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沫拉住她的手,拿过手机就看到屏幕上的推送消息“大洛肘击受伤,帝都战风大打出手!”她吃了一惊,飞快的浏览完页面,安慰戚飞雪说:“大洛应该没事,队医当时就处理了,至于打架应该是在洛夕被带走之后,所以你先别担心,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戚飞雪早在陈沫说这段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拨打电话了,但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她深吸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将电话打给了李雪,刚一接通,她就慌张的问:“李雪姐,你们现在在哪儿?洛夕怎么样?”

    听着她紧张的有些颤抖的声音,李雪小声的说:“我们现在都还在赛场呢!岳教正在和战风队的李教练在交涉,洛夕已经被队医带走了,可能一会儿要做伤情鉴定。”

    听到伤情鉴定,戚飞雪觉得眼前一黑,她右手指甲已经紧紧抠进了拿着手机的左手手腕而不自知,李雪叫了她一声,安慰到:“你先别担心,这种事情都要做伤情鉴定的。一会儿我去趟医院,帮你看看,你千万不要胡思乱想。”

    她怎么能不胡思乱想,赛场高清图已经陆续上传,洛夕捂肩倒地,脸上的表情纠成了医院,看起来都让人心疼,她轻轻的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陈沫看着她一直看着洛夕受伤那张照片,走过去对她说:“在不知道结果之前不要想的太坏,说不定大洛真的没事儿!”

    她吸了吸鼻子,看了看时间,对陈沫说:“我要去看他!”

    陈沫愣了下,还没做出反应,就听见戚飞雪问:“我明天上午没戏对吗?”

    陈沫从袋子里拿出通告单,看了眼:“3点才有你的戏。”然后睁大眼睛:“你要连夜往返?”

    “嗯,你现在就帮我订去省城的火车票,我先到省城,然后坐飞机去帝都,应该明天上午就能看到洛夕,确定他真的没事儿,我就回来拍戏,不耽误剧组进程!”戚飞雪捏紧拳头,声音不大,但是意思坚决。

    陈沫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出劝阻的话,点点头打开手机软件帮她订火车票,戚飞雪看着她,也有些愧疚,想了想说:“小沫,这次你别和我去了,留剧组休息休息。”

    陈沫一边订票一边对着她翻白眼:“可能吗?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坐夜火车回去!还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林晓佳看着还白着一张脸的戚飞雪,眉心微动,刚刚间隙,他也看到了手机头条的推送,她现在应该很担心吧。

    “33场夜,第一次,开始!”

    随着打板声落下,片场迅速安静,秀芬坐在小桌子旁整理着母亲从裁缝铺拿回来的小布头,嘴里叽叽喳喳的说着话:“这块好看,到时候给妹妹做个小鞋子……这块还有这几块可以给妹妹拼一个兜兜带着……”

    秀芬爸爸坐在一旁翻着书,偶尔看母女两一眼,脸上带着笑意,指着一块布头说:“那块给小芬扎个花带头上,好看……”

    “开门!开门!咚咚咚……里面的人听着,你再不开门,我们就闯进去了!”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紧跟着就是震天响的砸门声,秀芬突然坐直了身子,有些害怕的拉住妈妈的胳膊,往她怀里缩了缩。

    秀芬妈妈也睁大眼睛看着秀芬爸爸,小声说:“是楼上……”

    大哥从屋子里走出来,后面跟着秀芬的二哥,几个人相互看了看,秀芬爸爸说:“行了,都去睡吧!”

    秀芬妈妈拍了拍秀芬的后背,也催着她快去休息,秀芬听着楼上传来女人的尖叫声,还有一个温和的男声不停的说:“我会跟你们走,我没有任何问题,请不要惊吓我的家人……”

    她一扭头跑回自己的小卧室。

    林晓佳从摄像师手里接过摄影机,跟着镜头拉近了和戚飞雪之间的距离,女孩儿跪在自己的小床上,小心翼翼的将窗帘掀开一个角,一双明亮大眼睛忽闪的向外看去,外面夜色沉沉,只能隐约看到一堆人推搡着一个反手背后的人向前走,那个人不停的回头……

    秀芬唰的一下放下窗帘,呼吸有些急促,震惊的小脸上浮现出一丝恐惧,她在床上木木的跪了许久,突然直起身子,跑出去,冲到自己爸爸面前指着外面说:“是教授叔叔!我看到了!”

    秀芬爸爸听着自己女儿的话,立刻抬手拉住她,小声的在她耳边说:“囡囡,声音小点,小点……”

    林晓佳的镜头给了那双眼睛一个特写,很好!困惑、恐惧还有微微的愤怒,像是黑暗之中的一团火,可以燃烧一切丑恶,也可以点亮前方的路……

    他有点不舍得让镜头离开这双眼睛,因为很美!

    “你的意思是如果大洛没事儿,你明天就赶回来,那如果大洛有事儿呢?”林晓佳坐在摄像机前,看着过来和自己说要请假的女孩儿,慢悠悠的问到。

    听到“大洛有事”四个字,戚飞雪的小脸立刻紧绷,手也不自觉的捏成了拳头,她小声的说:“如果洛夕有事儿,我肯定是要照顾他的!所以,林导最好祈祷洛夕没事儿!”

