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机场,从国际航站送走冯静和她的一帮姐妹们,洛夕揽着飞雪带着元明、陈瑶一行人晃晃悠悠的走进了国内航站候机室的vip,和前几次出现在机场不一样,很多游客都认出了飞雪,一路上不停地有人在小声喊:“是飞雪,是戚飞雪……”

    洛夕笑着看着不停推墨镜的飞雪,好笑的说:“再推也没用,你现在出门也能被人认出来了!”

    等飞机降落在湘城机场时,刚走出通道,就发现机场围了一堆人,陈瑶有些奇怪,难道今天还有哪个明星来?也是参加《周末怎么过》录制的明星吗?

    她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刘子东问下情况,就听到走在前面的小柯叫了一声,她皱眉看过去,看到小柯激动地指着那堆人对她们喊:“是飞雪,接飞雪的。”

    陈瑶将手机收起来,几步走到前面,看清人群中的led屏上的名字,有些疑惑:“他们怎么知道你的行程?”

    飞雪眼睛斜看着洛夕,洛夕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昨天晚上我在微博上说了这周末要带媳妇儿来湘城。”

    陈瑶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也就是大洛敢这样暴露行程,换了别人,分分钟取消录制资格。她看了看飞雪今天的穿着,肉粉色的真丝上衣配着白色的阔腿裙裤,头发披下,自然发卷垂在背后,看起来很甜美,这套服装是蒂娜为飞雪搭配的,这次节目工作室也专门跟过来一个人,服装飞雪在节目中的服装搭配。

    陈瑶走过去对飞雪说:“过去打个招呼吧,和粉丝搞好关系。”

    戚飞雪摘下墨镜点点头,看了眼洛夕,陈瑶立刻说:“洛夕要一起吗?”

    “不要!”

    “要!”

    两人同时开口,洛夕转头委屈的看着飞雪:“为什么不要我一起过去?”

    飞雪看着他:“人家都不是接你的。”

    洛夕一脸受伤的样子:“你嫌弃我!不行!我非得和你一起过去!”说完有些气不过的狠狠一勾将飞雪勾进怀里,拉着脸带着飞雪就往那边走过去。

    陈瑶无奈的摇摇头,立刻跟上,元明也一起过去,还没走近,就听见那边传来欢呼声“飞雪!”“飞雪!大洛!”“大洛也来了!”“好美!好漂亮!”

    洛夕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低头在飞雪耳边不服气的说:“你看!明明也是接我的!”

    飞雪抿住笑,侧头看了他一眼,看到他一脸傲娇的看着自己,握住他的手拉了拉,洛夕哼了一声,带着飞雪笑着走过去。

    “飞雪飞雪,你们是来录制《周末怎么过》的吗?”

    “能合影吗?我是拍立得,合影之后可以给我签名吗?”

    “飞雪你为什么不开微博啊,不想看大洛秀恩爱!”

    “飞雪,我们好喜欢你的,你不要退圈好不好?”

    “大洛,大洛你能不能离远点,照到你就照不到我们了……”

    两人刚靠近,就被人群哗啦一下围上了,飞雪一直笑着满足他们合影、签名的要求,在和几个姑娘合影时,一个姑娘爽直的话,让飞雪忍不住噗的一下笑出来了。

    被嫌弃的洛夕闷闷的看了一眼眉开眼笑的飞雪,有些忿忿的捏了下她的后颈,看着她瑟缩了下,满意的退出了姑娘们的包围圈,走到她们前面,从那个耿直的姑娘手里拿过相机:“你过去,我给你们拍。”

    那姑娘愣了下,眉飞色舞的丢下一句谢谢便欢快的奔向了大部队,洛夕看着站在人群中笑颜如花的飞雪,默默的叹口气,现在就已经被嫌弃了,以后该怎么办?

    告别粉丝之后,被众人喜欢的喜悦包围的飞雪凑在陈沫旁边看刚刚的照片,一点也没注意洛夕郁闷的神色,洛夕看着将自己丢在一边的飞雪,突然有种被冷落的萧瑟感。

    坐上节目组派来的车,洛夕沉着脸坐到最后,一言不发,谁也不搭理。飞雪看到车上还坐着节目组的编导,便也没管他,认真的听编导讲这次节目录制的一些事项。看到飞雪不理自己,自顾自的和编导说起话,洛夕心里更酸楚了,他闭着眼睛,假装小憩,却在座位后,故意大动静的翻来覆去。飞雪看着他别扭的样子,心里好笑,却没过去。

    这期《周末怎么过》是一个情侣专期,除了他们两个人,还有另外两对圈内的夫妻和情侣,一对儿是歌手马斐和他的妻子安晓曼,两人据说是大学同学,爱情长跑十一年,去年终于修成正果;还有一对儿是当红小生刘辰和女友费玲琳,两人是被八卦杂志拍到同回刘辰公寓才公开的恋情。

