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下午,《秀芬的爱情》放映场冷冷清清,国内的记者一个都没见,只有金发白肤的外国观影人稀稀拉拉的走进播映厅,飞雪穿着带有国家特色的立领斜襟刺绣长裙,亭亭玉立的站在林晓佳旁边,林晓佳脸上挂着标准的微笑,向每一个进入播映厅的观众点头示意,戚飞雪跟着他也笑着向来人表示感谢。

    戚飞雪精致立体的五官,加上传统服饰的装扮,站在播映厅门口就像一张美丽的广告照,几个年轻的外国男孩儿女孩儿从播映厅前走过时,看到微笑站立的飞雪,几个人盯着她窃窃私语了一会儿,一个外表帅帅的外国男孩儿大胆的走上前,用英语对着飞雪说了几句话,飞雪只能从他的话语中听到“合影”、“美丽”几个词汇,其他的就不是很明白了,但是明白关键词就能猜出整句话的意思,飞雪看了眼旁边的林晓佳,眼神征求他的意见。

    林晓佳以为她不懂外语,笑着对她翻译:“这几位观众觉得你很漂亮,像是来自东方的芭比娃娃,希望能够和你合影。”

    戚飞雪笑着对几位观众点头,轻声说了谢谢,便走到他们身边。林晓佳看着她耐心的配合着外国观众的合影要求,唇角一直挂着温婉的笑容。这边的合影,慢慢的吸引了不少外国观众,本来下午的观影场就没有什么特别有竞争力的影片,观众们也是随心所欲的跟着海报选择电影,《秀芬的爱情》电影海报做的明亮,画面上,戚飞雪扎着大辫子的脸干净美好的像是山泉水,海报吸引人,真人女演员又漂亮的合眼缘,观众就慢慢的被吸引过来,同时还有一些海外留学生,看到戚飞雪和林晓佳,虽然还不清楚这部电影已经被处罚,但是抱着支持国产的想法也纷纷走进了播映厅。

    《秀芬的爱情》首播之前,按照f国电影节的环节,是需要主创人员为观众介绍这部影片的,林晓佳站在座位前,看着虽然不大但是已经坐满人的播映厅,笑着说:“很高兴今天下午能够和各位见面,这是一种奇妙的缘分,虽然我知道很大一部人是因为我这位女主角才走进来的,但是相信我,接下来的110分钟,她不会让大家失望!”观众听到林晓佳的自嘲,都发出了善意的笑声,但是随着电影推进,众人的脸色都慢慢深沉起来。

    电影一开场,就是国家标志性的小排楼,楼房很矮,只有三层,从东往西有二三十个房间,住了十户人家,小排楼前的梧桐树开满了一树紫色的花,楼内叮叮当当,家家户户的厨房都传来各种声音,秀芬的家就在这个小排楼的二楼左侧,窗台上放着两盆不知名的小野花,花盆是已经破掉一半的碗,随着邻里说话的声音、孩子偶尔的哭闹声、做饭的噼里啪啦声,整个画面充满生机。

    房内,秀芬一家人在小方桌前坐着吃饭,扎着两条辫子的女孩儿,眼睛大大带着单纯的稚气,一边往嘴里吃东西,一边对着旁边一个儒雅的中年男人说的热闹。

    中年男人慈爱的看着她,听着她说话,不停的点头,女孩儿脸上的笑也越来越大,最后就快欢呼时,男人旁边怀孕的女人出声打断了她的话:“不行!你就惯着她吧!现在哪有女孩子露脚趾的,多不雅观啊!”

    女孩原本笑着的脸蛋慢慢垂下,鼓起腮帮子,扭身不理她,中年男人给她碗里夹了一筷子菜,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小芬喜欢,买就买了,别扫孩子的兴。”

    秀芬鼓起的腮帮子慢慢瘪下去,唇角慢慢带上满意的笑,没想到妈妈的话再次让她不高兴起来,“哪有闲钱给她买凉鞋,家里现在里里外外都要钱,我身子越来越重了,再有一个月就不能出工了,家里全靠你,你还这么惯着她,她都17了,怎么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一点事儿都不懂!”

