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传》临时换角为哪般,为你深揭空降女主角戚飞雪的身后背景

    陌燕工作室的偶像剧尽管常常被人骂成狗,但是依然改不了人家强大的造星能力,从最开始的夏雪菲到播出一半就被封的天天有喜的女主角王晓,从最开始的安乐到配角压过主角的冕凌飞,现在活跃在八点档、午间档、寒假档、暑假档的面孔,细细一数就会发现,差不多眼熟的都是参加过陌燕工作室的电视剧,就凭这点,陌燕的偶像剧教母地位坚不可摧。

    去年因为抄袭和大尺度,《天天有喜》停播了,估计以后也没有什么再见天日的机会了,解禁之后,陌燕工作室带着他们的经典剧目《格格传》重新杀回了众人视线,众所周知,陌燕爱用新人,用她曾经的话说,新人心思比较纯净,所以很容易塑造出她想象中的纯美形象,但是这部剧与以往都不同,陌燕居然为这部剧办了试镜,所以就在圈内都纷纷猜测,试镜只是借口,宣传才是真相的时候,陌燕新剧的女主角已经确定了,刚好就是这次试镜出来的新人,吕书筠。可是等到开拍时,记者们才发现,女主角悄然变成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纯新人,戚飞雪。

    这个姑娘长得美,确实比吕书筠长相要胜一筹,但是为什么陌燕会用这个新人挑大梁而放弃自己千辛万苦选出来的吕书筠呢?虽然对外一致给出的原因是戚飞雪更适合这个角色,但是还是有记者还是听到工作室有人想记者隐晦的透露,戚飞雪背后有人!并且那个人背景很大,为了捧红戚飞雪,向陌燕施加压力最终为美人取得了主角位置。

    这样讲,一切都解释的清了,可是这位空降主角背后的金主到底是谁呢?工作室的内部人员没有透露,只是说来头很大。面对这样一个横空出世的纯新人来挑肩女一号的电视剧,记者只能表示,感到很忧伤。

    ……

    陈沫看完之后,翻了几页评论,眉头皱起,这篇报道看起来是在说陌燕电视剧的质量不行,其实八卦爆点全部集中在飞雪背后所谓的金主!

    “我看到那个妹子的照片了,确实美得冒泡,不过还是很好奇妹子背后的金主是谁?”

    “向陌燕施加压力?哇擦,记者你确定你没有写错?以陌燕现在在圈里的地位,还能向她施压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吧?”

    “最讨厌这种走后门的了,吕书筠心里该有多憋屈啊,再努力也比不上人家背后的一句话!”

    “编编居然说她比吕书筠长得美,吕书筠是魔都舞院的校花好吧!何况人家也是正正经经拿来的角色,比那个空降不明物美多了好吧!”

    “+1,突然觉得她的长相特别不顺眼,整容脸!”

    “楼上的小心,能施压陌燕的估计来头深厚,你们小心追踪你们!”

    “刚刚看照片还觉得那个什么雪长得挺好看的,现在看到这个报道,再仔细看,吕书筠比她长得自然多了,更重要的是人家吕书筠走的正当!”

    “整容脸+1”

    ……

    陈沫皱着眉头,抹黑就抹黑,这话里话外的压一个黑一个是什么意思?抹黑这件事情虽然有些棘手,但是并不难处理,主要看时机,现在澄清什么都没有用,演员演员,说白了,这个圈子,作品说话,你演技好,作品多,奖项过硬,就算有再多的脏水你都能洗白白,可是反之,那就是万劫不复。

    可是着明贬女二实则黑飞雪的影响就很坏了,这部剧播出,火是一定的,到时候吕书筠也会有自己的粉丝,想到那些真爱粉的攻击力,陈沫觉得有些头疼。她看着已经站到位置上的戚飞雪,有些忧愁的叹口气,也不知道第一次拍电视剧的飞雪表现的怎么样……

