目,他让我们去挖藕,也是说谁买的钱多还快就算赢,然后另一组就把价格定的特别低,最后节目组先算成本,然后抵扣,特别不厚道,所以我觉得咱们应该大概算个成本出来,然后看看别人家的樱桃都卖多少钱,再定价格。”

    洛夕听到最后算成本抵扣时,整个人都石化了,节目组还真阴险!两人分头去晃了一圈,看到市场上其他樱桃都卖12元到15元一斤,飞雪想了想,从旁边一个菜摊很容易就借到一个小篓子,对洛夕说:“你别写价格了,我把大的红的挑出来,咱们卖15,小的不是很红的咱们和他们买一个价10块钱一斤,中间剩下的,咱们就说12好了。”

    洛夕惊叹的看着自己媳妇儿,不由得伸出大拇指,赞叹:“太棒了!太聪明了!”

    说着两人就开始行动,洛夕一边行动还一边哼着歌,摄影师奇怪的凑过去,就听到洛夕哼着不知名的曲子,但是歌词只有一句“我媳妇真聪明!我家小雪儿真聪明!”无限循环……

    摄影师突然觉得自己以后再也不想和这两个一起录节目了,这两天他简直被暴击到已经只有躯体在工作,灵魂?灵魂已死,有事烧纸。

    很快就分出来了三个等级,飞雪看看四周,红着脸对洛夕说:“我要不要吆喝吆喝?”

    洛夕皱了下眉,看到别的摊子前都是挂个喇叭不停的叫卖,自己这边安安静静的确实没什么竞争力,他拉飞雪坐下,自己清清嗓子,硬着头皮学旁边的菜摊的叫喊:“樱桃、樱桃。便宜卖了!”

    飞雪一呆,哈哈笑了起来,洛夕俊帅的脸上也浮现一抹红,但是却没停下来,飞雪看着认真卖东西的洛夕,靠过去,这两天,这个少爷真的受罪不少,但是却从没有抱怨过,还一直都想着自己,她看了看周围,也跟着一起喊起来,爽朗的男声,软糯的女声,交织出一种特别好听的感觉。

    樱桃慢慢在减少,就剩最后半筐的时候,飞雪看了看其他两组,进程都差不多,她将东西全部集中在一起,拿着洛夕丢在地上的硬纸板,写上8元一斤,两人的嗓子都已经哑了,板子往前一放,两人就再也不想喊了。

    这时,摄制组一个工作人员走过来,拍了拍洛夕,示意洛夕跟着他们过去下,飞雪奇怪的看着他们的举动,却被告知只能洛夕一个人去,洛夕有些不放心飞雪,但是又没有办法拒绝摄制组的要求,只好对飞雪交代了一大堆不要离开,不要随便乱跑,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一旁跟拍飞雪的摄影师无奈的翻个白眼,难道大洛当自己是空气吗?

    过了十几分钟,洛夕回来了,面色平静,没多久,飞雪也被叫走了,洛夕拉拉她的手,轻声说:“采访。”

    飞雪跟着摄制组走到录制车里,就看到宋林坐在里面,前面架着一个摄像机,宋林让她坐在座位上,开始问:“这个周末你觉得怎么样?”

    飞雪对着镜头微笑着:“挺有意思的,不过也挺累的。”

    “这两天给你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么?”

    “挺多的,比如第一次当大厨,跟着洛夕去健身房挣钱,摘樱桃、卖樱桃,我觉得都挺值得回忆的,不过印象最深的话,应该是洛夕的眼神吧,就是昨天早上我从后厨忙完出来,他看我的眼神,让我印象特别深……其实我真没觉得昨天上午有多辛苦,是挺累,但是看到自己的努力能让两个人吃上午饭,其实心里特别满足,但是他当时看我的眼神就是那种带着愧疚还有心疼,我突然就觉得心里特别甜。”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肯定彼此相互都是付出的,然后你的付出有人去珍惜,我觉得就特别满足。”

    “你有没有觉得洛夕在昨天上午表现的比较……没用?”

