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夕呵的笑了下,手臂一紧把她箍在自己怀里,看着她问:“这样才算有力!”

    戚飞雪盯着他,笑着不说话,仰着小脸柔柔的看着他,洛夕觉得心中发痒,低声问:“怎么不说话?看什么?”

    戚飞雪伸手摸住他的脸,轻声说:“不想说话,想看你!”

    洛夕脸上的笑意加深,慢慢低下头:“一会儿再看,现在做点别的。”

    戚飞雪抿着笑,看着他的脸慢慢靠近,突然一扭头,用手盖住他的脸,笑着说:“不要,我还没洗脸呢!”

    洛夕慢慢向下的动作被一双小手猛地糊住,听到飞雪的话,目光透过指缝瞪着她,看到她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霸道将她的手拉下,固定在她身后,另一只手托住她的头,凑上去亲了亲她的唇瓣,呢喃的说:“我不嫌弃!”

    戚飞雪感觉到唇上柔软的触碰,心跳停顿一秒,接着就是加速跳动,两人唇瓣相碰,空气中多了些甜腻的滋味,她的余光看到洛夕垂下来长长的睫毛不停的抖动,抱着自己的手臂也有些发紧,她微微翘起唇角,缓缓的抬手……

    洛夕感觉到她的笑意,有些赌气将她的头按向自己,在她的唇上蹭了蹭,气闷的说:“不许笑!”

    戚飞雪慢慢的闭上眼睛,胳膊搂住他的脖子,抿了下他的唇瓣,洛夕觉得一种过电的感觉从嘴唇向全身蔓延,他微微睁大眼睛,看着她已经闭上的双眼,眼角带着一丝笑意,试探着在她的唇上揉捻,她长长睫毛轻轻抖动,划过他的鼻梁,痒的他将怀里的人抱的更加紧密,微微向上提起,舌尖慢慢撬开她的唇齿,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元明看着坐在一旁低头玩儿手机的陈沫,想了想,找了一个话题:“飞雪在剧组怎么样?”

    陈沫抬起头,想了下,说:“还行,飞雪不爱说话,拍完自己的戏,就在一旁看别人拍摄。”说着将手机放到茶几上,撇撇嘴:“不像吕书筠那么会做人,就买过一次早餐,还嚷嚷的全剧组人都知道,我们都给剧组买过好几次下午茶了,也不见像她那么炫耀!”

    元明眼睛看向门的方向,抬手看了看表,说:“飞雪这边你多操心,买水、买吃的不要小气,我们不炫耀不代表剧组的人不知道,相比较买了就说的,大家更喜欢这种的。我看她性格确实□□静了,但是警惕心挺强,你好好照顾她,回头给你加奖金!”

    陈沫噗嗤一下笑了:“放心吧!元哥,我看飞雪就像我妹妹一样呢!”

    元明起身走出房间,低声说:“走吧,去看看,时间差不多了,都是年轻人,别没个轻重,整出个啥啥啥就不好了!”

    洛夕抱着戚飞雪坐在沙发上,耳朵红彤彤的,飞雪的脸上也是一片绯红,两人相视一眼,又飞快的闪开,最后又再次看向对方,洛夕突然笑了,捏了捏她的耳朵说:“干嘛不好意思,亲自己的男朋友有什么不对!”

    飞雪横了他一眼,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小声说:“我没不好意思,我舌头疼……”

    洛夕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掩饰的摸了摸她的头发,靠近她:“再亲一下就不疼了……”

    飞雪被他不要脸的话气笑了,抬手软绵绵的锤了他一拳,娇声问:“你吃饭了吗?什么时候从帝都出发的?”

    洛夕握住她砸过来的拳头,拉在手里,一边把玩儿一边说:“下午4、5点的时候,你吃饭了吗?刚刚下戏回来,应该没吃吧?”说着语气有些委屈:“我本来想去看你拍戏的,元哥不让!”

    飞雪看着他将手指插入自己的手指之中,十指相扣,靠在他肩膀上柔声说:“我明白,我看到你就很开心了!很开心!很开心!”头在他肩膀上一点一点,仿佛怕他不相信一样。

    洛夕揽过她,听着她的话,心里满当当都是幸福,不过眼睛扫过桌子上放着的高考真题,沉声问:“你每天还做题?那你都是几点睡的?”

    戚飞雪靠着他的头微微转动,看到那几本书,点点头:“对呀!我想参加明年的高考,本来去年都准备报名的,结果……”话音渐渐落下去,脸上的表情有些惆怅。

    洛夕的手在她肩头摩挲了两下,问:“怎么了?我老听你说小乔,她现在在舞蹈学院,是不是就是去年参加的高考?”

    戚飞雪惊讶的直起身子,惊喜的说:“你还记得?”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这种被人记住所说过话的感觉,真的很贴心。

    洛夕看着她开心的样子,心中有些酸涩,他的雪儿以前过得是有多么孤独啊?居然连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都这么开心!将她揽回怀里,声音温柔了几分:“嗯,你总说找小乔找小乔,所以就记住了,等我们都忙完了,一起和小乔吃个饭!”

    飞雪将脸埋在他的肩头,轻轻嗯了一声,慢慢说:“本来去年和小乔约好要一起考大学继续做同学的,结果高考前,一个公司周年庆,找我们几个同学去给他们表演节目,这也是我们平时赚零花钱的一种方式,可是谁知道那天快到最后了,舞台突然陷下去一块儿,刚好就是我站的那个地方,然后右脚踝骨裂了……”

    洛夕听着她讲,揽着她的手慢慢加重了力道,她刚说完,洛夕就将她的右脚抓在手里,在脚踝的地方轻轻揉了揉,问:“这里?还疼吗?”