    景元二十二年,大齐元后嫡女赫雅公主为母守灵期满,景元帝派定国公世子,骠远大将军皇甫晟接迎公主回宫。

    皇甫晟站在帝陵之前,面色肃穆,一别13年,不知道当初的小小人儿是否还记得他这个幼时玩伴。

    风吹铃响,一身素衣的女官从反哺亭中顺列而出,走在最后的一个嬷嬷,快步走到他面前,屈膝行礼:“皇甫将军,请稍候,待公主为孝贤圣皇后上柱香之后,便可回宫。”

    皇甫晟微微后退一步,抱拳作揖:“麻姑姑客气了,一切请公主便。”麻姑姑再次屈膝之后,低头后退两步,转身走向殿内。

    “过!下一场,室内戏,镜头不要断。赫雅准备好了没有?”

    跪坐在蒲团上的戚飞雪听到导演的喊声,对着他点点头,做出一个“ok”的手势,这是昨晚上陈沫教她的。果然,韩峰看到她的手势之后,大手一挥,7、8个摄像机就靠近了她。

    赫雅公主身着素衣,头上已经换好了精致炫目的大拉翅,她面色沉静的跪在孝贤圣皇后的牌位之前,双目微闭,感觉到有人进来,她微微抬起眼皮,慢慢的问:“他同意了?”

    麻姑姑躬身回答:“是,皇甫世子估计还是念着当年的情谊。”

    赫雅轻轻的冷笑了一声,转头看着麻姑姑……

    “停!赫雅没对准机位,你这个镜头要对准的是2号机,你看错了,4号机是远景!2号机、3号机你们多操心点,她没经验,你们该主动推镜头就推镜头!别特么的像个傻子一样!”韩峰暴躁的大喊着。

    戚飞雪好不容易进入的情绪被打断,面色微微有些紧张,她从蒲团下面抽出剧本,又看了看,上面每一句台词都标着机位,她拿着剧本,开始寻找相对应的摄像机,看到2号机在自己的左前方11点方向,对着摄像师抱歉的笑了笑。

    2号机的摄像师慢慢推进镜头,对她说:“你注意看,从我这里开始,分别是4号机、1号机、3号机、5号机,别弄错了,下一场,你要先了解摄像机在哪里。”

    戚飞雪听到他的建议,对着他真诚的说了句谢谢,她确实是一直在酝酿情绪,并没有意识到机位在哪里,并且剧本上的机位她在背台词的时候都忽略掉了,她用指甲在机位两个字下面画了画,回去还要在练习啊!

    “开始!”

    赫雅转头看向麻姑姑,嘲讽的说:“当年的什么情谊呢?我都已经忘了,他又怎么会记得住。”

    麻姑姑心疼的看着跪在蒲团上的赫雅,低声说:“公主那时还小,但是皇甫世子不一样,他当时已经记事了。”

    赫雅默默的转过头,看了眼香烟缭绕后面的牌位,轻轻的合上双目。

    “过!下一场。”韩峰看了眼显示屏,这个演员表现的比她想象中要好得多,虽然犯了一些常识性错误,但是情绪、表情还是比较到位的,不过估计也和这场戏没太多表情有关。

    陌燕坐在场边,静静的看着戚飞雪的表现,翘起唇角,凉凉的说:“没想到啊,居然演的还不错!”吕书筠坐在她旁边,听到陌燕的话,手不由的攥紧了拳头,盯着正在补妆的戚飞雪,脸上露出一丝不服气。

    冕凌飞的余光飘过陌燕和吕书筠,微皱下眉头,有些疑惑的看着戚飞雪,这个女孩儿是怎么得罪了陌燕的?他进组前,也曾叫人打听过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得到的消息是陌燕看中了这个女孩儿,托了好几个人找到了这个女孩儿的联系方式,可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器重,而是有仇?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已经做好拍摄准备的戚飞雪,转头对旁边的助理说了几句话,转头继续看拍摄。

    一炷香烧尽,赫雅扶着麻姑姑从蒲团上站起身,看了看素净的室内,眼里流露出一抹不舍,轻声说:“要离开了啊。”

    麻姑姑微笑着说:“是啊,公主终于可以回宫了!”