    最后的一句话,带着点小情绪,眼里也冒火的看着自己,看着她这个样子,林晓佳突然笑了:“对!为了我的电影顺利,我也得希望大洛这次平安无事啊!不过……”他收起笑,看着戚飞雪正色说:“你知道明天那场戏的重要性吗?明天的天气很适合那场戏,3点以后会达到我想要的光线,如果你赶不上,你知道这场戏可能就要无限期押后,同时我要的不是你能赶回来拍戏,而是需要你精神饱满的拍好这场戏!你做得到?”

    林晓佳平时看着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是拍摄的时候苛刻的要命,他对演员从来不骂也不嘲讽,就会一遍一遍的给你讲戏,然后让你一遍一遍的拍,可是偏偏他对天气、光线又有着近乎完美的要求,所以演员为了不辜负大自然难得一见的完美,也不被他唐僧般的说教,个个都在下面下功夫,只为能够在这个大导觉得条件达到时一声令下,就能一遍过!

    到了这个剧组,戚飞雪才知道什么叫做拍摄,什么叫做演戏,之前在《格格传》她几乎两三条就过的成绩在这个剧组根本就不算什么,剧组的其他演员只要听到打板声,分分钟变身剧中人!

    戚飞雪看着林晓佳一字一顿的保证:“请林导放心,我一定很好的完成明天的那场戏!”看到林晓佳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时,她又添了一句:“如果洛夕真的没事儿的话,我一定完成!”

    林晓佳的笑容还未打开就已经僵住,最后无力的挥挥手:“去吧,注意安全!”

    洛夕坐在病床上,旁边站着一堆人,洛修永再三确定伤势无大碍之后,才放心的点点头。冯静担心的看着洛夕,问:“阳阳,难受吗?”

    洛夕摆摆手:“没事儿,我当时看他眼神就不对,他动作的时候我躲了下,可是还有些迟,碰到左肩了,没事儿,妈,医生说休息两三天就好了,没有实质伤害。”

    洛修永看着从外面进来岳华辉,还没开口,就看到岳华辉气咻咻的说:“那个徐志,这种小动作不是一次两次了,原来在赣南的时候就因为掌掴被停赛半年,结果处罚刚解决,战风居然把这个小子要去了,说是他身上有狼性,屁!我看是野蛮吧!”说着看了眼站在洛夕旁边的几个人,指着他们问:“你们刚刚谁动手了?主动说!”

    洛夕皱了下眉,当时在赛场之下,他一倒地,林东在他旁边就赶紧过来查看伤势,结果不知道徐志是故意的还是真的收不住脚,朝着他们两个就压了下来,林东护在他前面随手推了一下徐志,接着两队就这么扭成了一团。

    林东举了下手,站出来:“我推徐志了……”

    罗飞也站出来:“当时局势很乱,我可能出手阻拦了,碰没碰到人就不知道了……”

    “还有我……战风当时他们一直挤我们,不给大洛站起来的时间,我觉得他们就是有意想让大洛伤上加伤,所以就拦在前面,身体接触少不了的!”帝都队的控球后卫站出来说了一段话,意思就是告诉岳华辉,除了倒地的洛夕,基本场上的球员可能有意无意都出手了!

    岳华辉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这帮混小子,指头在他们面前点点点了半天,最后只能恨恨的放下手,对着洛修永说:“李定华居然还要责任五五分!卑鄙小人,我就说这几年战风队怎么作风越来越卑鄙,就是李定华带的!去他娘的五五分,我已经递交处理申请了!妈的,这次不把战风队弄下来,老子就不姓岳!”

    说完对着洛夕说了句:“你好好休息!”又风一样的冲出了病房。

    洛修永看着垂头丧气站一排的大小伙子,也微微叹口气,拍拍控球后卫的肩膀说:“没事儿的,大不了看视频回放给处分,你们刚刚说的,应该够不上斗殴,别担心!谢谢你们保护洛夕。”

    宋正阳摆摆手:“叔叔,你说什么呢!我当时在休息,要不然妈的,我非得抽那个徐志一耳光,傻逼二货,光会出阴招!”

    洛修永看着这个国家队出名的暴脾气被他的态度逗笑了:“不行!绝对不行!在体育赛场上任何原因的打架都违反体育精神,你们自我保护是可以的,但是像你说的一耳光抽下去,你就得和他一起受处分了!”

    “徐志这次要是被判罚,会是什么处分?”罗飞看着洛修永。

    洛修永大概想了下篮协新规定,看着他们说:“禁赛一年到三年!”

    为了营造舆论,洛夕被安排住院治疗,但是其实就是换个地方休息,他的身体他清楚,那一躲闪抵消了攻击的不少力道,其实被队医送到医院的时候,就已经不疼了,活动什么的都不受影响,片子出来也证明没有肌肉、骨骼伤害,但是现在外面因为这件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洛夕必须做出受害者的样子来为自己的篮球队争取一点舆论支持。

    好不容易将人送走,他赶紧拿出李雪给他送过来的手机,打电话给戚飞雪,可是电话一直关机,他皱皱眉,难道小雪已经睡了,他看了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他有些郁闷的将手机放在床头,钻进被子里,闭上眼睛,今天一天都没和小雪说话,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

章节目录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