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你杯子里不应该是酒吗?”洛夕突然反应过来,疑问脱口而出。

    戚飞雪立刻竖起食指放到自己嘴唇前“嘘……”看着他迷茫的样子,她稍稍靠近了他一些,右手遮挡住脸,伸长脖子在旁边说:“我不能喝酒的,所以刚刚偷偷换了,你不要告诉别人。”

    洛夕微微微微侧身,感觉到她温软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脖子处,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全身蔓延,耳朵有些发烫,女孩儿气息喷洒的地方有些痒痒,他转头看向正在说话的女孩子,她的一双眼睛亮闪闪的看着自己,恳求的语气让他的心微微有些发颤,他点点头,看到她展颜一笑,他低声说:“其实这个办法不错的!”

    两人正在说话,戚飞雪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她伸头去看,长沙发上坐着一溜人,几个球员刚刚被惩罚做俯卧撑才从地上爬起来,她有些奇怪的看着叫着自己的人,是今天和她一起刚进俱乐部的一个女孩子,好像叫秦映兰。

    秦映兰看了看她旁边坐着的洛夕,有些不服气的咬了咬唇,说:“我转到的这个是要求一个人做一件事。今天早上我觉得你跳舞挺好的,你能不能现在再给大家表演一段啊。”

    话音刚落,戚飞雪的脸就沉了下来,她是喜欢跳舞,但是这个时候、这种场合被要求跳舞多少让她觉得有点被轻视的意思。她抿了抿唇,拿起杯子说:“这个场地不适合,我认罚。”

    秦映兰看到她端起杯子飞快的说:“不行的!我要求你做一件事情,不能喝酒避免的。”

    洛夕皱眉看过去,现在这个情况,貌似那个女孩子是故意为难她?他张张嘴准备说话,李雪的声音打破了僵局:“飞雪说的对,这个包厢都挤满了,场地也不大,怎么跳舞?换一个好了!”

    戚飞雪慢慢放下手里的杯子,顺着李雪的话说:“换一个要求吧。”

    秦映兰看了看李雪又看看戚飞雪,将手中的转盘往旁边一推,没好气的说:“我就想看你跳舞!”

    戚飞雪的脸色变了变,洛夕伸手拿过转盘笑着说:“那这样的话,游戏就得结束了,多没意思,你就换一个要求好了。这里不合适,也不是飞雪不答应。”不等秦映兰说话,他向后一靠接着说:“你们以后都在一起的时间多了,你想看有的是机会。”

    坐在秦映兰旁边的女生拉了拉她,她犹豫了半天,怏怏的说:“那你唱首歌吧。”

    戚飞雪没有再推脱,点点头:“你们继续玩儿,我点首歌。”

    洛夕看着她站起来走到点歌位,想着一会儿不管她唱的好不好,自己都要捧场。

    一阵悠扬的前奏响起,戚飞雪安静的站在话筒前面,伸手扶住话筒,双眼低垂,伴随着音乐声,动听的歌声从她口中流出,喧闹的房间立刻安静下来……

    “我怎么舍不得看不见

    那一张清秀完美的脸

    雨点掉落下来

    打湿整个屋檐

    你淋湿站在我左边

    你美的像副泼墨画中的仙……“

    歌声婉转,在房间中缓缓回荡,她背后的大屏幕中三维动画一帧一帧的播出缠绵的爱情画面。洛夕一直看着她,她静静的站在那里唱歌,白色的t恤,浅蓝色的牛仔裤,整个人仿佛都沉浸在音乐中,她的声音很纯净,仿佛远离尘嚣,只剩下最单纯的相思。一声一声“青石板的马路边那离别似空间

    勾起我不断对你的思念

    倘若雨势再蔓延

    能再多看你几眼……”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戚飞雪慢慢的抬起眼睛,看向了他这边,刹那间,洛夕觉得随着音符自己的心里好像也被投下了一颗小石子,泛起阵阵涟漪。

    洛夕停好车,从车库出来,远远驶来的汽车前灯照的他遮了遮眼睛,车子在他身边停住,车窗摇下,驾驶座上坐着一个20岁左右的年轻女孩儿,“你刚回来?”她熟稔的和洛夕打招呼“我觉得都好几天没见你了!还以为你去集训了呢!”

    洛夕向她的车子跟前走了几步:“嗯,集训名单今天才下来,明天去报到。这么晚了,你赶紧回去吧。”说完转身向自己家门口走去。

    “哎……我还没说完呢!”田枫淇在他身后叫到。

    洛夕转身看见她打开车门走下来,从后排拿了一个盒子:“这是给阿姨带的礼物,现在见你了,你帮我带给阿姨好了。我最近录节目,时间不稳定,都拖了好几天了。”

    洛夕伸手接过:“行,没问题,替我妈谢谢你。”

    田枫淇伸手捶了他一拳,笑着说:“和我客气什么,祝你训练一切顺利。”说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注意别受伤!”