    赫雅轻笑了下,玩味的看着麻姑姑问:“姑姑很高兴?”

    麻姑姑脸色一变,匆忙下跪:“奴婢是为公主高兴……”

    赫雅低头看了她一会儿,突然轻笑出声,弯腰扶起她:“姑姑这是做什么,我当然知道你是为我高兴。”说罢展平双臂,说:“伺候我更衣吧,回宫见我的父皇,自然不能如此素净……”眼神之中一片冰冷。

    比韩峰预想的顺利,这幕戏不到3个小时就完成了拍摄,韩峰看了看天空,今天的天气有些多云,他与几个副导演商量之后,决定一个多小时后,等到有阳光的时候,再拍摄赫雅公主回宫的戏份。陌燕点点头,笑着走过去对戚飞雪大加赞赏:“表现的太好啦!你知道吗,当时这幕戏,韩导和我为你准备的是一天的时间的,没想到你今天的表现太出乎我们的意料了,是不是韩峰?”

    韩峰一边看着显示屏,一边点头:“确实表现不错,你是天生的演员。”说着抬起头看着戚飞雪,重复了一句:“你是天生的演员!”

    戚飞雪笑着谢过了陌燕的夸奖之后,便走到摄像机旁边去看刚刚的拍摄,昨天晚上和陈沫说完陌燕对她的态度之后,她们决定以后对陌燕保持基本的客气礼貌就好。

    看着显示屏上的小人,戚飞雪觉得有种奇怪的感觉,有些兴奋还有些新奇,原来自己刚刚是这样的。她看的认真,听着自己的声音,她有些出戏,韩峰也看到这里,说:“你的声音确实不合适这个人物,后期会加配音。”

    说完之后,突然盯着她脸,戚飞雪被他盯的有些发毛,就看到他转头盯着屏幕里的自己,她扯了扯嘴角,想问问,就听见韩峰叹了口气,说:“陌燕,她是很少见的上镜没变化的女演员之一!”

    陌燕、吕书筠、冕凌飞听到之后,都围过来看着屏幕里的戚飞雪,又盯着站在那里不敢动的戚飞雪,纷纷点头说:“确实啊!”

    戚飞雪被他们看的有些囧,又听他们说上镜没变化,一头雾水中,就听到冕凌飞向她解释:“我们上镜之后,或多或少都会被镜头有些扭曲,所以观众通过镜头看到的我们和我们本身是不一样的,这就是有些人上镜,有些人不上镜,但是像你这样,上镜之后和你本人没有什么变化就很少见,你适合文艺片,尤其是那种不化妆的文艺片,绝对棒!”

    韩峰接过话头:“没错,你适合文艺片还有纪录片,展示本真的那种,但是在其他片子中,其实你就算得上是不上镜了。”

    戚飞雪睁大眼睛,不上镜?其实刚刚她自己看到显示屏的时候还自恋的觉得自己看起来好像还挺不错的呀,看着她有些吃惊的样子,冕凌飞笑着说:“这个不上镜是相对的,相对于那些上镜人来说,你上镜没变化就算不上镜,但是其实已经很漂亮了!在我合作的女演员中绝对排到前五没问题!”

    吕书筠笑着锤他一下,问:“和你合作的女演员,我算吗?我排第几?”

