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夕开着车,不时的侧头看向坐在一旁的戚飞雪,戚飞雪被他时不时就投过来炙热的目光看的有些哭笑不得,当他再次看向戚飞雪时,就看到他的雪儿突然转头看着他笑嗔:“好好开车!”

    洛夕对着她咧嘴一笑,趁着红灯伸手摸摸她的头发,要不是还顾及着坐在后面的陈沫,他早就抱着飞雪咬一口了,哪里只是动动手。陈沫一路上恨不能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麻蛋,一个人过光棍节就算了,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在自己面前秀儿恩爱,这世道,还给不给汪汪们活路了!

    到了自己家楼下,不顾洛夕敷衍的邀请,陈沫打开车门就落荒而逃。看着陈沫的背影进入小区,飞雪才放心的转过头,刚将头转正,就被一只手托着下巴扭了过去,还来不及反应,一个火热绵长的吻就扑面而来,戚飞雪攀上他的脖子,随着他唇舌纠缠回应着……

    一吻结束,洛夕看着拿出小镜子补妆的戚飞雪,笑的一脸暧昧:“专门为我打扮的?”

    戚飞雪瞪了他一眼:“不是!我只是走之前录了一个化妆视频!”说着有些不自然的捋了捋头发。

    洛夕一副了然的笑看着她,也不计较她的口是心非,转头发动车子,还伸手特色气的到她腿上摸了一把,脸就沉了下来:“你又露着腿!冻坏了怎么办!”

    戚飞雪眨眨眼睛看着他,用手揪起自己腿上的袜子:“没有光腿,穿着袜子呢……”

    洛夕眼睛扫过那层薄如蝉翼的丝袜,嗤笑道:“有区别?”说完语重心长的将车在路边停靠,走下车,从后面拿出一件衣服,打开副驾驶的门,将戚飞雪的腿仔仔细细的包好,重新坐上车,语重心长的说:“你就是不听话,都说过你好几次了,别光着腿,天气冷了,自己要照顾好自己,结果你都当成了耳旁风,等你老了,难受怎么办?”

    戚飞雪今天为了洛夕生日专门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粉色的真皮小上衣,里面搭配着一件修身的针织荷叶裙摆的连衣裙,没想到一见面,这个人一句没夸自己好看不说,还絮絮叨叨的教训了自己这么一通,这样想着,她就有些不乐意的微微嘟起嘴,转头看着外面不说话。

    洛夕自己说了半天,感觉到身边的人一句话都不说,扭头看了眼,就看到她微微鼓起的脸颊,生气的这么明显,他心里暗笑,这不就是等着自己哄她吗!

    他无奈的摇摇头,小雪在他面前越来越像个小姑娘了,这个认知让他心中十分喜悦,他目视前方,伸手在她脸上轻轻摸着,放低了声音:“乖,你今天真漂亮,看到你我都有点把持不住了……”

    戚飞雪抿着唇,压抑着自己的笑,依然扭头不看他,洛夕的手不老实的滑向她的脖子,用手背摩挲了两下,感觉到她的躲闪,低低笑了声:“想我没?”

    戚飞雪轻轻打掉他的手,含着笑意的教训他:“专心开车……”

    洛夕脸上的笑意越发灿烂,收回手,慢慢减慢车速,转头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的开车,一句呢喃好像风一样灌进了戚飞雪的耳朵里,滚烫了她心,也热红了她的脸,“我倒是每天都想你!”

    名竹山庄位于帝都城郊,依托鹿鸣山而建成的一个休闲娱乐会所,说它是个会所其实不是很准确,应该说这个山庄集合了度假村、饮食、休闲、娱乐等各种活动的一个集合的场所,整体呈明清时的庄园建筑,里面除了公用宴会厅以外,都是一个个的独立小院落,小院落大小不一,饱含的娱乐活动项目也不一样,宋正阳他们这次包的就是一个院中院,最大的特色就是院中还带着一个温泉。

    田枫淇来到名竹山庄时,宋正阳一行人已经来的七七八八了,看到她走进来,都纷纷向她打招呼,她笑着一一回应之后,问一旁忙活的宋正阳:“阿阳还没来?”

