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夕伸手接住她,咧开嘴笑着将她抱到怀里,低头在她的耳边蹭了蹭,拍下她的腰,嘟囔道:“抢我台词!”

    戚飞雪笑着偎在他怀里,刚刚的凉意被他温暖的怀抱驱散,她仰头看着盯着她看的洛夕,戳戳他胸口:“还生气吗?”

    洛夕笑眯眯的揽着她的肩膀往外走:“生气!不过刚刚抱一抱你发现自己居然不生气了……”

    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长,渐渐的重叠在一起,成了一条直线,分不出彼此。戚飞雪看看周围,拉了拉洛夕说:“我们去哪儿?”

    洛夕凝视着她,弯腰在她耳边呢喃:“你想去哪儿?今天晚上都听你的……”说着还对她不停的眨着眼睛。

    戚飞雪看着他表情坏坏的样子,脸有些红,清了下嗓子:“哦,这样啊,我本来就是想看看你的,现在看完了,我们各自回去吧……”

    话还没说完,就被洛夕勒住腰,恨恨的语气从头顶传来:“想得美,我还没找你好好算账呢!”

    戚飞雪好笑看着他说:“你刚刚都说你不生气了呀!”

    “那时刚刚,抱着你就不生气,不抱你我就生气!”搂在她腰上的胳膊紧了紧,看了看四周,飞快的在她笑着的眼睛上亲了下,抬起头故作镇定的说:“走吧,去你那儿!我今天晚上请假了,明天直接赶去飞机就行了。”

    陈沫当然不会让洛夕去节目组给飞雪安排好的酒店,所以在另外一家设施、安保都不错的酒店用自己的身份信息定了房间,并且亲自护送两位祖宗一前一后进入房间后,便只身回到节目组订好的酒店。走之前,拉着飞雪欲言又止了半天,最后将早已准备好的一个小红盒子塞进了飞雪的包包里,面色有些古怪的说:“我随便拿的,要是不合适,你们将就着用吧!别折腾太晚!”说完一溜眼的跑上门口的出租车,转眼就不见了。

    戚飞雪站在空荡荡的电梯里,好奇的从包包里拿出刚刚陈沫塞进去的小盒子,前面是一排英文,她蹙了下眉,将盒子转过来,眼睛看了下面的一行小字,脸刷的一下子红了,飞快的将盒子攥紧在手里,四处看了看,看到只有自己一个人,她才微微松了口气,想到刚刚陈沫说的话,她觉得手里的东西就像火炭一样不知如何安放,就在此时,电梯叮的一声,到达楼层,她有些心虚的走出电梯,四下看看,整条长长的走廊空无一人,电梯旁边立着一个垃圾桶,她面色坦然的将手里紧紧攥着的盒子快速的丢了进去,步伐稳定的离开,这个陈沫,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

    洛夕洗完澡从沐浴室出来,看到戚飞雪还没有上来,安静的套房好像有些空旷,他有些无聊的将电视打开,转身看着卧室那张大大的双人床,点点头,这个陈沫,还不错嘛!

    戚飞雪走到房门前,想到今天晚上就她和洛夕两个人,又想到刚刚扔掉的东西,脸就止不住的发烫,她抬手轻轻拍拍脸,在心里不停的说着:“不多想不多想不多想……”

    洛夕听见响动,打开门就看到红着一张脸站在门口脚下不停的蹭着地毯的戚飞雪,他奇怪的伸手把她拉进来,抬手摸摸她的额头:“病了?脸怎么这么红?你就是穿的太少了,刚刚你的胳膊都是凉的!现在早晚温差大,你也不准备个外套……”

    戚飞雪拉下他的手,抬脚快步走进去,拿起桌子上的杯子,灌下一大口水,低着头轻轻的吐出两个字:“没有。”

    洛夕没有注意到她的不对劲,把门关好之后,跟在她身后,嘴里还在念念叨叨:“你身子这么单薄,抵抗力差,而且最近你又瘦了!你就是不爱惜自己……”说着目光扫过她短裤下面的光洁如玉的大长腿,眼神暗了暗,走过去毫无预兆的从后面把她抱起来放到沙发上,手放到她的腿上,皱皱眉:“呶,腿也是凉的!以后不许穿短裤!”