    冕凌飞笑着搭着她的肩膀说:“妥妥前三啊!”说着还对戚飞雪挤挤眼睛,一副我开玩笑,你别在意的样子。

    戚飞雪笑着转过身,拿出手机,给洛夕发了一条信息:刚刚导演说我不上镜,有些被打击了。

    发完之后,找了个角度拍了一张自拍,看了看,总觉得不太好看,她删了之后又拍了两张,陈沫看着她拿着手机拍来拍去,走过来看了眼,嫌弃的说:“你这自拍技术也太渣了吧!”说着拿过她手里的手机,对着她咔嚓咔嚓的拍了几张,把手机丢给她,挤眉弄眼的说:“赶紧发给大洛吧。”

    戚飞雪笑着接过手机,挑了一张发给了洛夕。等到快拍摄的时候,洛夕的信息才回过来,是一段语音:我的雪儿最美了,他们眼睛都是瞎的!乖,再给我发两张照片……

    戚飞雪将他的声音反复听了好几遍,最后将陈沫给她拍的照片都发了过去,洛夕回的很快:这种习惯要保持!

    洛夕看着手机上的人笑颜如花,突然微微叹口气,好想她,怎么办?

    洛夕的手机不停的响起,冯静看着他盯着手机又是笑又是皱眉的样子,奇怪的看了他几眼,皱眉说:“放下手机,好好吃饭!”

    洛夕将图片保存下来,不舍的放到一边,心不在焉的夹起面前的一筷子菜放到碗里。冯静看了看不说话的儿子,问:“你什么时候进队训练?”

    洛夕扒拉了两口饭,又瞥了眼手机说:“后天!我和宋正阳、罗飞后天进队之后的训练任务就是配合战术,毕竟再有不到半个月,全国联赛就开始了。”

    洛修永看着儿子问:“这次全国联赛,你们队的目标是什么?”

    洛夕耸耸肩,说:“还不是去年的目标,重回霸主之位!去年输给了战风,岳教练都要气死了,那段时间我们的训练都翻了一倍!”

    洛修永闻言,哈哈大笑:“华辉就是那种急脾气,不过说真的,今年你们应该有希望……”

    冯静看着和丈夫说笑的儿子,想了想说:“阳阳,淇淇今天去泰国录节目,你能不能去送送她?”

    洛夕奇怪的看着自己的母上大人,问:“为什么要我去送?”

    冯静被自己儿子的问题噎了一下,有些忿忿的说:“你这孩子,那不是你从玩到大的伙伴吗,你去送她下又有什么为什么?”

    洛夕摆摆手:“我去不成,我下午还有事呢!元哥安排我明天要去拍健达的第三季广告,我下午还得去见他呢。”

    看到自己母亲的脸晴转多云,他立刻拿起手机说:“你老先别生气,我这就给她打电话说清楚情况好吧!”

    洛修永抬头看了自己儿子一眼,转头对冯静说:“以后别不和阳阳商量就答应别人事情!他大了,很多事情我们都做不了主。”

    洛夕拿着电话一边往外走一边说:“爸、妈,我先走了,对了,以后别叫我阳阳了!我都多大了啊!还叫小名!”

    冯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提高声音:“再大也是我儿子!”看着洛夕出了门,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她将碗筷收拾起来,突然想到什么走过去对洛修永说:“修永,我给你说,我今天去收拾儿子房间,发现他的床单……哎,这样我就放心了,要不然我还准备偷偷带他去做个检查呢。”

    洛修永看了眼开心的妻子,想到世锦赛时候见到的女孩子,还有第二天儿子对他说的话,他很少见到儿子除了篮球对其他事情也有那么认真的神色,他坐在酒店房间的沙发上,挺直着上半身,认真的看着自己,说:“飞雪是我女朋友,我喜欢她!”,当时一瞬间,他似乎在自己儿子身上看到了一种承诺的责任感。

    他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嗯,这下你就放心了吧!我老早就说过咱们儿子没问题,就你着急。”

    冯静翻了他一眼:“你就是个事后诸葛亮,每次都是不紧不慢的说没事没事,我这么操心还不是因为他是我儿子嘛!”