    飞雪听到最后两个字,眉头一皱,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一直软软的声音带着气愤:“没用?你们不觉得这样说太过分了吗?他没用我们昨天住宿的钱是谁赚的?健身教练很累的,他一做就做了5个小时没有休息!那个健身中心根本就没有一直做5个小时不休息的教练啊!你们……”她觉得心里很心塞,在她心中洛夕一直都是超级有能力,特别有担当的一个男人,现在自己的男人被别人这么说,她小脸紧绷,气愤的丢下一句话:“洛夕才不会没用!”

    宋林被飞雪突然激动的情绪弄得有些懵,上次和这次的录制,飞雪给他的感觉一直都是温柔安静的,突然这么尖锐他真的没有想到。

    飞雪说完也不等下面有没有什么问题了,扯掉身上的麦,气冲冲的下了车,宋林一愣,赶紧追上去道歉,飞雪撇了他一眼,冷冷的说:“人面对环境都要有个适应,突然身无分文的去想办法解决温饱问题,我觉得没有人会比洛夕做的更好!”

    洛夕看着从刚刚接受完采访就一直生闷气的飞雪,拉了拉她的手,柔声问:“怎么了?累了?”

    飞雪看着洛夕明显疲惫的脸庞,想到刚刚宋林的话,鼻子一算,觉得眼睛有些热,她替他委屈,洛夕和自己不一样,身上没有一分钱是什么感觉,她体验过,但是洛夕没有,正因为如此,她更明白这两天洛夕参加这个节目付出了多大努力,厚着脸皮打零工,给人洗碗,还要在市场上叫卖……

    她越想越委屈,最后低下头,吸了吸鼻子,摇摇头:“没事儿。”

    洛夕赶紧转身把她抱到怀里,轻声问:“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了?”看到飞雪一直低着头,他伸手一抹,感觉到她脸上的眼泪,心里更加担心,不停的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哄着:“好了,好了,老公在这呢,不哭了啊,乖。”

    他一边哄着,一边询问的看着跟拍飞雪的摄影师,摄影师有些头疼,刚刚那个问题是因为洛夕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一开始觉得自己特没用,尤其是看到她那么辛苦,更加觉得自己没用,所以宋林编导才问的,却没想到戳了马蜂窝。

    飞雪偎在洛夕怀里,擦干眼泪,小声说:“想回家。”

    洛夕亲了亲她的发顶,轻声说:“好,咱们一会儿结束就回家。”

    当再次集合时,刘子东已经听说了刚刚发生的一切,看着眼眶有些红的飞雪,和一脸担心的洛夕,也没再像以往一样寒暄太多,飞快的公布了这两天游戏的优胜者,“……洛夕组最后还剩下1402元,是我们本期活动的优胜者,下面送上我们的神秘大礼。”

    两个工作人员给他们送上一个盒子,洛夕笑着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对儿水晶娃娃,男娃娃正在亲女娃娃的脸。

    刘子东笑着说:“让大洛给我们演示下。”众人起哄,洛夕笑着将娃娃放到飞雪手里,弯腰在她脸颊上亲了亲,在她耳边轻声说:“回去放咱家书架上好不好?”

    飞雪看着这对儿憨态可掬的娃娃,脸上不由也挂着一抹笑,看到她笑了,洛夕松了口气,节目结束后,洛夕笑着对大家说:“今天晚饭我和小雪请客,都已经订好了,还请大家赏光。”说完看着也同样辛苦了两天的工作人员,笑着补充:“所有人啊!刘导,你一会儿点下人,别少谁!”