    飞雪听着人员介绍,看了眼陈沫,看到陈沫已经打开手机录音机,便转头继续听编导说节目安排。这种真人秀是不会提前给嘉宾剧透任务还有明天的安排的,只会说大概时间,比如早上几点开始,中午会不会休息,明天什么可以带,或者什么都不许带,带了也会没收,最后会根据任务提醒嘉宾穿什么样的衣服,什么的鞋子,需不需要准备防晒物品等等,说完这些,也到了他们下榻的酒店,和节目编导告别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进了各自的房间。

    因为是情侣专期,所以节目组给三对嘉宾订的都是套房,具体怎么住,就看他们个人了。陈瑶看着走在前面拉着脸谁都不理的洛夕,看了眼飞雪,发现飞雪看着洛夕的背影,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陈瑶笑了下:“我们先把东西放好,一会儿去找你们两个,说说节目情况。”

    飞雪明白这是给她时间,让她去哄哄生气的洛夕,笑着答应后,走进房间,转身将门关好。

    洛夕拉着脸坐在沙发上,长腿翘起,看到飞雪进来,眼皮子抬了下,又目视前方不理她。飞雪看着这个浑身写满了“我不高兴,快来哄我”的大男生,心里憋着笑,慢慢走过去,轻声问:“生气啦?”

    洛夕的眼睛闪了闪,鼻孔发出一声傲娇的“哼”,飞雪唇角噙着笑,在他身边坐下,倾身向前直视他:“为什么生气啊?”

    洛夕更加气闷了,自己都生气半天了,她现在才来哄自己不说,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这么想一想,心中更加不愉快了,真不想和她说话!可是下一秒,唇上传来一阵柔柔的触感,飞雪的小脸蹭在自己的脸上,两唇相接,他甚至能看到她眼中笑的光芒。

    顶住!洛夕!你要坐怀不乱,然而理智没有跑赢本能,洛夕一把将她压在沙发上,含住她的唇就是一阵□□,直到她气喘吁吁,才放过她。

    小姑娘柔顺的趴在他怀里,摸着他的脸,声音软软:“还生气吗?”

    洛夕黑眸沉沉的看着她,抿了抿唇,干巴巴的说:“生气!”

    飞雪拍了拍他的胸口,想从他怀里坐起来,洛夕紧紧箍着她不让动,飞雪轻声笑了,洛夕晃了晃她,闷闷的问:“我生气你还笑!哄我哄的这么没诚意!”

    飞雪撑起身子,俯视他,轻笑说:“我高兴啊。”看到洛夕脸色又沉了下来,飞快的在他唇上亲了下,重新趴在他怀里,柔声说:“我男朋友多好啊,今天那些粉丝回去就要说,飞雪的男友真的太体贴了,帮我们拍照,我们不理他,他也特别体贴的等在一旁,和飞雪在一起好温柔啊,还特帅……想想这些评价我就开心。”

    洛夕慢慢脸上挂上笑,怎么也掩盖不住,他看着在他胸前晃来晃去的小脑袋,低低的问:“你男朋友居然这么好?”

    飞雪抬起脸,认真的点头:“世间第一好!”

    洛夕再也忍不住了,笑着搂她坐起来,捏了捏她的鼻子,鼻尖蹭了蹭她的鼻子:“让我尝尝小嘴儿是不是抹了蜜……”

    陈瑶拿着流程单出现在洛夕他们房间时,就看到两人在电脑前不知道看什么,笑个不停,陈沫坐在一旁,拿着手机,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敲击着,她走过去就看到陈沫正在微博下面发评论,看到陈瑶,她把手机伸过去:“我上传了飞雪的接机图,大家都在说飞雪真人很漂亮,我还发现了一个飞雪粉丝后援会的微博,正在和博主私聊。”

    陈瑶接过手机,看了眼,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对陈沫说:“好像有几个飞雪的贴吧,你注册成立一个,然后加强管理,那些粉丝成立的你去找他们的吧主聊下,能并进来就并进来,不想并进来的就算了,但是要保证咱们的权威性。”

    陈沫点点头,拿回手机,低头一边操作一边说:“好的,陈姐。”

    等元明也过来之后,陈瑶将流程单念了一遍,然后看着飞雪两人:“本来节目组还想从你们早上起来录起,但是被其他两对拒绝了,所以明天早上你们直接到酒店后面的花园那里开始接受你们的任务,我打听了,但是什么都没打听出来。”

    元明也点点头:“我和刘子东通电话了,这个老狐狸一问三不知,也是狡猾的不行!”