    洛修永挽起袖子,一边洗碗一边说:“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冯静撇撇嘴,转头对他说:“你觉得淇淇这个姑娘怎么样?”

    洛修永停下手里的动作,转头看着她:“你想说什么?”

    韩峰看看手表,再次确认群演的位置之后,登上高台看着下面的场景。这场戏是整部电视剧中场面最大的一场戏,共动用群演500多人,各类道具将近1000多件,他皱着眉头,拿起喇叭吼了几个站错位置的群演之后,抬头看了看从云层中要出不出的太阳,转身走下高台。

    戚飞雪深呼吸了好几下,看着几百步之外的関宫,眼神慢慢变得坚定起来。赫雅公主在外替母守灵13年,再次回宫之时,面对未知的环境,她要做的就是端起嫡公主的架子,不能让任何人小看了自己,替母后和自己拿回应属于她们的一切!

    韩峰眼睛紧盯着显示屏,这段剧情是赫雅回宫之后,先去関宫安放孝贤圣皇后灵位,在宫外,被礼司大太监拦下,以女子不得入関宫的祖训为借口,将赫雅阻拦在外。赫雅据不让步,最后双方对峙之下,赫雅命令身边护卫将礼司大太监拿下,进入了関宫。这场戏的重点在于赫雅公主的突然爆发,气势稍差一点,就会有种撒泼的感觉,从而毁了这个人物。

    戚飞雪双手捧着牌位,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开始!”

    她的眼皮微微下垂,充满感情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牌位,母后,我带你回宫!赫雅下巴微抬,捧着孝贤圣皇后牌位的手端端正正,步伐坚定的向前走去……

    风,轻轻吹过她的脸庞,鞋子走在青石板上发些微声音,在这空旷的宫殿上回荡,16岁的少女,眼神漠然,神色端穆,每一步,每一下都好像叩击在人心里。

    缓缓的走上台阶,她停下脚步,眼神扫过跪在门前的一大群宫人身上,眼睛微微眯了下,然后定定的看着尽在眼前関宫的大门,按照惯例,应该有宫人将门推开,她进去将牌位安置好。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她看着依然跪着纹丝不动的人们,眉头微微皱了皱……

    “停!踩下去啊!从他们的手上踩过去,你犹豫什么!”韩峰的声音突然响在空荡寂静的广场上,戚飞雪咬了咬唇,她当然知道接下来的剧情是直接从这些人手上踩过去,一直到达関宫门前,可是,她就是觉得踩不下去啊!

    韩峰看着她站立不动,火大的骂了一句:“你他妈的是聋子吗?我让你踩过去!今天的太阳一会有一会儿没有的,别她妈的因为你耽误时间!”

    戚飞雪看着跪在她脚下的人,越发的有些无措,她真的做不到好端端就旁若无人的从这些群演的手上踩过去,这场戏她穿的是花盆底,一脚踩下去得多疼啊!

    陈沫在一旁看的着急,陌燕微闭着眼睛坐在椅子上打盹,仔细看却能发现她唇角的一抹轻笑,眼看太阳又要羞答答的钻进云层,陈沫也不顾的许多,匆匆穿过人群,跑到戚飞雪跟前,低头看了看跪在她旁边的群演将手直白的摊在地上,眼神一黯,真是小人!这种下作手段也能想出来!

    她弯腰抓住那个群演的两个袖子猛地往外一抖,将袖边拉出来一截,然后转头对着韩峰旁边一个男人喊:“李副导,这边少了个道具,手模没有拿过来!”

    韩峰听到喊声,转头看着那个李副导,一下子把剧本砸过去:“你干什么吃的!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没检查,道具组的人呢?想干干不想干,滚!”

    陌燕睁开眼睛,看着李副导从道具师手里接过东西一溜小跑的过去把道具摆好,脸沉了下来,扭头看了看广场一角,有些不甘心的冲着那边点点头。

    戚飞雪看着接在衣服袖子外面的假手,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陈沫,陈沫飞快的说:“踩下去,后面的群演不会拍他们的特写,你仰头做出踩手的动作就行了,有什么回去说!”