    刘子东心里感叹洛夕是这期嘉宾中年龄最小的,可是这两天的表现,不论是完成任务还是现在,都表现出超高的情商,难怪年级轻轻,身上代言一堆。

    已经了解到事情来龙去脉的洛夕,将缘由给飞雪讲清楚之后,拉着飞雪找到宋林,宋林正在对这两天的录制做最后检查,看到两人过来,有些疑惑,飞雪走上前,对着宋林鞠了一躬:“宋编导,对不起,我刚刚态度不太好,向你道歉。”

    宋林一愣,他做节目时间久了,各种嘉宾都见过,飞雪刚刚的小脾气根本不算什么,后来他自己想想,也是自己问的有问题,如果他将问题换成“洛夕刚刚说他觉得自己挺没用的”可能结果会好些。

    “没关系没关系,我能理解,要是谁说我喜欢的人不好,我也特生气,所以你的反应很正常。”宋林摆摆手。

    洛夕将飞雪揽回怀里,笑着说:“小雪一向都很好说话的,所以刚刚的事情,宋老师一定要谅解。”

    宋林对着这两人笑了:“我真没生气,你们两个是我录制过程中最好协调的嘉宾了,真的!”

    洛夕看到宋林真的没往心里去,再次发出邀请之后,就带着飞雪走了,看着她还有些微沉的小脸,洛夕心中一半甜蜜一边心疼,坐上陈瑶来接他们的车,就将人搂进怀里,亲了亲她的眼睛,柔声说:“开心点好不好?你看我们两个人什么的都没有,最后不仅自己吃饱喝好,还赚了那么多钱,这么棒,所以笑一笑,嗯?”

    飞雪将头埋进他的胸前,闷闷的说:“你以后不许再说你没用!”

    洛夕下巴在她发顶蹭了蹭,认真的回答:“好!”

    从湘城回来,飞雪就进入了考试前的冲刺时间,洛夕每天的时间也被训练和上课安排的满满的,两人录制这期综艺节目大概在三周后播出,这段时间飞雪除了认真学习,还陪洛夕去参加了两个广告的拍摄。

    在节目播出前两天,晚上已经洗完澡正在做习题的飞雪突然接到了陈瑶的电话,“飞雪,你现在收拾收拾,王成去接你,带上你的港澳通行证,咱们去台岛见梁京大师。”电话刚一接通,就听到陈瑶急切的声音,旁边还有一个温和的男声在劝她不要着急。

    飞雪有些反应不过来:“现在?台岛?”

    “对,你现在是在哪里?月和?”陈瑶声音慢慢平静下来:“《混世魔王》我已经和制片方沟通好了,想定你做女一号,但是梁京大师曾经说过,几个主要演员他都要亲自过目,明天下午梁京大师就要去美国了,所以他助理刚刚打电话过来说明天上午梁京大师会在家,咱们现在坐最后一班航班去台岛,明天早上去见他。”

    洛夕训练还没回来,飞雪挂了电话,在屋子里转了两圈,才理清思路,一边打电话给洛夕,一边开始简单的收拾东西。

    洛夕正在篮球馆做力量训练,听见手机响,抱歉的向助教和陪练打了个招呼,就跑过去接电话,看到是飞雪的电话,他满是汗水的脸上挂着笑:“乖,我还得过会儿才能回家呢……啊?现在?我和你一起去!不行,这么晚,我陪你,你等我,我去和教练说下!”挂了电话,洛夕脸上有些不高兴,他磨磨蹭蹭走到岳华辉那里有些心虚的说了自己想请假,岳华辉看了他一眼,斩钉截铁的说出两个字:“不行!”

    说完也不顾洛夕哀怨的眼神,接着说:“这两天,亚锦赛国家队名单就要出来了,你还打算去哪儿?好好训练!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成绩下降了,别人会说你一谈恋爱成绩就下降,你觉得好听?”