    洛夕心不在焉的听他们说这话,手一会儿摸摸飞雪的头发,一会儿捏捏飞雪的耳朵,元明实在是有点看不下去了,站起来说:“那就这样吧,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尽力做好就行了,反正也不指望你在这个节目圈什么粉。”

    陈瑶眉心一直没有舒展,对于洛夕而言,能来参加综艺节目就已经是最大的噱头了,元明说的有道理,洛夕的战场不在这里,只要他比赛成绩一直好,就算这档节目他什么都不做,也掉不了粉,但是飞雪不一样,真人秀这种节目,很容易吸粉,但是也很容易招黑。

    她有些担心的看了眼飞雪,不过再担心也没有办法,只好安慰自己飞雪不是第一次来,应该能应付。

    第二天,飞雪和洛夕都起来的很早,看到飞雪要去做今天录节目的造型,洛夕便打电话将早餐叫到房间里,吃过饭,两人神清气爽的走出房间,来到了节目组指定的集合地点。

    去的时候,节目组的人正在吃早餐,看到他们,一队摄制组飞快的进入工作状态,飞雪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赶忙说:“你们先吃,吃完了,我们再从那边走过来一遍都行。”

    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两口将手里的油饼塞进嘴里,从旁边拽出一张湿巾擦了擦手走过来笑着说:“手上油,就不握手了,我是这两天负责跟拍你们的编导宋林,”说着伸手在后面比划了下:“这边的十几个人都是咱们一队的,合作愉快。”

    洛夕也笑着说:“请多多关照。”

    很快其他两对嘉宾也过来了,几个人都是第一次见面,相互寒暄了之后,就正式开始节目录制。

    刘子东看着站在对面的三对嘉宾,举着喇叭说:“今天参加我们节目的都是情侣档,还有一对夫妻,所以节目开始之前,我想问你们几个问题。”

    马斐立刻对身边的刘辰说:“看他笑的一脸不怀好意,肯定不是什么好问题,拒绝!”

    刘辰也立刻跟着说:“拒绝!”

    洛夕摆摆手:“我们也拒绝!”

    刘子东被他们一噎,看着他奇怪的表情,几个人笑了起来,虽然说着拒绝,但是几人还是老老实实回答着问题。

    刘子东:“你们家谁说了算?”

    马斐立刻说:“这个问题还用问吗?当然是……”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他妻子安晓曼充满意味的眼光,还有小声的提醒:“想好再回答。”

    几个人被这一对夫妻的表现逗得笑了起来,刘子东趁势截住了马斐的话:“好了,表情说明一切,不用再说了!”

    轮到刘辰这边时,刘辰看着费玲琳,示意她回答,费玲琳中规中矩的说:“我们之间还是他说了算。”

    洛夕:“小雪说什么都是对的!”

    几人都转头看过去,就看到洛夕一脸坦然的看着镜头,手揽着戚飞雪的肩膀,认真的重复:“她做什么我都支持!”

    戚飞雪仰头看着他,眼中全是笑意,看着他说:“洛夕做什么我也支持!”

    看到这两人,刘子□□然明白了昨天晚上元明给他打电话希望能够提前得到一些消息,他拒绝之后,元明嘿嘿笑着说了一句话“好吧,希望过了明天你依然健在!”现在他突然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刚开始,这两人眼神搅缠的热乎劲,就让自己觉得他们这帮人全部是多余的!刘子东不服的扔出一个重量级问题,伸手指着洛夕他们问:“你们两个谁负责挣钱?”

    洛夕听到这个问题突然笑了:“我媳妇儿,我们家我媳妇儿负责赚钱养家!”

    戚飞雪被他的答案惊呆了,转头看着他,小声说:“难道你负责貌美如花吗?”

    洛夕“嗯”了一声,说:“我给你钱你也不要,给你东西你也不要,所以只好我要你的钱,要你的东西,要你赚钱养我了。”

    飞雪有些感动的看着他,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她和洛夕在经济上差距巨大,这个问题如果洛夕如实说他赚钱或者说他们两个人都赚钱的话,不管怎么样,都会对她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所以他几乎想都没想的就把自己放到“吃软饭”这样的一个位置,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带出后面的话,通过镜头向所有人表示自己不是看上他的钱或者其他什么。

    刘子东也很快明白过来,赶紧说:“那不好养吧,估计老费钱了!”此话一出,众人大笑。

    飞雪却认真的摇头:“洛夕生活上不是那么讲究的,他挺随和的。”

    洛夕也跟着点头:“有饭有肉就行。”

    其余两对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安晓曼直接回答是马斐赚钱,刘辰这边就比较微妙,两人回答相互的经济没有牵扯。

    刘子东问完问题之后,宣布了今天的任务:“刚刚我们工作人员已经将你们的手机、钱包、所有的卡都收走了,那么你们今天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自力更生解决自己的午饭!午饭价值最高的,成为这个任务的优胜者,优胜者在下一个节目的时候会有奖励。”

    几个人面面相觑,没钱、没卡、没手机什么都没有怎么解决午饭?“你们这里有天桥吗?”刘辰问。

    几人哄堂大笑,刘子东也笑着说:“这也算个方法,给你们一人一个手机,里面有湘城的电子地图,现在就出发吧!中午1点之前必须吃上午饭,如果1点还没有吃到午饭,任务失败!会有惩罚!”

    洛夕接过工作人员手里的地图,还有些懵,作为从小就衣食无忧的孩子,没钱是个什么概念,他还真的是第一次体验,想到未知的午饭,洛夕觉得自己有点心虚:“雪儿,我要让你饿肚子了怎么办?”