    戚飞雪看着他轻柔的动作,眼眶发热,他的大手轻轻的覆盖在自己的脚踝上,热度透过皮肤一层层的传到的全身,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摇头说:“不疼了!一点也不疼了!”

    洛夕微微皱着眉,将她圈在自己怀中,他的女孩儿在认识他之前到底受过多少磨难,光是想想,都觉得心疼无比,他的下巴蹭了蹭戚飞雪的发顶,轻声说:“对不起!”都怪自己出现的太晚!

    吕书筠从套房出来,默默的走回自己的房间,她没有助理,和剧中另外一个饰演郡主的女孩子住在一起,看到她回来,那个女孩子从镜子前面抬起头,问了声:“你回来了?”然后继续处理自己鼻子上的黑头。

    吕书筠站在玄关,静静的看着她,嗯了一声,便躺到了床上。同屋的女孩儿看到她精疲力尽的样子,问:“你怎么了?陌老师找你说什么呢?”

    吕书筠闭了闭眼,压下心中烦躁的情绪,开口说:“没说什么,欢欢,我想睡会儿,醒来我们再说行吗?”

    谢欢好奇的看着她,不过还是点点头,说:“噢,没事儿,你睡吧!”

    得到安静的吕书筠,闭着眼睛,脑中却想着刚刚陌燕对她的谈话:“书筠,你是我从千万个人中选出来的,对你,我可以说是寄予厚望!这部电视剧播出之后,你要明白,红的只会是一个人,你觉得你比戚飞雪的优势在哪里?……进入这个圈子,就不要想着得过且过,要么红,要么永远给人做配!你年轻、条件又好,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合约,你看看,然后给我一个答复,我绝对会让你成为第二个夏雪菲!”

    坦白讲,她并没有打算签约陌燕工作室,所以当初试镜选上之后,除去主角被抢的不甘心之外,她还有点暗暗的欣喜,那就是不用面对陌燕工作室的合约,也不用得罪人,可是她却没想到,事情发展到现在,主角没了,合约还是落在自己头上!

    吕书筠有些憋闷的翻个身,戚飞雪为什么不签陌燕工作室她不清楚,但是她不想签陌燕工作室是因为她不想以后只拍偶像剧,她将这次电视剧拍摄看成一个跳板,有了人气之后,她是要转型走大荧幕的!陌燕工作室虽然圈人气,但是捧红的人咖位都不高,偶像剧明星这个标签一旦贴上就很难撕下来,如果再签约陌燕工作室,那自己以后就真的只能在偶像剧中打转了,可是陌燕那句“红的只会是一个人!”不停的在她脑海中出现,想到这里,她有些烦躁的摇摇头,突然想到了戚飞雪,凭心而论,戚飞雪比她外形出众,加上超强的表演天赋……她咬了咬唇,真的好不甘心!

    元明看着坐在对面的两个人,看了下时间,说:“走吧!你明天还要进队呢!”

    正在小声和戚飞雪说话的洛夕,抬头奇怪的看着他:“去哪儿?”

    元明愣了下,突然提高声音:“你不会今天晚上不打算走吧?”看到洛夕理所应当的点点头,他突然觉得一口老血就要喷出来,努力忍了忍,坚决的说:“不行!”

    洛夕眨了眨眼睛,伸手抱着戚飞雪说:“我来的时候就打算是明天早早回去的!元哥你要是有事,那你先回去,我明天早上自己开车回帝都。”

    “不行!”这句不行是戚飞雪说的,她看着洛夕说:“你不许开车!”

    听到她说不行的时候,洛夕突然转头看着她,听到她的话,语气怀疑的问:“那你让我走?现在走?”

    戚飞雪看着她黑漆漆的眼睛带着一点点伤心看着她,头怎么也点不下去,洛夕趁热打铁:“雪儿,我明天进队然后就要全国联赛了,我们很久都见不到了,你就不留留我?”

    戚飞雪为难的看了看元明,有看了看扒着她的洛夕,弱弱的说:“已经快12点了,要不然,元哥……”

    元明无力的吐出一口气,摆摆手:“算了,我管不了你们了!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戚飞雪有些抱歉的看着元明,洛夕突然笑着在戚飞雪脸上吧嗒了一口,挥挥手对元明说:“好啦,元哥,你赶紧去休息吧,陈沫,你再去开个房间,明天都要早点起来呢!早睡早起身体好……”

    陈沫愣愣的看着眉飞色舞的洛夕,有些跟不上他的思维,这是什么情况?自己为什么被赶了出来?难道不应该是他和元明出去吗?她刚张嘴准备说话,就听见元明压制着声音吼了出来:“不行!这个绝对绝对不行!你绝对不能和飞雪住一间!这里人多口杂,《格格传》剧组都在这里住,你想干嘛!想明天就上头条吗?你想好怎么向俱乐部和篮协交待了吗?……”他眼睁睁的看着在自己面前关上的门,剩的下话硬生生的噎在嗓子里,麻蛋自己也是1.80的大汉,为什么就像个麻袋一样的被洛夕拎出来了呢?悲愤的元明和一脸茫然的陈沫面面相觑半响之后,两人无语的转身去了各自的房间。

    洛夕关上门,转身看着站在原地目瞪口呆的戚飞雪,笑着走过去抱住她,开心的说:“这下可以安静的睡觉了!”

章节目录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