    洛夕躺在床上,想着明天即将开始的1个对月的封闭训练,想着即将到来的世锦赛,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力量还是有些弱啊!他叹了口气,翻了个身,将手枕到头下,突然就想到了,刚刚女孩子靠近他说话时,温热的气息,那种感觉软软的,和队里平时在一起咬耳朵安排布局时候的感觉不一样,让他觉得痒痒的,有些莫名的难受,但是好像感觉又不讨厌。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想到她杯子里的矿泉水,微微笑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那天聚餐之后,戚飞雪就没有在看到洛夕了,听俱乐部的人说他、宋正阳、罗飞都进入国家队封闭训练了。她没有太多心思关注别人,她太缺钱了,她们入选的第二天,李雪就将她们的工资待遇告诉她们了,底薪1500,一场200,如果这个月没有比赛,那么她们只能拿到1500块钱。

    戚飞雪看着这可怜巴巴的工资,纠结再三之后,私下了问李雪可不可以做别的兼职,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在小乔的帮助下,终于在一家舞蹈培训中心找到了兼职。

    她坐在桌子前对着俱乐部拉拉队的训练时间安排自己的舞蹈课,拉拉队每周要集中训练3次,周日周六全天训练。戚飞雪将时间划出来,算了算自己每周差不多有8个课时,她用笔杆撑着自己的太阳穴,默默的在心里算钱:一个小时150,一周8小时就是1200,一个月就是4800!她眼睛一亮,这笔钱可以攒起来不用,拉拉队这边的1500足够应付日常生活了,她住的宿舍是个两居室,除了她和孟小薇,还有俱乐部其他两个女孩儿也住在这里,宿舍有厨房,她自己做饭的话,更能省下一笔钱。戚飞雪原本忧愁的脸上慢慢浮现笑容,解决了钱的问题,一切都这么美好!

    孟小薇好奇的看着她在本上划来划去,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似得笑了起来,走过去说:“飞雪,今天没有排练,一起逛街吧!”

    戚飞雪一边收拾着桌子上的东西,一边摇头说:“我不去了,你们去吧。”

    孟小薇皱皱眉,说:“你也太不合群了,叫了你好几次了,你都不去!你看看你的衣服土死了,也不说买两件新的!”

    戚飞雪平静的看着她,坦然的说:“我没钱。”

    孟小薇被她坦荡的陈述事实的语气说的愣住了,她怀疑的打量着戚飞雪,看到她面色平静,没有自卑也没有躲闪,坦荡荡的好像从来不觉得没钱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她撇撇嘴,微微的哼了一声,背上包就走了出去。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戚飞雪的生活十分规律,拉拉队训练、舞蹈中心上课,空下来的时间就看书,背单词。她文化课成绩很差,语文勉勉强强可以及格,但是数学、英语这两门是怎么学都觉得吃力。对照答案改完模拟试卷之后,看着卷子上的一片红叉,她第一次感觉到气馁,也许自己真的不是学习的材料吧……

    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怏怏不乐的将东西收拾好,去舞蹈培训中心上课,等公交车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从自己前面驶过又退回来,她奇怪的看着这辆车,车窗摇下,孟小薇的脸露了出来:“飞雪你去哪儿?”

    戚飞雪看到了驾驶座上的男人,4、50岁的样子,有些发福,发顶还有秃,正看着她笑的猥琐,她皱皱眉:“出去有点事儿。”

    没说两句话,孟小薇他们就驾车离开,戚飞雪盯着远去的车子,脸色微沉,孟小薇已经好几天没回来住了,现在看起来估计以后也不会回来住了,她微微叹了口气,为什么有的女孩子非得走这条路呢?

    晚上回到宿舍,发现孟小薇居然坐在桌子前玩儿着最新款的手机,看到她进来,兴奋的拉着炫耀自己新买的衣服、包包、手机,“怎么样?好看吗?”孟小薇叽叽喳喳的说这话,戚飞雪从那一堆东西上扫过,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飞雪啊,你是不是很缺钱呀?”孟小薇小心的问出这个问题。

    戚飞雪平静的点点头:“是。”

    孟小薇眼睛闪过一道光,凑近她说:“那个,我有一个挣钱快并且收入还高的工作,可以介绍你去啊!”

    戚飞雪转头看着她,眼睛微微眯了眯,挣钱快?收入高?她翘起一侧唇角,讥诮的看了孟小薇一眼,淡淡的说:“不需要!”

    孟小薇楞了一下,没想到她拒绝的这么果断,她转了转眼珠子,拉住戚飞雪的手:“哎呀,我不会害你的!真的是很好的机会,你看见今天开车的那个人了吗?他是上市公司的老总,身价上亿呢,今天看到你了,说你长得漂亮……”

    戚飞雪听着她喋喋不休的说话,心里一阵恶心,狠狠的甩开她的手,站起来冷冷的看着她:“你自己留下不是挺好!”

    孟小薇撇撇嘴,还不是下午的时候在公交车站牌见到了戚飞雪,那个老色鬼就一直缠着她打听戚飞雪的情况,许诺只要能说动戚飞雪陪他一夜,就给她20万的好处费。她嫉妒的看着戚飞雪,光一夜的介绍费就给20万,还不知道要给她多少钱呢!

    看到戚飞雪表情冷淡,孟小薇觉得心里一阵火大,一个没钱的孤女还装什么清高!要不是只剩下这张脸,谁给她说这么多好话,她压了压火,小声说:“可是人家老板就是看上你了啊!”

    戚飞雪狠狠的盯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道:“孟小薇,你恶心,别把别人想的和你一样恶心!”

章节目录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自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溪并收藏 最萌身高差(娱乐圈)最新章节 。