    飞雪挽住他的胳膊摇摇头:“没关系呀,反正有你陪我饿肚子嘛。”

    洛夕有些焦躁,他原本以为这次的节目就是爬爬山、做做活动什么的,没想到居然是让身无分文的他们去解决午饭,他不吃没关系,可是小雪本来就瘦,要是饿一天怎么办?他现在让元明给他们送吃的还来得及吗?

    飞雪盯着他手里的手机,问:“你能看懂地图吗?”

    洛夕回神:“能。”

    飞雪看了眼跟在身后的摄制组,对洛夕说:“咱们先出去吧,一边走一边看,说不定就找到机会了呢。”

    洛夕将手机装好,搂着飞雪走出酒店,与刚刚来的时候心情不同,他现在的心七上八下的,已经预感到他们两人饿肚子的场景了。

    今天的湘城特别热,没走多远,两人就已经是一身汗,飞雪脱下身上的外套,洛夕接过装进随身包里,看她露着白花花的胳膊,又看看大太阳,转身问宋林:“可以让助理给小雪送个防晒臂套吗?”

    宋林愣了下,点点头,不放心一直跟着的陈瑶赶紧让小柯将防晒臂套送过去,洛夕低头仔细的将臂套给飞雪带上,小声说:“别晒伤了。”

    飞雪乖乖的站在那里看他给自己带东西,软软的说:“抹防晒霜了。”

    洛夕给她整理好,拉着她的手往前走:“那也不行!”

    两人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乱晃,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宋林一行人跟的有些着急,突然飞雪停下脚步,盯着一个地方看过去。

    洛夕转身就看到她盯着一个不算很大的餐馆,以为她饿了,摸了摸她的头:“我去想想办法给你赚午饭钱。”

    飞雪回头看着她,眼睛明亮,娇俏的一笑:“不用,我有办法啦!”

    不等洛夕反应过来,飞雪就拉着洛夕走进了餐馆,因为还不到营业时间,饭店里没几个人,服务员正在打扫卫生,看到一大堆人挤进来,还扛着摄像机,服务员一惊,连忙跑到后面把老板叫出来。

    看到老板出来,飞雪走过去讲明来意,然后拍拍自己的胸脯说:“我会做饭,中午的时候,我可以帮你们做饭,”说着指了下洛夕:“他会洗碗!你不用给我们钱,只用管我们一顿午饭就行了,我们两个人的午饭。可以吗?”

    老板看着漂亮的小姑娘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有些心软想答应,可是又有些为难:“我不知道你做的怎么样啊?”

    飞雪唇角带笑:“那你可以先让我做一个菜试试呀,不行的话,没关系的。”

    洛夕也反应过来,跟着说:“对,我会洗碗,我还可以搬东西,反正费力气的活我都能做,你看我们还有摄像机,就算给你宣传了。”

    老板好像才发现他,盯着他看了半天,激动地说:“大洛,我没敢认,真的是大洛!你给我签个名,然后再合个影行不行?”

    洛夕笑着挥挥手:“这都是小意思,你看我们刚刚的提议的行吗?”

    老板很爽快的说:“行!不过你还是得试试,请多理解。”说完觉得自己的意思没表达清楚,加了句:“就算不合格,中午饭也没问题!”

    宋林在一旁说:“不可以,必须付出劳动获得的食物才行。”

    飞雪听到老板答应让她试试,一边摘臂套,一边往后厨走:“应该的,拭什么菜?”

    老板憨厚的笑着,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后厨不大,挤不下这么多人……”

    摄制组商议之后,让飞雪和一个摄影师还有洛夕走进后厨,一个一看就是大师傅的人奇怪的看着这一堆人,听老板说了来意之后,笑着说:“你们现在的节目还真有意思,那试个酸辣土豆丝吧,每天中午这道菜点单率最高,你做,我看看。”

    飞雪轻轻松了口气,转身对着洛夕小声说:“还好是土豆丝,我生怕他让我做个什么特别复杂的……”说完笑嘻嘻的对着大厨点点头,就看到一个帮厨一样的男孩儿给她拿了几个土豆过来,她接过麻利的削皮洗干净之后,拿起案板上的刀准备切菜,刚一掂刀,她的手就往下一坠,她有些尴尬的笑了下,转头看着大厨说了句:“好重!”

    大厨点点头:“嗯,刀重有力量!”

    洛夕皱眉走过去,从她手里接过刀,确实挺重,他有些担心,还没说话,飞雪就从他手里拿过刀,对着他眨了下眼,“梆梆梆”的开始切菜,大厨看了会儿,笑着问洛夕:“在家常做吧?”

    洛夕从刚刚就担心的看着飞雪,生怕她用刀不习惯不小心伤到自己。听到大厨的话,轻轻点点头,摄影师扛着机器走过去,就发现飞雪刀下的土豆已经变成了薄薄的土豆片,趁着飞雪将薄片摆好准备切丝的时候,摄影师拿起一片在镜头前晃了晃,可以透过薄片看到人影,大厨笑着说:“刀工不错,很快还很均匀。”

    不一会飞雪就将切好的土豆丝泡进水里,转身在锅里倒了些水,等水烧滚之后,将土豆丝倒进锅里,绰了两下之后,用笊篱捞出来,在凉水下面冲了大概有一分钟左右,才在油锅倒油,摄影师有些奇怪,就在一旁问:“为什么要先过水?”