    秀芬瘪气嘴,垂下眼睛,睫毛闪啊闪的,最后,赌气的端起碗开始吃饭,不再说要买凉鞋的事情。

    电影节奏不急不缓,就像讲述着秀芬一家的日常一样,观众看到了秀芬青梅竹马的恋人,看到两人手拉手的在河里捞鱼,清瘦的男孩儿背着笑的甜美的女孩儿在落日余晖中慢慢走回家,看到了温文尔雅的教授叔叔总是温和的和每一个人说话,态度谦卑礼貌;看到了长相质朴的老师在看到孩子没钱上学时,拿出自己不多的工资告诉她“知识可以改变命运”……

    电影中的天气慢慢入夏,小排楼前的梧桐树,桐花落,桐叶绿,等将小排楼晒人的阳光遮挡住时,电影中的气氛也越来越紧张,整个画面越来越明亮,明晃晃的太阳,空荡荡的大马路,人们穿着暗色的衣服,小心翼翼的相互对望,光线有些刺眼,观众的心却越来越压抑。

    梳着两条美丽大辫子的秀芬在大哥被抓走后,坐在自己小屋的床上,小屋窗台上放着一把她和关阳摘回来的野花,已经枯败,她眼眶通红,里面蕴含着愤怒,她大哥老老实实做工,自从父亲被带走调查后,就一个人顶起了整个家,可是就因为在路边和一个陌生人多说了两句话,就被说成是间谍,她不服,她觉得冤屈装满了自己的胸腔,可是却无处发泄,她拿出一块小小的镜子,这是父亲在她生日时送给她的礼物,想到父亲,她的眼泪又忍不住的流下来,父亲被人污蔑贪污公家东西,被带走的第二天就有人将他们家翻得乱七八糟,她悄悄的藏起了这面小镜子,就像藏着父亲对她的爱。

    在秀芬拿起剪刀,犹豫很久,终于咬牙将两条乌黑油亮的辫子剪掉时,播映厅里传来一阵倒吸声,然后是可惜的叹气声。戚飞雪看着电影里秀芬感情的起伏变化,眼眶也有些红,她伸手摸了摸自己垂在胸前的头发。

    终于全场观众的情绪在秀芬一步一叩祈求神明保佑的那场戏时爆发了,全场能够清楚的听到观众的啜泣声,终于在红日初升之时,圣洁的光晕包围了秀芬红肿的额头,摇摇欲坠的身体……

    110分钟电影,看完之后,观众起身鼓掌,林晓佳、戚飞雪转身向观众深深鞠躬表达谢意,林晓佳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话筒,平静的开口:“这部电影里的国家,是50多年前的国家,这段历史的波折,毫无疑问带给全国许多个像秀芬一样家庭予灾难,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个波折,我们国家更加正视在发展与民主之间的矛盾,所以才会有10年浩劫之后的30多年高速的发展!拍摄这部电影的意义在于纪念那个阶段里无辜受害的人,也在于记住历史,才能走的更好,我万分不希望各位因为这部电影对我的国家有什么偏见,恰恰相反,因为失败,我们才有动力!我们今日的国家美丽、民主、富强,人民生活和谐美满,耽误各位10分钟时间,我想给各位看一个宣传片。”

    观众纷纷重新落座,戚飞雪面带疑惑的看向大屏幕,很快屏幕上就出现了帝都端庄大气的紫禁城,推开那扇厚重的大红门,戚飞雪有些震惊的微张小嘴,帝都的标志性建筑,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先进的公共交通工具,鳞次栉比的高楼,绿意盎然的公园,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幸福满足的微笑……

    当宣传片最后一个镜头慢慢归于黑暗时,屏幕上出现一行字:浴血归来,凤凰涅槃!

    戚飞雪看着正在和组委会交流的林晓佳,还没有从刚刚的宣传片中回过神,那个宣传片她第一次看到,震撼程度和当时在座的观众是一样的,电影播映时,看到百分九十都是外国观众时,她一直隐隐担心这部电影会让一些人对自己的国家产生偏见,却没想到,最后的宣传片犹如神来之笔。

    林晓佳与组委会的工作人员交谈之后,兴奋地说:“咱们首播不错,刚刚观众给的分数都是4,组委会准备给咱们加播两场。”

    听到这个消息,因为处罚令一直低迷的众人,都好像拨开了头上的乌云一样,脸上的表情也开心起来,戚飞雪笑着祝贺林晓佳,林晓佳看着戚飞雪,低低笑了两声:“都是因为你这个吉祥物啊。”

    电影节一共5天,第三天的时候,在酒店餐厅,戚飞雪见到这次电影节另一部国内参展电影《刺秦》的导演和主演,于他们不同,《刺秦》是光明正大带着广电的批文来到f国电影节的,两个剧组一见面,戚飞雪就察觉到了《刺秦》女主看自己时略带高高在上的目光,她微微笑了下,与高家成礼貌的打过招呼之后,就和陈沫一起去拿食物。

    《刺秦》的导演高家成是港城人,今年45岁左右,看到林晓佳,一脸佩服的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寒暄到:“我昨天去看你的电影了,讲真的,如果不是历史背景问题,绝对能拿奖!”