    戚飞雪楞楞的点点头,等陈沫退场之后,转身对着韩峰比了一个“ok”的手势,韩峰皱着眉头,喊了声:“继续!”

    赫雅神色微冷,眼睛眯了眯,抬脚踩过跪在她面前的一个宫人的手,从他们的中间径直穿过,直到関宫门前。她直直的看着面前的大门,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开门!”

    洛夕开着车来到和元明约好的地方,刚一进包间,就匆匆的说:“元哥,你看到网上关于小雪的那些报道了吗?你能不能想个办法解决下?”

    元明正在看着明天广告拍摄的剧本,看到他急急火火的样子,将剧本合起来放到一旁,看着他说:“我是你的经纪人,其他人的事情和我无关。”

    洛夕愣了下,盯着元明看了会儿,突然弯唇一笑,不慌不忙的在椅子上坐下之后,点点头:“元哥说的有道理,是我没想到。如果让你平时在负责下小雪的事务,元哥觉得怎么样合适?”

    元明看着眼前坦坦荡荡和自己谈判的大男孩儿,面色有些复杂,他食指交叉,右手的大拇指不停的敲着自己的左手,半响开口说:“我要再加一成!”

    “没问题!那现在说说怎么解决小雪的事情?”洛夕眼都不眨的干脆应下。

    元明微微一怔,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洛夕吸金能力很强,现在在约的代言和广告就有12个,最高的一个运动服装代言费达到了8位数!世锦赛刚刚结束,他的表现让很多厂商看重,仅就这两天,有合作意向的就不下10个,如果不是因为国家篮协的管制,他的收入会比现在翻一倍!

    洛夕每个商业收入,他都会从中抽取百分之三的抽成,这是体育明星圈里给经纪人最高的抽成了,现在他提出要多加一成,他居然如此的无所谓?

    元明注视着洛夕,想从他脸上看到一丝丝开玩笑的痕迹,然而很遗憾,他只看到了他脸色认真的看着自己。他突然觉得有些尴尬,微微清清嗓子,说:“开玩笑的,不过举手之劳……”

    “不,应该的,小雪进圈到现在,元哥确实帮了不少忙,我和她都很感谢你,现在她和陈沫两个也确实需要元哥的照顾提点,这一成的抽成也是小雪应该付出的,不过因为她现在还没有收入,我作为她男朋友,替她出这份钱也是应该的。”洛夕正色说到。

    元明有些沉默了,他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微微掩饰了下自己的心虚,抬头说:“那些没关系的,现在不用理。都是据说、传说,这种八卦最没有杀伤力,洗白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不过重要的是看时机!”

    洛夕皱着眉头看着他,语气有些愤然:“可是网上都在骂她!”

    元明摆摆手,试图安抚有些激动的洛夕:“很正常,没有一个明星不被骂的。你也有人骂啊,也不见你这么着急。”

    洛夕睁大眼睛:“那怎么能一样!我是男的,没什么影响,再说了,别人骂我顶多说我水平不好,这也没有什么,但是他们居然那样说小雪!”

    元明看着越发激动的洛夕,叹口气:“但是现在不是反驳的时机!她什么作品都没有,这个时候反驳,只会让这个消息越滚越大。你啊,关心则乱,放心吧,等到合适的时机,我一定会让小雪打个漂亮的翻身仗的!”

    洛夕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不过转瞬就看着他说:“那好,谢谢元哥!对了,你回头有空给陈沫转点钱,小雪走的时候,我给她卡,她不要!唉,我怕她到那边委屈自己……”想着那天的拒绝,他的表情有些暗淡,语气也有些担忧和惆怅。

    元明点点头:“好!转多少?20万够吗?”一边说着,一边将手边的剧本推给他:“这是明天的剧本,你看看……”

    洛夕思索着接过剧本,转头说:“嗯,让陈沫别和小雪说是我给的。那就看着那些人骂小雪吗?”