    宋正阳颇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看得她有些紧张,她保持着矜持的微笑,努力消除那抹不自在的感觉。宋正阳还没回答,唐朗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四周打量了下,伸手搭在宋正阳肩上:“这地方不错啊!八成是你小子定的吧!”

    宋正阳笑着打了他一拳,得意的说:“当然,除了帝都百事通我之外,还有谁找来这地方!”说着带着他往套院里面走:“看,这里还有个温泉,到时候咱们玩累了,在这里泡泡多舒服!”

    唐朗一边感叹一边点头;“确实不错,下次等比赛结束了,咱们再来一次,好好放松放松!”

    田枫淇站在原地,脸上表情尴尬,她握了握拳头,看向院门外面。宋正阳带着唐朗参观一圈出来之后,看了眼站在原地的田枫淇,才好像突然想起来,他哈哈笑了两声,拉着唐朗说:“来来来,你们应该都见过吧?这是唐朗和我们都是国家队的,不过马上就是对手了!这是田枫淇,你总听说过吧。”

    唐朗从刚刚进门就看到了田枫淇,他当然认识她,艺体之花,估计全国上下就没有几个不认识的。他笑着伸出手:“几年前在电视上见过,现在也是在电视上见过,不过这是第一次见到真人。你好,我是唐朗。”

    田枫淇抬眼看了下他,扯了扯嘴角,伸出手,一碰即松:“田枫淇。”唐朗看到她的态度不怎么热络,微微耸了耸肩,转头看了看围在一起打电动的其他人,发现这次聚会的主角居然没在!

    “咦,大洛呢?今天不是给他过生日吗?”唐朗碰了碰宋正阳好奇的问。

    宋正阳眼睛若有似无的瞥了一眼田枫淇,淡淡然的回答:“去接他媳妇儿了!一会儿来!”

    唐朗愣怔了下,随后大声笑了起来:“大洛这小子,可真是二十四孝好男友啊!”

    田枫淇听到这个答案时,也一愣,随后有些心酸,原来拒绝自己就是为了接其他女人啊!她觉得有些胸闷,可是又有些期待,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缠绕在她的心头,今天终于可以看到阿阳的那个女友了,她真的很好奇那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难道会比她还好?

    洛夕带着戚飞雪来到名竹山庄,从进入山庄,戚飞雪有些好奇看着这个设计精美的园林,眼里露出惊叹,下了车之后,看到她目不斜视,脚步匆匆的样子,洛夕不由失笑,揽过她:“喜欢就慢慢看呗,又没人说你!”

    戚飞雪抬眼看了他一下,摇了摇头:“我们快点过去吧,别让人家等太久。”

    洛夕不理她,拥着她慢慢走着,一边走一边指着周围的景致给她轻声说着,初冬时节,天黑的早,此时天色已幕,树木、景观都化成了一个个影影绰绰的景象,两人紧紧贴在一起,慢慢向前,洛夕温暖的声线为这个有些萧索的傍晚平添一丝暖意,“喜欢这里?嗯?”洛夕在戚飞雪耳边轻声问。

    戚飞雪觉得他的热气熏腾了自己的耳廓,她点点头:“觉得很美……”

    洛夕的手指穿过她的头发,将她的头转向自己,凑近她,鼻尖相碰:“那以后我们多来几次……等我休息了,再带你去看看其他更美的风景!”

    戚飞雪看着他深情的眼眸,觉得自己周身都是暖洋洋的,她环住他的腰,蹭了蹭他的鼻子,轻轻的嗯了一声。洛夕弯起唇角,啄了下她的唇角,大手落在她的腰上,拥着她前行。

    田枫淇站在院门外,呆呆的看着相携而来的两个人,脑中一片空白,原来真的是她!她觉得自己的嗓子干痒的有些厉害,看着洛夕温柔的笑容和清浅的吻,她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有种想哭的感觉,却一滴泪也流不出,呼吸困难,像一尾被甩上岸的鱼……

    她否定过几百遍戚飞雪和洛夕的关系,尽管她自己都清楚有些事情用巧合作为借口多么苍白,但是她固执的认为戚飞雪不会是洛夕喜欢的哪一款!可是当事实狠狠的甩给她一耳光,她的心头突然涌上一股巨大的不甘心!