    戚飞雪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就坐在了柔软的沙发上,他的手心很热,摸在自己的腿上,让她不由的瑟缩了一下,洛夕的手心的温度透过皮肤让她觉得被他触碰的那一块温度高的有些心慌,她把腿往后收了收,而那只大手也跟着往上移了移……

    洛夕觉得自己手下的皮肤滑腻的让他舍不得离开,沁凉的皮肤让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想多一寸再多一寸,这样想,也这样做了,他的手顺着小腿往上,却发现手下细长笔直的腿往后缩了缩,他一抬头就看了戚飞雪像小兔子一样紧张的看着自己,脸貌似比刚刚更红了,他觉得手下的温度好像也升高了很多,热的让他有些口干,两人静静的对视着,电视里的声音越发的凸显了房间中暧昧的安静,看着她脸上的红晕,洛夕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他的手慢慢的从她的腿上慢慢上移,另一只手也揽住她的腰,看着她乖巧的闭上眼睛,仰起头,他轻轻笑了下:“亲一下就不羞了……”

    两唇相接,像是羽毛一样的划过两个人的心房,多日的思念突然迸发,洛夕在戚飞雪腰间的胳膊越发用力,两人之间身体紧密相贴,洛夕试探的用舌尖划过她的唇瓣,探入其中,青涩中带着温柔,戚飞雪的小手抓住他胸前的衣服,另一只手已经攀在他的肩膀上,她慢慢的试探回应,却不想让洛夕更加激动,吻的更加用力,两人一起栽倒在沙发上……

    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两人唇舌相交,洛夕的唇轻轻的落在戚飞雪的脸颊上,她的脸红扑扑的,眼眸含水,听到电话铃声,轻轻的推推他,洛夕一点也不想理会这个电话,他将她的手抓住,吻轻轻的落在她的耳朵旁边,热气喷薄在她的耳边,她觉得自己的身上沁出一层薄薄的汗。

    “洛夕……电……”不等她说完,温热的唇再次含住她嫣红的唇瓣,含糊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不管……”

    洛夕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她的唇就像糯糯的棉花糖一样,让他怎么吃都吃不够,他握住她的手,将它拉放到自己腰上,咬了下她的唇瓣,趁着她吃痛,柔软的舌再次滑入……

    铃声终于停止,飞雪在思绪迷乱中放松了身体,可是下一秒电话铃声再次响起,大有不接就一直打的意思!随着不停响起的电话声,被吻得七荤八素的戚飞雪也渐渐清醒过来,她转了转头,再次推了推压着自己的洛夕:“电话……”

    洛夕松开她,撑起身体,恶狠狠的盯着不停响着的手机,“靠!”

    戚飞雪也缓缓的坐起来,看着他懊恼的样子,有些想笑,看到他转过头一双黑眸专注的看着自己,她赶忙抬手捂住自己滚烫的面颊,用腿碰碰他:“快去接电话……”

    洛夕看着她娇羞的样子,抬手捂脸还故作认真的提醒自己接电话的动作怎么看怎么可爱,他的目光落在她红嘟嘟泛着水光的唇上,低头再次啄了下她的唇,捏了捏她的鼻子,站起来向电话那边走去,一边走一边恶声恶气的说:“最好是有事,要不然,打电话这孙子给我小心点!”看到他离开沙发,戚飞雪飞快的从沙发上坐起来,低头寻找自己的鞋子。

    洛夕从床上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的名字,皱了皱眉,疑惑的滑下接听键:“淇淇,怎么了?”

    田枫淇坐在酒店的飘窗台上,看着这个陌生的城市的车水马龙,手里晃着一杯红酒,听到电话那边有些低哑的声音,她轻轻笑了:“阿阳,你在哪儿呢?”