    元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骂着多好啊,越骂越红啊!但是脸上还是认真的说:“也不会太久,网上的消息更新很快,这个消息很快就被压下去了。”

    只不过,元明刚说完这话没有一天,他就被打脸了,看着手机上的一个视频“空降新人演技垃圾,《格格传》导演发飙”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戚飞雪坐在沙发上揉了揉自己有些发僵的脚背,微微蜷起脚趾,一种酸痛从脚弓开始蔓延。陈沫坐在一边看着她,起身从箱子里拿出一瓶按摩油,递给她说:“这种清宫戏的鞋子最废人,你用这个油好好按按。”

    戚飞雪道了声谢谢接过来,一边开始按摩,一边问:“小沫,今天那个群演是故意的吗?”

    陈沫看着手机上的短信,看了眼飞雪,点头说:“对!一般这种戏份都是上道具的,哪能真踩啊,除非是导演特别要求!那个李副导也不是第一次跟电视剧组,道具、置景一直都是他负责的,怎么就能这么巧,今天这场大戏偏偏出了纰漏!”

    戚飞雪的手下的动作不停,平静的说:“是有人授意他的吧。”想到那个人,她不由的有些心寒,为了整自己,居然可以伤害一个群演的身体。

    陈沫回复了短信之后,语速飞快:“真是见鬼了,要不是咱们知道这部片子真的是她工作室出品的,我还以为她和这个片子有仇呢!”

    戚飞雪微微笑了下,擦干净一只手,一边拿过放在桌子上剧本,一边说:“所以我得做的更好才行,要不然……”她眼神没有焦距的飘向外面,没有起伏的说:“还不知道她还会做什么!”

    陈沫看着她平静的样子,有些奇怪的问她:“飞雪,你被人这样对待不生气?”

    戚飞雪抬头看着她,嘴角弯了弯说:“生气啊!但是不是因为她针对我,而是为了针对我用的手段,太不在乎别人了!”说完她低下头翻开剧本,语气有些轻飘飘的:“再说生气并没有什么用,对于这种人,最好的反击就是做的比她想象的要更好!”

    陈沫听着她有些微冷的语气,点点头:“你今天的表现已经够好了,我在场边看了,很入戏!你真的是第一次拍电视剧?”

    戚飞雪抬起头,抿唇笑了笑,看着陈沫有些好奇的眼光,点点头。陈沫的表情立刻变得惊叹,拉住她正在翻剧本的手:“真的?那你的情绪真的太到位了!怎么做到的?”

    戚飞雪微微垂下眼皮,嘴角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其实赫雅今天戏里的情绪对于她来说并不难理解,因为她们两个的境遇几乎差不多,都是一样没有母亲。赫雅有父皇,可是3岁就因为被批命格相克而被送去为母守灵的赫雅,这个父亲有相当于没有。从某种程度上讲,她是理解赫雅这个人物的,因为理解所以感同身受,她抬起头看着陈沫认真的说:“在片场的时候,我觉得我就是赫雅!”

    陌燕看着手机里的视频,女孩子身着华服背对着镜头,地上跪满了人,韩峰的咆哮清晰可闻,听到那句“别因为你耽误剧组进程!”她满意的笑了,将手机递给齐桓,满意的说:“拍的不错,发出去吧!”

    第二天戚飞雪5点就来到了化妆间,隋看到她,正在吃包子的动作一顿,嘴里的包子就噎住了,他一边捶胸,一边端起旁边放着的豆浆猛地喝了一口,结果烫的他眉头皱成一团,戚飞雪赶忙走过去,拧开自己水壶的盖子,给他倒了一盖子水递给他:“昨天晚上的水,现在刚好能喝。”

    隋接过一口饮下,又猛地锤了几下自己的胸膛,才慢慢的喘出一口气,一直冷淡的面瘫脸对着她翻了个白眼:“你的杯子不保温!”