    飞雪一边观察油锅,一边说:“为了容易熟,这样做炒起来大火爆炒两下,就可以吃了,然后口感也很好,土豆丝不能炒太久,到时候会不太好。”

    后面的工序飞雪继续是一气呵成,唯一失误的就是在爆炒翻锅的时候,油锅太重,飞雪没翻起来,还是一旁的大师傅握住她的手带了两下,才完成了这个步骤,菜一出锅,大厨就对老板说:“不错!应该会做。”

    飞雪笑着夹了一筷子土豆丝喂到洛夕嘴里,问:“好吃不好吃?”

    洛夕心里有些酸,平时她在家做饭自己看着她忙碌的样子,只觉得满心甜蜜,但是今天将这个作为一种谋生的手段,他心里觉得自己特别难受,“好吃。”看着眼前笑意盈盈的小脸,洛夕拉着她的手轻轻揉着,刚刚那个大厨对摄影师说飞雪没用惯这么重的刀,估计一中午饭做下来,手腕就会酸痛的话他听在耳朵里,心中越发难过,“咱们找的别的吧,我不想你在这里。”洛夕轻声说。

    飞雪一愣,看到他眼里浓浓的忧愁,摇摇头:“不用啦,我觉得蛮有意思的!你不是也要给他们洗碗嘛,你慢慢洗,千万别急,不过就算摔破了也没问题,大不了我多做几盘菜好了。”说着转头看了下院子里洗碗的地方,看到那矮矮的小凳子,她眉头皱起,抬头看着洛夕说:“那边的凳子太矮了,你坐一会就起来走走,别一直窝着……”

    洛夕心里更加酸涩,有些听不下去,拉着她的手就将她拽进怀里,在她发顶蹭了蹭,柔声说:“好,我知道了。你也是,坚持不了就停下来……”

    老板带着飞雪将厨房存放东西的地方熟悉了一下,就已经慢慢有人来吃午饭了,飞雪穿上围裙,将头发收进帽子里,戴着口罩开始工作。这家店是这片一家有十多年历史的老店了,来吃午饭的客人络绎不绝,飞雪的工作也越来越忙,她站在炉火前,不停的重复着切菜、翻炒、掂锅的动作,随着菜单报的越来越密集,整个后厨已经是热火朝天,她额头上汗珠从帽檐慢慢流出来,也没有时间去擦拭,只能顺手用袖子将汗水抹掉,然后继续切菜、翻炒、掂锅……

    洛夕坐在院中的小板凳上,有些笨拙但却仔细的洗着碗盘,偶尔还被老板叫出去卸点蔬菜、饮料什么的,每次送东西进后厨,洛夕看到那个瘦瘦的身影费劲的掂锅时,心里都会酸上一分,一开始他想过去帮忙,但是没掌握好力度,差点将菜掂出来,他就再也不敢过去帮倒忙了。

    摄影师蹲在地上看着沉默洗碗的大男生,问:“飞雪平时在家做饭多吗?”

    洛夕手下动作不停,闷闷的回答:“多,只要在家基本都是她做饭。”

    摄影师看到他时不时的看向后厨方向,问:“你担心她?”

    洛夕沉默了一会儿低低的“嗯”了一声:“家里的厨具没有这么重,而且劳动强度也不会这么大,我怕她会伤到胳膊和手腕……我觉得我有些没用,让她这么辛苦。”

    跟拍飞雪的摄影师趁着这会儿稍微闲一些,也在问飞雪同样的问题:“会觉得辛苦吗?”

    飞雪趁空将有些乱的案台收拾干净,转头看了眼摄影师,笑着说:“有些累,但是辛苦算不上。”

    摄影师继续问:“洛夕平时在家干家务吗?”

    飞雪正在擦灶台的手停了下,摇了摇头:“不怎么做,其实他挺有心去做的,但是都做不好。”说完自己先笑起来。

    摄影师也笑了:“你觉得他可以胜任洗碗的工作吗?”

    飞雪点点头:“绝对没问题,除了速度慢,他可以洗的很完美。”

    摄影师还想继续问,但是新的菜单报进来,刚刚有些安静的后厨重新忙碌起来,眼看时间就要到1点,而飞雪这边还忙个不停,摄影师不得不提醒洛夕他们的时间要到了。

    洛夕走进后厨看到飞雪正在费力的单手举锅往外出盘,他走过去握住飞雪的手,借给她力量,飞雪对着他甜甜一笑,将盘子摆好,通知服务员端盘出去。

    洛夕一直皱着眉头,轻轻用手抹去她鬓边、额头上的汗,眼里全是自责和疼惜。飞雪看了下墙上的挂钟,对洛夕说:“我们出去和老板说吧。”

    洛夕点点头,拉着她走出去找老板说明情况,老板对飞雪的表现很满意,很爽快的就同意了他们的要求,给他们两人安排了四菜一汤,飞雪有些犹豫,和老板商量可以不可以用一道菜换两样可以带走的点心。

    老板愣了下,但是很大方的表示这都不是事,菜不用换,点心白送。飞雪开心的连声感谢老板。

    坐下后,洛夕就拉着飞雪的右手腕轻轻给她揉按着,飞雪看到一直沉默的洛夕,凑过去看着他,洛夕看到她漂亮的大眼睛里全是担心,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脸。

    飞雪才想起来,自己早上还是化着妆录节目的,她赶紧小声问:“我脸是不是花了?”