    林晓佳也笑着回应:“如果不是这个历史背景,这部电影就没有意义了。”

    高家成一愣,转而大笑,连连点头:“你说的对,说得对!哎,可惜了啊,小老弟!”

    林晓佳这几天听这句话已经听得麻木了,他摆摆手:“无所谓,刚好趁着这5年,做点别的。”

    高家成视线扫过已经安静落座的戚飞雪,脸上的神色若有所思,下巴朝戚飞雪的方向扬了下,压低声音问:“这姑娘回去要受打压了吧?”

    林晓佳顺着他的动作看过去,看到了戚飞雪瘦削的背影,他表情有些微滞,轻轻点点头:“可能回去后,大制作的片子会比较难。”

    高家成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林晓佳接着说:“她太单纯,以为导演叫,她就得来,后来才知道不是这么回事,但是心态还是蛮好的。”

    高家成也笑了:“确实有些单纯了。”

    戚飞雪端着盘子刚在座位上坐定,旁边就过来一个人,带着港城口音:“我方便坐这里吗?”

    戚飞雪抬头看了眼,是《刺秦》的女主麦安安,她笑着点头:“这里没人。”

    陈瑶看到麦安安在戚飞雪旁边坐下,有些担心,也端着盘子跟过去,刚过去就听到麦安安问戚飞雪:“这部电影已经受处分了,你怎么还跟着过来了啊?你和林导关系很特别?”

    陈瑶眉头一皱,这是哪里来的二货!她走过去正准备说话,就听见戚飞雪柔柔的说:“就是导演和演员的关系,林导发了邀请,我就来了。”语气轻描淡写到好像这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

    麦安安拿着叉子的手一顿,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尴尬,但是很快就有些鄙夷的说:“你也太傻了,昨天高导带着我们剧组去看了你们电影了,你演的还算可以,长得也马马虎虎,留住国内多接点片子多好,再说了,你们家男人又有钱,你想拍了就拍几部,不想拍了干嘛都行……”

    戚飞雪一直安静的吃着东西,好像身边的呱噪不存在一样,等吃完最后一口,她转头看着麦安安还在不停的说如果自己是洛夕的女朋友会怎么样怎么样……陈瑶有些听不下去了,这个女的是不是脑子缺根弦?正准备开口,就看到戚飞雪神色不动的喝了口水,微微惊讶的提高的声音问:“你不是港城人啊?”

    陈瑶努力的屏住笑,看着表情惊疑的飞雪,突然觉得这个画面很有意思。麦安安准备长篇大论的话被戚飞雪这个疑问打断,表情有些尴尬:“不是,我是北方人,不是高导是港城人嘛……”

    戚飞雪小小的“哦”了一声,眼神却略有意味的打量过麦安安,转头专心的喝水,没再说话。麦安安吃的很少,不知道是本来就吃得少,还是气氛让她吃不下去更多,吃完后她拿着盘子就离开了。

    陈瑶看着随后也放下叉子的戚飞雪,笑着点点她:“你也真能忍。”

    戚飞雪点点头:“她没有恶意,只是后边的话我听不下去……”陈瑶想了下,麦安安后面的话就是假设洛夕是自己男友的话,她心里暗笑,这个醋吃的还真是有些深度。

    时间很快到了电影节闭幕式,作为参展电影,戚飞雪要和林晓佳一起走红毯,来f国之前,陈瑶就已经联系好了她当天晚上的礼服和配饰,因为她的造型团队暂时还没有组建,所以陈瑶找了当地的一个化妆工作室为戚飞雪做造型。

    当飞雪从再次出现在众人眼中时,陈瑶觉得自己都被闪瞎了眼,纵使陈沫跟着飞雪这么久也是被惊艳的回不了神。

    果绿色的长礼服,一字肩设置凸显了飞雪完美的锁骨,陈瑶走过去摸了摸,有些羡慕的说:“你这里有窝窝啊!性感美人骨!”

    飞雪被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转身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礼服颜色很衬她,她本身就白,这个颜色称的她全身都发出珍珠白亮的光泽,不规则的裙摆垂下,行走间,一双美腿若隐若现,她有些羞涩的抿唇一笑,拿出手机准备自拍,一旁的陈沫见状,就知道她想干嘛,连忙上前拿过她手机:“我来,我来,你这一自拍,什么美都没有了!”

    正在课堂上昏昏欲睡的洛夕看微信提醒,打开之后,看到这几张照片,猛的坐直身子,眼睛瞪得老大,这是自己家媳妇儿???

章节目录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