    洛夕垂下头,握了握拳,抬头说:“我明白了,谢谢岳教练。”

    他拿着手机,有些失落的给飞雪打了电话:“雪儿,我不能陪你去了……那你路上要小心,到了给我打电话。”

    飞雪挂了电话,心中有些失落,不是因为洛夕不能陪她去,其实一开始她就不想洛夕陪她去,亚锦赛集训快开始了,而且上次回洛家,她无意听到洛修永对洛夕说m国的选秀时间已经定下,就在两个月后,这两件事不管哪件都是事关洛夕事业发展的大事,她不想让自己的事情牵绊他,但是不能在走之前给他一个拥抱,她心里有些空。

    飞机在台岛机场降落,刚走出机场,就感受到热带海岛的气息,因为走得急,这次和飞雪一起来台岛的除了陈瑶只有王成跟随。

    陈瑶坐在沙发上有些担心的问飞雪:“《混世魔王》这本书你看了吗?”

    飞雪点点头:“看了一遍,因为要备考,所以没有细看。但是洛夕看过,所以他和我聊过。”

    陈瑶微微摇了下头,从包里拿出一个u盘递给她:“这个是我搜集的关于《混世魔王》的一些资料,还有女主角筱珊的一些性格分析,你今天晚上了解下,万一梁京大师明天看到你,问这些问题,你也有个准备。”

    飞雪接过u盘,插到电脑上,打开文件夹看了起来,正看得入神,放在手边的手机响了,她突然想到到酒店之后还没有给洛夕打电话,赶忙接起来,果然听到了洛夕担心的声音:“到酒店了吗?怎么这么久?路上遇到什么事儿了?”

    飞雪将视线从电脑上移开,柔声说:“到了,已经到了一会儿了,我在补习明天见梁京大师的资料,所以忘记给你打电话了。”最后一句,飞雪说的有些小声,有些心虚。

    洛夕听出她的抱歉,笑了声:“到了就好,走的时候都没能抱抱你……”

    飞雪看着酒店外面闪烁的霓虹灯,笑的温柔,将手机拿到唇边“啵”了一下,又重新放回耳边,轻轻的说:“听到了吗?”

    洛夕笑着叹口气:“收到了,回来补上……”

    两人讲了一会儿电话,飞雪看着电脑上的东西,有些不舍得说:“我不和你说了,还要继续看资料呢。”

    洛夕低声“嗯”了一声,温柔的声音传来:“别看太晚,早点休息,明天一定会顺利的!”

    第二天,飞雪就在陈瑶的带领下来到梁京的住处,梁京虽然被人成为大师,但是其实也不过50多岁,《混世魔王》是他20多年前的作品,讲述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裴小圆,从小被一个躲避武林仇家的世外高人收养,练就一身看不出宗源的武功,在他18岁那年,他师父终于让他前去中原,走的时候交代给他三件事,让他查清即回,带着武林的懵懂和向往,裴小圆孤身前行,却阴差阳错的卷入了武林阴谋,一路走来,凭着他奇奇怪怪的武功和混不吝的性格,结识了丐帮小公主江筱珊、少林掌门的关门弟子慧真还有一个从小就在山上长大的狼孩阿郎,四个人一起闯荡江湖,将武林闹得天翻地覆,最终粉碎了武林败类的阴谋,让武林重新恢复平静的一个故事。

    陈瑶为戚飞雪争取的角色就是这四个人中的丐帮小公主江筱珊,这是唯一一个贯穿整个剧情的女性角色,长相漂亮,性格温柔,灵动慧黠,她与裴小圆相互喜欢,但是却并没有表白,是一种像是恋人却又是战友的关系。

    《混世魔王》一共三部,此次电视剧改编的是第一部,但是如果成绩好的话,后面两部一定是要续拍的,所以陈瑶很看重这个机会。

    梁京的家住在台岛著名的富人区,丁公山别墅,戚飞雪和陈瑶到达梁京家的别墅外面时,梁京的助理已经等在门外了,看到他们,客气的带他们穿过种着火红的凤凰木的庭院,来到别墅后面的一个小花园,梁京正站在院里喂一只色彩斑斓的金刚鹦鹉,察觉到有人靠近,鹦鹉扇着翅膀开始叫:“有人来啦,有人来啦……”

    陈瑶以为惊动了梁京,看到他转身,就准备道歉,却不想,梁京盯着飞雪看了会儿,指着她说:“江筱珊?”说着目光转向站在一旁的助理,问:“你昨天说的是她吗?”