    洛夕盯着她看了半天,目光从她精致的五官上一寸一寸划过,最后指了指她的眼角:“这里有点黑。”

    飞雪微微鼓起脸:“妆花了,陈姐还说让我一定要保持形象呢!我去洗个脸……”

    洛夕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饭店后面,刚刚笑着的表情又沉了下来,摄影师发现他的不开心,就问:“已经完成任务了,你还不开心?”

    洛夕摇摇头:“没有不开心,就是在想自己可以做什么,不能一直让小雪这么辛苦。”

    很快饭菜上来,洛夕依然拉着飞雪的手不松开,飞雪看着他,小声说:“吃饭了。”

    洛夕一只手盛了一碗汤,然后喂到她嘴边,轻声说:“我喂你。”

    飞雪脸有些红,她四周看了看,示意有摄像机呢,洛夕不为所动,坚持着喂她的动作,静静的看着她。飞雪不好意思的张口喝下洛夕喂的汤,凑过去说:“我们好好吃饭吧。”

    洛夕摇了下头,继续坚持喂她吃东西,飞雪争执不过,只好厚着脸皮由他去,吃了没多少,再喂,飞雪就摇头:“我饱了,吃不下。”

    洛夕眉心一紧,眼眸深深的看着她,表情变得有些严肃,但是声音却依然轻柔:“不行!再吃点儿,乖,听话。”

    飞雪在厨房忙了一中午,闻了一中午油烟味,加上平时就吃得不多,这会儿是真的没什么胃口,可是看到洛夕已经微抿的嘴唇和绷起来的下巴,只好顺从的说:“那我自己吃,你也吃,咱们一起。”

    洛夕看了她一会儿,松了松手,点点头:“好。”

    飞雪看着洛夕一筷子一筷子的给自己夹菜,连忙拦住:“洛夕,不要了,我平时的饭量你知道的,真的吃不下了。”小姑娘声音软软,带着撒娇的感觉。

    洛夕给她夹了一块肉,带着笑意说:“把这块肉吃了,就可以不用吃了。”

    飞雪有些发愁的看着那块肉,最后慢慢放进嘴里,就听见洛夕说:“辛苦了,乖。”

    飞雪突然之间就明白了洛夕这一中午的消沉为何而来,她握住他的手,笑着摇头:“一点儿都不辛苦,我曾经还想过去饭店打工呢,这算是满足我的愿望了,我很高兴,真的。”

    洛夕看着娇笑着安慰自己的姑娘,觉得心脏盛开一朵花,美丽芳郁的让他闻到了幸福的味道。

    回去的路上,两人都有些累,依偎在录制车上睡着了,洛夕抱着飞雪,梦中手还不自觉的摩挲着她的手腕……

    宋林看着早上录制的内容,不停的摇头:“这到时候不好剪啊,这没法剪啊,哪段放出去都让人激动啊!”

    两人到达第二个任务发布地点时,其他两组嘉宾已经到了,费玲琳的表情有些不好看,刘辰也板着一张脸。

    洛夕牵着飞雪走过去,和其余四人寒暄了几句,就听到刘子东的声音从喇叭里传来:“第一个任务时间已经结束了,三组队伍,其中有一组没有完成任务,所以他们一会儿会接受惩罚。剩下两组完成的队伍是马斐组和洛夕组,现在公布你们两组午餐的价值,马斐组的午饭总共是34元,洛夕组的午餐是144元,所以洛夕组取得了第一阶段的胜利。恭喜你们。”

    刘子东话音刚落,就看到洛夕将飞雪抱起来在她发顶连亲了好几下,他觉得自己的眼已瞎,飞雪有些不好意思的捂住头发,小声说:“油烟味好重的。”

    洛夕又亲了下,笑着说:“没有,香香的。”

    刘子东感觉自己像是被箭射中了一样,捂着受伤的胸口,插空赶紧说:“现在说下给你们的奖励,和你们第二个任务有关,洛夕组因为在第一环节胜出,所以可以得到节目组奖励的300元人民币,马斐组完成任务但是是第二名所以没有奖励也没有惩罚,刘辰组,你们的惩罚是扣除你们300元人民币。”