    戚飞雪正在低头穿鞋,就看到洛夕拎着一双拖鞋放到她跟前,她将小脚丫子塞进去,看着洛夕有些微皱的眉头,奇怪的眨眨眼,洛夕拍了下她,对她摇摇头,“我在酒店呢。”他声音平静。

    戚飞雪看到他不像有事儿的样子,对他指了下沐浴室,转身走了进去,洛夕看着她的背影,一点也没有注意到那边都说了些什么,胡乱的嗯了几声,就听到田枫淇语气认真的问:“阿阳,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洛夕愣了下,点头说:“对!”

    田枫淇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如坠冰窖,从内而外透着寒意,她有些呼吸不畅:“真的假的?”

    “真的啊,这个有什么真的假的。”洛夕漫不经心的通着电话,一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田枫淇拿着电话半天缓不了神,她眼前不断出晚上在体育中心看到的画面,她坐在出租车上,透过车窗发现洛夕将一个女孩子抱在怀里,脸上的笑容是她从没有见过的温柔喜悦,车子开的太快,等她下车回去的时候,那个地方已经不见人影,她一直欺骗自己是自己看错了,可是整个晚上,这个问题就像蔓藤一样在心里疯长,真的问出口,听到这个确定的答案,她突然觉得原来古人说难得糊涂诚不欺她!

    “是谁啊?叔叔阿姨知道吗?”

    听到田枫淇质问的语气,洛夕的眉头皱起,他淡淡的说:“知道啊,我的教练他们都知道!”

    田枫淇觉得一口气堵在胸腔不上不下,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艰难的闭了闭眼睛,再睁开语气轻柔的问:“哦,看来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不够意思啊!”

    洛夕有些无聊的从戚飞雪的包里掏出她的手机,对着自己拍了几张照片,嗯了声,不再说话,尴尬在电话两边蔓延,听到门响,看到飞雪的身影已经出现,洛夕匆匆的说:“还有事儿吗?如果没事儿的话,你早点休息吧。”

    戚飞雪察觉到他迫切的想挂电话的心情,她知道这个时候她应该如愿的挂断电话,但是她的举动却促使她问出了:“你怎么不说是谁啊?我认识吗?”

    洛夕看到戚飞雪垂着一头长发坐在创办的椅子上擦头发,水汪汪的大眼睛随着擦拭的动作一下一下的扫过自己,心中被她看的有些骚动,他有些不耐烦的说:“认识……”突然想到元明的话,赶紧改口说:“认识?应该不认识吧,有机会的话介绍你们认识。淇淇,我困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田枫淇沉默了下,默默的嗯了一下,电话还没挂断,就听到洛夕在那边带着笑意说:“来,我给你擦……”

    她觉得这声音犹如五雷轰顶,劈的她拿着电话的手一僵,所以,晚上她看到那个人真的是洛夕,他现在是和他女朋友在一起吗?

    洛夕趴在床上,戚飞雪躺在他旁边,两人十指相扣,她的声音柔软甜糯:“……她说你们身上都是伤,你身上也有伤吗?”

    洛夕转过身,看着灯光下她眼里的担忧和心疼,慢慢的伸出手,用手指划过她的眉毛、鼻子最后落在她的唇瓣上,“雪儿……”他的声音柔和,带着一种缠绵的磁性,伸手将她搂进怀里,低声说:“有啊。”感觉的她身体一紧,他的手轻轻抚摸过她的后背,淡淡的说:“运动怎么会没有伤,不过都是以前了,现在的我很好。”

    戚飞雪抬头看着他,伸手摸向他的肩、肘、腰……喃喃的问:“会疼吗?”

    听着她有些着急担忧的声音,他拉住在他身上碰来碰去的手,将她按回自己怀里:“不疼,其实当时受伤时候那种疼的感觉也都不记得了!别担心,恢复的都很好。”说着在她的发顶、额头落下轻轻的吻,轻声在她耳边重复:“别担心……”

    戚飞雪的手紧紧的攒着他胸前的衣服,头在他怀里蹭了蹭,声音像是小猫一样:“洛夕……就算为了我,以后一定保护好自己好吗?”她的眼眶有点发红,攥着他衣服的手手劲,低声说:“我只有你,所以……不要让我担心……”

    “嗯!”洛夕不停的抚着她有些紧张的后背,眼里慢慢都是心疼,他会陪着她,一直!

章节目录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