    她可以接受洛夕有女友,也可以接受洛夕的女友不是她,但是她绝对不接受他的女友比自己差!看着在洛夕怀里小鸟依人的戚飞雪,一种羞恼渐渐弥漫在她的全身,这个家世不如她、学历不如她、事业不如她、就连长相她也自认两人不分上下,性格娇软造作,呆板木讷的女孩子,怎么看都觉得她全身写满了不配两个字!可是凭什么?凭什么她如此光明正大的占据洛夕身边的位置,田枫淇觉得自己不服!

    被愤怒席卷的田枫淇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力气,她向前跨出一步,喊出洛夕的名字:“阿阳……”

    洛夕抬头就看到站在外面的田枫淇,他瞅了瞅她旁边,笑着问:“刚来?怎么不进去?”

    田枫淇眼睛看着洛夕慢慢走近,听见一个绵软的声音对自己打招呼:“你好,田小姐……”

    她转头看着笑意盈盈的女孩儿,努力了半天也没在嘴角扯出一个笑来,看着戚飞雪伸过来的手,她觉得自己的眼角有些抽搐,缓缓握住她有些温热的手,轻轻的说:“你好。”

    洛夕笑着将手重新放到戚飞雪的肩膀上,带着她往里走,同时对田枫淇说:“进去吧,枫淇,这是我女朋友,戚飞雪,你们之前见过的,她有上过你的节目。”

    戚飞雪察觉到田枫淇身上对自己莫名的敌意,收回想说出口的下句话,微笑着拉起田枫淇,带着她一起走:“我听洛夕说过你……”。

    田枫淇完全没有听到这句话,只注意到洛夕的话,立刻睁大眼睛,有些激动的问:“阿阳,你还知道我做的什么节目?”

    洛夕大大咧咧惯了,加上又一直觉得没什么好避讳的,就笑着说:“知道啊,小雪做完节目告诉我,我才知道你是那档节目的主持人……”说着瞥见田枫淇有些微僵的脸,回想自己的话可能确实有点不好,他干笑了两声,不怎么走心的夸着:“挺不错的!”田枫淇觉得自己的喉咙里塞着棉花,扯了扯嘴角,从戚飞雪手里抽出手,低着头跟在旁边不说话。

    李雪听到说话声,从正房走出来看到戚飞雪就兴奋的扑过去:“啊啊啊,亲爱的,你果真来了!刚刚宋正阳说大洛去接你了,我还以为他逗我呢!”

    戚飞雪脸上带着笑,刚从洛夕手中抽出手,就被李雪一把熊抱在怀里!洛夕不满的啧了一声,揪着飞雪的胳膊把她拉开:“行了!我还没这样抱小雪呢!赶紧回去!”

    李雪看着被洛夕牢牢控制在怀里的戚飞雪,揶揄的看了他们一眼,小声嘟囔道:“酸腐味……”

    离田枫淇越近,她对自己的排斥感越强,戚飞雪眉心紧了下,又松开,也许是自己的错觉吧,她侧眼看了田枫淇一眼,笑着说:“走吧,我们都进去吧!”

    田枫淇觉得自己的心里不畅快急了,看见飞雪这幅女主人做派就打心眼里厌烦,戚飞雪察觉到她的态度,微微垂下眼,她没感觉错,田枫淇就是对自己有着莫名的不满!记得当时港城做节目的时候,田枫淇虽然给她一种高高在上的睥睨自己的感觉,但是总体还算气氛比较和谐,但是今晚……她皱了下眉,看了看紧紧拉着自己的大手,心里默默的感叹道:可能原因就出在这里!

    一顿饭吃的田枫淇食不下咽,她皱眉看着旁边两个人甜蜜的互动,心情就像被人强迫喝下一大碗浆糊一样的搅缠不开,愤怒、不甘相互掺杂,让她整个饭间都沉默不语。

    其他人对于洛夕两人经常虐狗的行为貌似早已习惯,但是此刻看到洛夕不停的给戚飞雪夹着菜,眼睛一刻不离的黏在飞雪身上还是给予了最大的鄙视,“大洛!大洛!你夹得是一块生姜!”唐朗打趣的声音响起,众人都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戚飞雪也抿着笑,端起面前的盘子,接过那段生姜,解释说:“洛夕怕我感冒!”

