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夕坐在车里盯着围着一堆家长的舞院门口,心里有些焦灼,元明处理完手头的事情,转身看到洛夕面色焦躁,笑着说:“你别担心了,飞雪学了十几年的舞蹈了,这点事儿绝对没问题的。”

    洛夕摆摆手:“我不是担心她的专业,我怕万一她跳着跳着,脚伤复发了呢?或者还没进场,准考证丢了呢?再或者,她被人拦着拍照,然后耽误时间了呢?”

    元明被他一连串的假设弄得哑口无言,这了解的知道你是真关心,这不了解的还以为你和人家姑娘什么仇什么怨,怎么就这么乌鸦嘴!

    “不会,陈沫跟着一起去的,不会发生你担心的事情的。”元明依然好脾气的安慰着脸色越来越沉重的洛夕,看到他有些坐不住的样子,他突然想到一个话题,可以转移他现在的焦躁心理,“上次事件的幕后操纵的人,已经查到了,就是陌燕。”

    洛夕猛地将视线从窗外转向元明,提高声音:“陌燕?她为什么?”

    元明有些沉重的叹口气:“也许没有原因,就是因为飞雪不签她工作室,或者是因为前几次针对飞雪都失败了,所以心里对飞雪特别不满,其实原因是什么一点都不重要,她内心很毒,自己挖掘的人,如果不能为她所用,就要毁掉,所以飞雪如果要进圈,陌燕不得不小心。”

    洛夕心中气愤,脸色有些冷:“那她就没有什么软肋?”

    元明无奈的摇摇头:“肯定有,但是你知道我不在娱乐圈很久了,所以,查起来有些吃力,不过我已经安排了。”说完他转头看着洛夕,严肃道:“现在顺带飞雪的事情我还能勉强应付,但是如果以后飞雪要在这个圈子里谋生,她真的需要一个特别好的经纪公司和团队,我已经暗暗透露出意向了,接下来就看会不会有好的机缘了。”

    洛夕原本焦躁的心有加了些沉重,他所在的圈子比娱乐圈要简单很多,竞技运动,除了很个别的人会投机取巧,走捷径之外,其余大部分都是实力说话,你行你上,你不行你就会被人挤下,但是那个圈子,说起来文体不分家,但是规则却完全不同,他面色沉肃,沉声说:“我不会让小雪遇到危险的,如果没有好的团队和经纪人,那就着手注册飞雪工作室吧,我要给她配最一流的团队保护她、照顾她!”

    元明看着他,心中有些震撼,他这个团队跟了洛夕快三年,也就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洛夕才同意注册工作室,处理洛夕除了比赛以外的所有事情,可是现在为了飞雪,洛夕居然想都不想的就要出资给她成立一个属于她一个人的工作室,他觉得他还是错误估计了洛夕对飞雪的感情。

    洛夕沉默的坐了会儿,车上的气氛有点压抑,元明想转移话题,想了半天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洛夕看看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打开车门走下车:“我去接小雪。”

    元明见状也跟着下车,距离学校门口还有一段距离,已经有人看过来了,等发现是大洛之后,有拿出手机拍照的,也有几个准备上前来求合影或者签字的。可是在看到洛夕带着墨镜,沉着一张脸时,又纷纷将手里的东西收回去。

    元明瞥了一眼全身嗖嗖冒冷气的大高个,默默的叹了口气,从刚刚知道那个消息之后,这个少爷就再也没有笑过。正想着,看到洛夕伸手摘掉眼睛,脸上也挂上了笑容,元明顿时觉得天都晴了。

    飞雪从考场内一路匆匆走出来,考生不少,她进去和出来的时候,不仅引起了媒体关注,还有一些考生也凑过来求合影和签名,陈沫以不能耽误考试为由,全部拒绝了。

    飞雪向众人鞠躬表示谢意之后,才被陈沫拉着从人群中冲出来,一出校门,就看到了洛夕笑的一脸阳光的看着自己,她脚步更加急促,最后小跑扑进洛夕怀里。

    洛夕揽住她,伸手将她的头发向后整理整理,柔声问:“怎么样?顺利吗?”

    陈沫和元明看着已经有媒体记者开始拍照,提醒两人上车再说。洛夕半拥半抱的将飞雪带上车,刚关上车门,就一连串的发问:“累不累?紧张不紧张?自主发挥的题难不难?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飞雪趴在他怀里,笑着听他唠唠叨叨的问完,才一个一个的认真回答:“不累,就是刚进去特别紧张,不过后来就好了,自主发挥的题不算难,是让表演一棵树,我就从舞蹈表现了从种子到树苗的过程,没有哪里不舒服,就是人特别多,好些让我签名,但是没能满足他们,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洛夕一边听一边点头,时而摸摸她的胳膊,她的腿,又摸摸她的背,确定她没有问题之后,才放下心,安慰她:“没事儿,他们能理解的,不会怪你的。”

    话虽如此,但是在登机前,洛夕还是发了一条微博:小雪今天去参加终拭了,见到了很多支持她的朋友,但是考虑到考场纪律等方面的原因,未能满足和大家合影的要求,她觉得很不好意思,也同样有些遗憾,请大家谅解。

    与这条微博一起登上热门的还有一个话题#你男友会陪你考试吗?#配图就是洛夕站在校门外等飞雪考完的小视频,视频里男生冷肃的站在那里,一脸的生人勿进,但是很快看着校门方向笑的春暖花开,紧接着一个女生扑进他的怀里,两人拥抱的动作那么自然,好像已经如此做了千百遍一样。

    网友纷纷评论“大洛才不是走高冷范的,他也许只是太紧张?”