    啊?戚飞雪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紧接着就听到他说:“你也来的太早了吧!”

    戚飞雪微微一笑,指了指架子上的旗头:“我怕耽误拍摄。”隋三下两口的将包子塞进嘴里,示意她坐下,对她说:“昨天第一次给你上妆,所以会让你来得早点,因为不熟,以后不用来这么早。”

    戚飞雪看着他熟练的将头发分区,冲着镜子里的他笑了笑。没过多久,扮演皇上的刘克林也进来了,看了眼已经坐在椅子上的戚飞雪,对着她微微点点头。

    刘克林今年45岁左右,是出了名的皇上专业户,流水的后妃,铁打的皇上,网上专门有人说,做皇上就要做刘克林这样的皇上,穿越n多朝代,拥有n多后宫,简直就是人生赢家!

    戚飞雪微笑的转头向刘克林打招呼:“刘老师,早!”

    刘克林坐在一旁,也笑着说:“没有你早啊,我刚刚还以为我是第一个呢!”

    隋将她的头摆正,然后看着刘克林说:“刘老师,这几天先委屈您了,等后天那边房间收拾好,你和付老师、云英老师就可以不用在这个化妆间挤了。”

    剧组原本安排刘克林他们几个比较老牌的演员是一个小化妆间,戚飞雪、冕凌飞、吕书筠、韩俊哲他们几个主演是一个化妆间,这个大化妆间是为那些有些戏份,但是戏份不重要的配角准备的,但是不知道前期筹备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那两间小化妆间还没有收拾好,所以昨天他们都是在这个大化妆间化的妆,好在戚飞雪昨天来得早,要不然她一个人的服化就需要差不多7、8个工作人员,化完她的再去化别人,铁定跟不上!飞雪也是看到了这点,所以今天早上早早就过来了,即使是现在,围着她转的也有4个人。

    刘克林不在乎的摆摆手,看着他身后的小化妆师正在帮他带头套,笑着说:“没关系,我的妆好化。”

    正说着,吕书筠从外面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些早餐,看到刘克林,笑着走上前:“刘老师,你来的好早呀,吃早饭了吗?我买了很多 。”

    刘克林笑着说:“吃过了,你问问飞雪,我来的时候她的假发都带好了,估计还没吃。”

    吕书筠脸上的笑容顿了下,走过来,将手里的袋子递过来,说:“飞雪你吃什么?我买的有红豆粥还有燕麦粥。”

    飞雪抽空转头看着她,笑着摇头:“谢谢你了,不过我吃过了。”在剧组坚决不要吃喝别人递过来的任何东西,再熟悉的人也不行!这是陈沫教给她的片场第一守则。

    吕书筠将手里的袋子放在她面前的化妆台上,笑着说:“你别和我客气!一会儿饿了再吃点,今天要拍昨天没拍完的戏,估计又得一天呢,你可不能大意!”

    戚飞雪忽略掉她话里的机锋,再次道谢之后,仰起头,任由隋在她脸上涂涂抹抹。渐渐的化妆间的人多了起来,冕凌飞、付秀婷等几个主要演员也走了进来,原本安静的化妆间也变得热闹起来,云英站在隋旁边看着正在进行最后工作的戚飞雪,笑着说:“真漂亮啊!也不知道是的手艺又好了,还是飞雪这个底版长得好!”

    刘克林笑着说:“都有,不过我偏向是因为飞雪长得好!”看到隋翻了个白眼,化妆间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吕书筠从镜子里瞥了一眼,看到那个眉目如画,面色清冷的女孩子,不由得也被她惊艳了下。她慢慢捏紧拳头,眼皮轻垂,遮住眼里一闪而过的不甘心!一会儿就要开始她们的对手戏,她就不信压不过她!

章节目录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