    助理立刻点头:“是她,戚飞雪。”

    梁京脸上带着笑,点点头:“挺漂亮的小姑娘,就是个子有点高。”

    陈瑶一愣,转头看着飞雪,她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飞雪脸上也有些错愕,但是很快就调整过来,看着梁京,笑着问候他:“梁京大师,你好。”

    梁京随和的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一边,带着他们走到院子中间的一个露天石台坐下,问:“小姑娘今年多大了?”

    飞雪坐的很端正,“20了。”

    很快梁京家的帮佣为他们端来茶水,梁京抿了一口,点点头:“很好的年纪啊!”

    看着飞雪脸上的笑容,梁京转身问:“丁冬个子多高?”

    助理飞快的瞥了飞雪一眼,飞雪心里其实很紧张,她明白这个丁冬应该就是裴小圆的扮演者,现在他的身高应该直接影响自己能不能接到这个角色。

    陈瑶也紧张起来,砖头看着梁京的助理。助理很恭敬的回答:“1米86左右,大概是这样。”

    梁京呵呵笑了笑,看着戚飞雪问:“看过这本书吗?”

    戚飞雪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回答:“只看了一遍。”

    “对江筱珊这个形象有印象吗?”梁京的声音依然温和。

    戚飞雪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梁京,点了点头:“小说里的女性角色少,所以江筱珊还挺突出的。”

    “哈哈哈,说的倒也没错,你觉得自己和她像吗?”梁京抿了一口茶,直视戚飞雪。

    戚飞雪与梁京的目光相对之后,微微垂下睫毛,笑着回答:“除了还算温柔,别的都不像。江筱珊灵动慧黠,我没有,我本人因为话少所以有点闷,所以如果真的说起来,我和江筱珊相似的地方并不多。”

    梁京笑着摇头:“你太谦虚了,最起码还有一个地方你和江筱珊挺像的,你们长相都挺漂亮的。”

    飞雪笑着的对他的夸奖说了谢谢,梁京没继续问角色上的问题,而是开始和他们像好朋友一样聊天,飞雪时而会接句话,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安安静静的听梁京他们的谈论,梁京懂得很多,涉猎也很多,他会对院中的一束花都讲上半天,飞雪一直很认真的听着,她觉得自己懂得东西很少,这个时候就应该多从别人的交谈中多学点东西。

    梁京一边聊天,一边观察飞雪,确实是个很安静的女孩子,除了问她问题,别的时间她一直很认真的听他们说话,不管自己说天说地说花说草,她都很认真的随着自己的指点看过去,是个很好的倾听者。

    很快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梁京让自己的助理到自己的书房给戚飞雪拿了一套首版印刷的《混世魔王》,递给她的时候说:“送给你的礼物,你来的时候给我带了大陆的礼物,这是我的回礼。”

    戚飞雪很恭敬的收下,真诚的道谢,离开梁家时,陈瑶悄悄向梁京助理打听梁京的意思,但是助理摇摇头:“看不出来,应该不讨厌戚小姐,可是别的就感觉不到了。”

    陈瑶沉思了下,和他告别后,带着飞雪回到酒店,看到飞雪手里的书,陈瑶觉得有些可惜但是还是安慰她:“飞雪,没关系,咱们回去再找找别的剧,其实现在资源不少,但是我是觉得《混世魔王》和《紫藤花》的制作投资团队是最顶尖的,可惜……”

    飞雪心里也有些失望,她当时看小说时,挺喜欢江筱珊的,这个女孩子的性格很纯美和灵动,但是却也爱憎分明,带着江湖儿女的豪气,其实她挺想试一试的,但是却没想到今天和梁京大师的会面看起来好像并不怎么成功,她微微叹口气。

章节目录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