    唐朗意味深长的扫视了他们两眼,发出一声感叹:“老天啊,你也赐我这么一个善解人意又处处维护我的女朋友吧!”

    话音刚落,就觉得一团白乎乎的东西扑面而来,他伸手一抓,发现是一团湿巾,接着就听见洛夕凉飕飕的话:“做梦可以有!”

    众人大笑,田枫淇垂下头,看着自己精心做好的指甲,有些嘲讽,善解人意?处处维护?这些她统统感觉不到,她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刺的她心里发酸!

    戚飞雪旁边坐着李雪,两人时不时的交谈几句形象设计室的事情,主要是李雪在说:“已经开始装修了,我没找设计团队,我大学有一个社团的团长就是学这方面的,他帮咱们设计的,我觉得还蛮好的,等他修改完了,我再发给你看看,下周我准备去趟香港,那里刚好有一个时尚论坛,我想去看看,不过这种门票很难弄到手,不过,你别管了,我自己想想办法……”

    戚飞雪给她的杯子里添着果汁,听她说到香港的时尚论坛,脑中突然叮了一声,然后快速的拍拍她:“这个交给我,我给你弄门票!”看着李雪有些愣怔的眼神,她笑着说:“我走的时候,听隋说香港这个也给他□□了,但是他去不了,我去拜托他帮帮忙,看看能不能把那张门票换成你!”

    李雪两眼放光,拉着她的胳膊,兴奋的说:“那真太好了!飞雪,如果真的能去,不光是货源、渠道等方面,我们也算是有了一个平台啊!”

    飞雪被她的情绪感染,也笑的眉眼弯弯:“你谢什么,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吗!”

    一会儿功夫,洛夕就又给戚飞雪面前的小碗里堆得满满的,碰碰她:“先吃……”

    戚飞雪转过头,就看到洛夕夹了一筷子鱼肉送到自己嘴边,看着她看自己,笑着说:“已经挑出鱼刺了,张嘴……”

    田枫淇如坐针毡,一眼都不像再看,眼里、心里都冒着酸意,但是眼神却不受控制的定在两人身上,她旁边坐着宋正阳,看到她的表情,宋正阳微微一哂,故意和别人起哄:“大洛不开窍则已,一开窍自带虐狗技能啊!你们只是现在被他虐,要知道比赛时候我和他住一个屋,我的天,我觉得我现在强悍的心灵很大一部分得益与大洛每天浑身都萦绕的粉红泡泡!”

    罗飞一边努力的吃着澳洲大龙虾,一边点头:“自从谈恋爱,我们四人组就名存实亡了!更气愤的是,不管我们刷多重要的副本,大多重要的boss,只要飞雪的信息回过来……一切就成了泡影!”

    洛夕对众人的揶揄置若未闻,看到戚飞雪夹了一个大闸蟹,他有些不赞同的皱了下眉:“这个时候的蟹都不算肥美,而且本质寒凉,你这几天不是快到时间了吗?不吃行不行?”

    戚飞雪红了耳根,横了他一眼,自从知道自己的亲戚拜访时间,这几个月没到时候,总会收到来自大洛同学的温暖提醒:不许碰凉水、不许吃凉食、要贴暖暖贴、红糖姜水比红糖水要好……哦,最后一句是发给陈沫的!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掌握的这些,此时听到他关心的话,戚飞雪虽然面色羞赧,但是内心甜蜜的冒泡泡。

    洛夕看着她的表情,以为她十分想吃大闸蟹,无奈的叹口气,拿起一只蟹,一边熟练的剥着蟹壳,一边温柔的说:“呶,只能吃四分之一,不能多吃!”

    田枫淇看着两人脸上如出一辙的甜蜜笑意,微垂下眼,手里的湿巾已经被她揉搓出了破洞,心中莫名的郁气直冲脑顶,一句不经考虑的话脱口而出:“阿阳,你不能吃大闸蟹的,你忘了?”

章节目录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