    洛夕和飞雪听到两人可以有300元,脸上都挂着兴奋的笑,虽然不知道第二个任务是什么,但是经历过身无分文的日子,有钱终归是好的。

    马斐听到自己这组没有惩罚也没有奖励,有些无所谓的耸耸肩,谁知道这个变态的节目组下个节目会出什么题目,反正就当体验生活了,没惩罚就好。

    刘斐两人听到自己要被扣300元,都有些愣,菲琳玲是个小巧玲珑的女孩子,长相娇媚,说话声音也很甜,她上前一步,看着刘子东摊摊手:“可是我们没钱啊。”

    刘子东脸上浮现的笑意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果真,下一刻他就继续拿着喇叭说:“我知道,这个奖励或者处罚和你们的第二个任务有关系,现在我发布第二个任务。赚够你们晚上住宿的钱。”

    众人觉得头上好像有雷劈过,什么叫做赚够晚上住宿的钱,你们节目组都不管吃了,难道连住也不管了?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刘子东快速的说了第二个任务的内容,“从现在开始到晚上8点结束,赚够自己晚上的住宿费,赚钱最多的队伍可以得到奖励,赚钱最少的队伍要被惩罚。”

    洛夕读完之后,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刘子东:“这意思就是我们只要赚够自己的住宿费就可以了是吗?假如我下午赚了1000元,然后我就必须要入住1000元标准的房间吗?”

    刘子东摇头:“不,我们根据你们赚钱多少决定你们的胜负,你赚多少和你住什么标注的房间没有直接联系,你可以赚1000住100的房间,也可以住1000的房间都随你们。”

    洛夕有些了悟的点点头,将手里的东西还给工作人员后,便拉着飞雪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给飞雪调整帽子,刚刚休息的时候,元明和陈瑶给两人送了一些防晒和防蚊虫的东西,节目组检查之后,也没有阻拦,这会儿两人带着款式一样的帽子,手拉手的走在马路上,洛夕低头和飞雪碎碎念:“下午你要做的就是休息,不许在逞强去找工作什么的,赚钱这件事交给我,你只用收钱就行了,听到没?”

    飞雪乖巧的点了下头,洛夕眉头挑了下,转身拉着她站定:“听到没?”

    飞雪鼓着脸颊嗔了他一眼,娇娇软软的说:“听到了。”

    洛夕含着笑继续问:“能做到吗?”

    飞雪拉着他的手晃了晃,可惜这次撒娇没有用,洛夕依然坚持问:“能做到吗?”

    飞雪只好闷闷的说:“能。”

    洛夕满意的转身拉着她继续往前走,笑着说:“重复一遍。”

    “我主要负责休息和收钱,你负责赚钱。”飞雪一板一眼的重复到。

    洛夕摸了摸她的头,拍了拍胸膛,有些得意的说:“我已经有想法了,所以赚钱什么的,一点都不难!”

    飞雪看着偌大的健身中心中摆放着的各类健身器材,还有在健身器材上挥汗如雨的人们,又转头看向一脸微笑推销自己的洛夕,也不由自主的跟着笑了起来,这个方法倒是真不错,洛夕指导健身绝对没问题。

    然而世界并不是这对年轻人想的这么简单,经历过见到洛夕、飞雪的激动之后,健身房的经理回归了职业模式,他看着洛夕问:“你有健身教练的证吗?”

    洛夕一愣,他知道从事健身教练需要从业资格证,但是他没有啊!经理看到他的表情就明白了,只好说:“没证的话,你不能带私教的。”

    飞雪看到洛夕受打击的样子,有些着急:“非得要证吗?他绝对没问题的啊,他平时的训练都是最严格最标准的训练,这种实力总比那个证要有说服力的多啊。”

    经理遗憾的摇摇头:“对不起,这是业内从业准则……”

    飞雪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却被洛夕按住了,她伸手拉住洛夕的手,在他掌心挠了挠,希望可以安抚他失落的心,洛夕反手抓住她的手,对着经理说:“不带私教也没关系,你觉得我可以做什么?”

    飞雪看着洛夕的侧脸,心里有些难受,经理也愣了下,想了想说:“你可以指导新会员一些健身的方法,简单的向他们讲一些健身的道理。”

    洛夕点点头:“好,没问题,那这个怎么计费?”

    经理有些为难的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单子,大概的估算了下:“一个会员一小时160元,按照规则你在带一个会员的时候,是不可以再接待另一个会员的。”

    洛夕站起身:“我明白,那就从现在开始吧。”

    飞雪看着洛夕挂上健身中心的工作证,过去抱了抱他,小声说:“加油!”

    洛夕拍了拍她的背,趁人不注意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下,指着健身中心外面的休息区域说:“你坐那里等我,累了就睡会儿。”

    飞雪看着休息区一溜四个大沙发,点点头,目送他走进健身中心。

    很快洛夕就接到一个新会员,新会员是一个需要减肥的女生,看到洛夕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当明白这是真的洛夕时,兴奋的跳起来,洛夕好不容易安定下她激动的心,就听到这女生问:“大洛,怎么没见飞雪?”

    洛夕一愣:“你想见她?”