    “春风十里不及你啊!从冰山便暖阳只需要一个微笑。”

    “两人真的很配,哪里哪里都很配,除去外形不说,就是感觉都觉得配的不要不要的!”

    “戚飞雪和我一个考场的,也是音乐剧专业的,不过她在我前面进场,真人好瘦好高,特别漂亮,今天的考试不允许化妆,离近看,皮肤超好,又白又细,有几个考生想和她合影,她的助理拦住的时候,她对我们笑的一脸歉疚,其实不用啦,本来就是考试,又不是粉丝见面会,就这一面就粉你啦,好想和你当同学。”

    当然除了一片祝福以外,也有不同声音,有八卦杂志就说两人从公开至今,几乎每天都在秀恩爱,到底是“秀分快”还是“用恩爱博利益”云云……

    不管网上、媒体上怎么议论,事件里的两个主角已经踏上两人的甜蜜之旅。

    前往卡帕莱岛的交通十分不便利,因为没有直达航班,洛夕选择在吉隆坡机场转机,两人到达吉隆坡时已经是晚上11点了,晚上的吉隆坡依然美丽的让人盯着窗外一直看,洛夕看着飞雪亮晶晶的眼睛,脸上一直挂着笑,抚了抚她的肩膀小声说:“等我们从卡帕莱回来,可以在吉隆坡停几天。”飞雪的眼睛更亮了,笑着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就坐上吉隆坡到亚湖的飞机,等两人终于坐上前往卡帕莱岛的快艇时,两人都被折腾的有些疲惫了,洛夕将飞雪抱在怀里,让她的头靠着自己的肩膀,让她闭眼休息,快艇颠簸的很厉害,飞雪闭上眼睛,就觉得心跳的很快,无奈只好睁着眼睛看着海岸线,洛夕看到她脸色有些发白,担忧的摸了摸她的脸,时不时的亲吻着她的发顶。

    等到快艇靠岸,热情的工作人员问清楚他们的房号之后,替他们拉着行李走在前面,洛夕拥着飞雪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飞雪的脸色,这两天的行程确实赶得有些累,他有些担心飞雪的身体吃不消。

    可是当看到海天一色的风景时,飞雪忍不住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太美了!太美了!”

    洛夕看着她满血复活的样子,也终于安心开始欣赏面前的美景,卡帕莱准确的讲不算一个岛,而是一个沙洲,它没有沙滩,所以住宿的小木屋只能建在海面上,只有退潮的时候,会露出白沙滩。长长的栈道,左右坐落着出名的水上小木屋,背景是湛蓝湛蓝的天空,两人到达的时候,卡帕莱刚刚下过雨,天空的篮越发的澄清。

    洛夕牵着她的手,慢慢向前走,看着她兴奋的样子,心里也全是满足。卡帕莱岛的小木屋只有61间,原本只有51间的,近两年又增加了10间小木屋,然而还是不够用,都需要提前半年预定才行,还不能选择房间号。元明也不知道怎么帮他们订到房间的,不过就是房号比较靠后,39号,距离餐厅和潜水中心比较远,不过听到工作人员介绍那个房间日出景观很好时,看到飞雪满脸期待的表情,洛夕突然觉得距离餐厅远都不是什么问题,只要小雪开心,就算是海角天边他都觉得很满意。

    洛夕笑着感谢了替他们拿行李的工作人员,给了小费之后,关上门,就听到露台传来飞雪惊喜的呼唤声:“洛夕,快来快来……”

    洛夕笑着走过去,房子外面的露台不算大,放着两张躺椅,木质围栏种着绿植,开着不知名的小花,他的姑娘就站在露台一角,指着远处对他兴奋的喊:“快看快看,彩虹……”

    洛夕被眼前的景色震惊了,不仅仅是卡帕莱美到像油画一样的景色,而是她的姑娘站在这片风景中看起来美得那么震撼人心,彩虹浅浅,蓝绿色透明的海水在她脚下,背后是大片澄清的篮,白衬衣的姑娘笑容明媚的看着自己,那急于分享一切美好的表情让他的眼里再也看不到别的,他走过去搂住她的腰,轻轻“唔”了一声,便吻了下去,碧海蓝天的背景,一对儿璧人靠着木栏忘我的拥吻,好像任时光匆匆,再也无人打扰……

    林晓佳满脸胡茬的看着手机上推送消息,看到叮叮当的甜品屋那条微博中提到的l导演时,突然嗤笑了一声,他拿着手机翻看了半天,目光在一段视频上久久停留,那是飞雪给洛夕跳的那段舞,他眼神暗了下,最后沉沉的叹口气,将电话打给了一个人。

    第二天,一大早,已经消失了快一个月的林晓佳发出了一条长微博,这条长微博有配图有视频,震惊了娱乐圈一干人等……

    而与此同时,元明也接到了一个电话,希望能够和戚飞雪见见面,想了解下她的要求,如果可以,希望未来可以和她一起在这个圈子共进退……

章节目录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