    女生摇摇头:“不,我就想知道她怎么保持身材的。”

    洛夕听到之后,想到飞雪单薄的身材,微不可见的皱了下眉:“运动,她每天都慢跑一个半小时。”

    那女生猛地瞪大眼睛:“一个半小时?!我的天啊,我会死的。”

    洛夕笑了:“不会,你不用一开始就一个半小时,循序渐进会比较好。”

    洛夕一边说,一边开始指导她做一些热身动作,女生一边做,一边叽叽喳喳的和洛夕聊着天:“那她会不会节食?”

    洛夕摇摇头:“她不节食,节食对身体没有好处的,我也不建议减肥的人群用节食去减肥。”

    女生不相信的撇撇嘴:“我不信,你在微博上都说她吃的特别少。”

    洛夕一哂,抬手纠正她不标准的动作,等将动作纠正了之后,他才开口:“她确实吃的特别少,这点不好,我也总说她,所以你们不要学她,只要调整饮食结构,然后坚持运动,就一定能瘦。”

    飞雪在外面坐了一会儿,有些无聊,心中也记挂着洛夕,便悄悄走进去,想偷偷的看看他,结果刚一进去,就被那个女生发现了,指着外面喊:“是飞雪,是你媳妇儿。”

    洛夕唇角扬起,这个女生还真有意思,飞雪看到自己被发现,有些怯怯的走进来,弱弱的说:“我就是进来看看你。”

    洛夕笑的温柔,拉着她站在一旁,说:“那就在这里看着吧。”

    那女生也顾不得洛夕刚刚教她的动作了,冲过去围着飞雪转了几圈,十分羡慕的说:“身材真好。”

    飞雪对她握了握拳:“坚持,你也可以的!”

    很快一个小时过去了,洛夕问清楚她今天是第一天到健身中心,便建议她明天再继续,然后逐渐加大运动量,这样不会造成运动损伤,女生很开心的答应了,洛夕又根据飞雪以往运动后吃的东西给女生说了写注意事项,什么多吃高纤维素的东西,多补充水分之类的。

    飞雪将扔了一地的健身小器材收拾起来,对着洛夕伸出大拇指:“洛教练,很棒哦!”

    洛夕还没来及和自己媳妇儿交换一个“give me five”,就看到前台小妹又带着一个新会员进来了,洛夕很快就进入了“洛教练”的身份扮演中,而飞雪则成了洛夕的忠实小妹,在一旁兢兢业业的给他拿器材,整理器材。

    很快就到了节目组设置的截止时间,洛夕一共带了4位新会员5个小时,经理结算后,给了洛夕820元,洛夕拿到钱转身就交给了飞雪,飞雪小心翼翼的接过钱,一脸崇拜的看着洛夕,洛夕被她的眼神看的心里美得冒泡,干咳了一声,伸手揽住她的肩膀,有些骄傲的说:“今天晚上可以让你住的好点了。”

    飞雪伸手抱住他,摇摇头:“其实住哪儿都无所谓,因为你在身边!”

    走出健身中心,洛夕觉得有些凉,从随身包里拿出飞雪早上脱下的外套给她穿上,搂着她去找酒店,飞雪有些奇怪,问宋林:“不用再集合吗?”

    宋林摇摇头:“不集合了,你们找到酒店,今天的拍摄就完成了。”

    飞雪歪头想了想,对洛夕说:“咱们能不能今天晚上住个经济点的酒店?”

    正准备带着飞雪去住四星级以上酒店的洛夕愣了下:“为什么?1000多虽然住不了套房,但是四星以上的标间还是没问题的。”

    飞雪摇摇头,压低声音:“咱们都不知道明天的任务是什么,但是我觉得应该还是和钱有关,咱们今天先节省点,明天可能就要方便些。”

    洛夕有些不愿意,他无所谓住哪里,只要干净整洁就行,但是想到小雪今天累了一天,他就不忍心让她也住比较简陋的地方,“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今天咱们就住舒适的地方,好好休息一晚。”

    飞雪见拗不过他,心里明白他还是想让自己住的好,感动之余,还是想争取下,还没开口,洛夕就将她抱进怀里,低头在她耳边说:“不许再说,再说我就在这里亲你了。”

    飞雪害羞的从他怀里出来,无奈的点点头同意了他的意见,两人准备向宋林打听酒店情况的时候,飞雪突然想起节目组给的手机,她让洛夕将手机拿出来,看到上面果然有一个熟悉的app标志,她笑着晃了晃手机对洛夕说:“我们来团购吧,可以便宜很多呢。”

    财大气粗的洛夕本来想说不用,可是想到自己现在确实囊中羞涩,只好安静的站在一旁看自己媳妇儿操作。

    忙碌了一天的两人终于成功入住酒店,刚一进门,飞雪就趴到床上,舒服的叹出声,洛夕看着她的样子,也笑着趴在她身边,伸手在她后背给她揉按着,飞雪被他按得舒服的想睡觉,洛夕看着她强撑眼皮,心疼的在她眼睛上亲了下,将她抱起来,柔声说:“想睡就睡吧……”

    “还没洗澡呢……”飞雪的声音已经有些迷糊。

    洛夕笑了下,将她抱进浴室:“我给你洗,给你抹香香……”

章节目录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